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梆子 > 正文

吴桂云:我的内心很女人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3日 21:17:24 游览量: 146

简述:

吴桂云的性情也随着钟馗而改变,“我内心深处是个很女人的人,但我需要塑造钟馗这个男性,所以必须长时间活在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霸王别姬》中程蝶衣这句经典的唱词充满着悲情,今天的戏曲界,戏曲艺人的悲情早已被自尊和艺术的光芒所取代。可是当采访河北省梆子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吴桂云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想起了这句话。今年43的吴桂云,有20年的时间都是在演《钟馗》,钟馗让她从一个爱美的年轻女性变成了现在有着男性气概的样子,永远留着短发,穿着中性的衣服。钟馗让她流过血,流过泪,甚至付出过生命的代价。自裴艳玲之后,她是省梆子剧院唯一能演《钟馗》的女演员。

  为配合文化部首届“优秀保留剧目大奖”获奖剧目全国巡演活动,河北省获奖剧目《钟馗》于今年8月上旬至9月下旬开始全国巡演。90名演职人员的团队,行程1万7千公里,在20个城市的22个剧场进行了58场演出,让河北梆子这一地方戏在全国各地绽放了光彩。在此之前,吴桂云最多进行过连续3场的演出,这次不间断的表演,让她挑战了自己的极限。

  1 祖师爷不赏饭后天努力

  吴桂云的父亲在天津曾是下海票友,独爱河北梆子。在他的影响下,吴桂云和哥哥、姐姐都从事了戏曲行业。1980年,11岁的吴桂云跟着姐姐在黄骅学戏。“开始学戏时,真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我连学什么都定不了。学旦角吧,扮起来数我最丑;改唱老生,我又没那个嗓子;文戏不行学武戏,可我打起来浑身都特软。”最终,姐姐还是决定让她跟着姐夫学武生。吴桂云说那时自己不喜欢武生,喜欢旦角,所以练起来很叛逆,经常是把“髯口捋直了,把大靴子踢飞了”,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每天练功的状态就“撅着嘴,,皱着眉,挂着泪,人都练傻了”。吴桂云在家里最小,从小娇生惯养,学戏的枯燥与痛苦甚至让她有过轻生的念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全国的戏曲事业呈下滑趋势,哥哥和姐姐姐夫被迫转行。吴桂云对前途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由于看不到前途,吴桂云也曾迷惘过,动摇过。19岁那年,有两件事对吴桂云影响重大,一就是谈恋爱了,男友是吴桂云的初恋后来成了她的丈夫,一直在背后支持她的事业。还有一件事是父亲给他听裴艳玲唱的河北梆子《南北和》,父亲语重心长地说:“你听听这个,听完如果喜欢,那就坚持下去。如果不喜欢,那就是跟戏没缘分,我也不拦你,你可以像哥哥姐姐一样去改行。”吴桂云形容自己刚听到《南北和》时的感受,“整个人都陷进去了,天天捧着录音机听,感觉跟自己以前学的天津河北梆子不一样。”正是这盘录音带,坚定了她走戏曲道路的决心。 2 因《钟馗》而重生

  吴桂云的丈夫从河北省艺校毕业后,俩人一起分配到邢台市河北梆子剧团。邢台因地域关系,河北梆子的听众群远没有豫剧那么广,吴桂云再一次感到迷茫,这时,她无意中看了河北梆子《钟馗》。河北省梆子剧院的《钟馗》创排于1984年,由著名戏曲表演艺术家裴艳玲主演。而也正是这部戏,改变了吴桂云的人生轨迹。“当时我看得都呆了,裴老师的表演太棒了,我深受震撼。”吴桂云又一次因裴艳玲激动万分。丈夫很支持她,便鼓励吴桂云学习《钟馗》。吴桂云守着《钟馗》录像带一连七天,不分昼夜,不知疲倦,反复观看,把握细节。经过艰苦努力,她掌握了《钟馗》的表演,并用成功的演出赢得领导的支持。1992年,她调到保定市河北梆子剧团。1997年,吴桂云正式调入了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

吴桂云扮演的《钟馗》

  吴桂云的性情也随着钟馗而改变,“我内心深处是个很女人的人,但我需要塑造钟馗这个男性,所以必须长时间活在一种揣摩的状态中,总是观察男性,观察他们的习惯眼神、习惯动作和喜怒哀乐,然后将其运用到钟馗的塑造上。”让吴桂云真正和钟馗融为一体,还是情感上的共鸣。“我用自身的生活经历来演绎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比如钟馗嫁妹之后与妹妹分别时的那三声嚎叫,为什么不是哭?因为他知道那是生离死别。我一开始不懂,后来我父亲临终前,就我还没有回到他身边,等我跑回家的时候,发现父亲躺在床上在等我一个人。我记得我抓着他的手,我不会哭了,发出的声音就是嗷嗷的怪叫,就是钟馗的那种叫声。从此我彻底体验了生离死别那一刻是多么地伤感,也明白了钟馗与小妹分别时为什么那样处理。这种痛苦的体验让我触摸到了钟馗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