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川剧演员全小梅成长背后的喜与悲 - 浙江戏曲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川剧 > 正文

川剧演员全小梅成长背后的喜与悲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3日 11:15:31 游览量: 183

简述:

14岁成为梁平剧团最年轻的川剧演员;15岁获得四川省中青年电视大奖选拔赛优胜奖;18岁获得四川省第二届在校大学

坚强、执着、勇敢是她形容自己艺术人生的代名词。她从小痴迷川剧,14岁成为梁平剧团最年轻的川剧演员;15岁获得四川省中青年电视大奖选拔赛优胜奖;18岁获得四川省第二届在校大学生“桃李杯”一等奖;34岁获得全国国花杯中青年戏曲表演大赛十佳金奖……全小梅,重庆三峡川剧团的一名年轻演员,她热爱自己的艺术事业,也许这些获奖经历算不上轰轰烈烈,,但发生在她身上的点点滴滴则是每一位艺术演员成长背后的缩影,有梦想、有汗水、有眼泪、也有喜悦。

  A 童年梦想

  “我想站在舞台上”

  上世纪70年代,各种载有京剧、川剧人物的画报、连环画成为大众最喜欢的读物。出生在那个年代的全小梅从小就耳濡目染,家里卧室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身穿戏袍、头戴五彩头冠的川剧演员剧照。闲来没事的时候,顽皮的全小梅就和弟弟妹妹把家里的窗帘布扯下来,制作成舞台大幕,又把枕巾取下来,罩在手腕上变成长长的袖子模仿画报里的人物“咿咿呀呀”的唱起来。那时,小小年纪的全小梅根本不懂什么叫川剧,更加不知道经常被自己摆弄的长袖子就是戏曲里所谓的“水袖”。爱漂亮的小女孩,只是被画报里那些五彩头饰、粉红油妆以及鲜艳夺目的戏服所吸引。

  上初一的时候,全小梅就读的梁平屏锦镇中学召集全校师生观看了一出具有教育意义的大幕戏———《状元与乞丐》。这是全小梅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真实、鲜活地观看到川剧表演,而不是从死板的画报上。台上女演员俏媚的装扮,细腻的表演,优美的唱腔彻底征服了台下观众,顿时掌声如雷,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面对如此热闹的场面,14岁的全小梅也被彻底震撼了,她挤在同学中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演员的举手投足,心中默默地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也能站在这舞台上那就好了”。

  B 初中圆梦

  黑妞考入梁平剧团

  一次,全小梅从同学那里听说,梁平剧团正在招生。当天晚上,全小梅兴致勃勃地对母亲说想去报名试试。那时,全小梅的舅舅刚好在梁平剧团办公室上班,第二天,母亲专门把舅舅请到家里做客,商量女儿报名的事情。

  “考川剧演员,她不行,人长得胖皮肤又黑,如果进团后干不出成绩,我这舅舅的脸往哪放?”全小梅的舅舅一听说小梅想去报考剧团就坚决不赞同。几天后,全小梅想报考剧团的事在全家上下闹得沸沸扬扬,全小梅的大姨在一片反对声中站出来说:“为什么不同意,怎样也要试一下呀”。于是,全小梅的母亲给她找了一名老师,专门教她一些基本的川剧表演方式和唱腔,然后再唱给舅舅听,全小梅的努力得到了舅舅的认可。几天后,她报名参加了剧团的入团考试。经过严格的初试、复试,全小梅从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梁平剧团的一员。

  1989年,在古装川剧《杀狗》中,全小梅成功扮演了一名虐待婆婆的恶媳妇,获得了当年四川省中青年电视大奖选拔赛优胜奖。

  C 遭遇挫折

  角色不讨好训练受排挤

  17岁那年,全小梅为了更好的发展自己的川剧事业,瞒着梁平剧团的领导来到万州,加入了原万县市川剧团(现为重庆三峡川剧团)。那时,恰好团里即将送一批年轻演员进入四川省川剧学校培训,全小梅成为了其中一名学员,到成都开始了系统、正规的川剧表演训练。

  参加川剧训练班的第一天,全小梅就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苦”和“累”,练身段一手一脚的比划、基本功练习、耍刀枪棍棒,接着还得进行唱腔练习,每天不停地重复练习,累得有时连人躺在床上,嘴里还在不停地咀嚼着没有咽下的饭菜。一次,母亲从梁平到学校看望全小梅,因为腰部受了伤,她好几次在练功时因难忍剧痛表情痛苦,这一幕恰好被母亲看到,心疼得要命,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母亲临走前,拉着全小梅的手说,“走,我们不练了,回家去”。全小梅却微笑着一边安慰母亲不要担心,一边重新回到训练室。

  “其实训练再苦再累我都能熬过来,惟一想不通的是,不管我怎样努力,始终得不到老师的认可。”全小梅告诉记者,在川剧学校学习的4年里,她一直都不是老师喜欢的学生,不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而是因为她扮演的角色实在不讨好。

  入校时,每名学员都有自己固定的角色,摇旦在川剧舞台上主要扮演中年以上较为诙谐、幽默、风趣、明快、泼辣等为特点的妇女,尤以媒婆和妓院鸨母之类人物为主,正如京剧里面的彩旦。而全小梅正是担当的这一角色。“一部折子戏里角色的扮演,分甲乙丙丁各种等级,而我从来都是被排到丁或丙角,一种被忽视的落寞感让我越来越没有自信心。”当时,全小梅的专业成绩在班上一直排在前两名,而所学的东西不能在实际演出中得到锻炼,使全小梅非常痛苦。

D 坚强面对

  “我不能被人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