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曾祥明:试谈周裕祥的袍带丑戏 - 浙江戏曲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川剧 > 正文

曾祥明:试谈周裕祥的袍带丑戏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4日 02:55:38 游览量: 117

简述:

袍带丑,是川剧丑行的一种。说到周裕祥的袍带戏,自然当提及他的代表作《晏婴说楚》。关于晏婴的事迹,是早在

袍带丑,是川剧丑行的一种。它不仅包括穿蟒袍围玉带的丑角角色,也包括穿官衣扎玉带的官衣丑和穿龙箭、扎大靠的龙箭丑。自清岳赓阳以来的百佘年间,通过曾相如(器皿)、唐焕琳、司海波、傅三乾、康广体以及鄢炳章、刘成基、周裕祥、周企何、李文杰、刘裕能、陈全波、刘金龙等几代丑角表演艺术家艰苦不懈的努力,终于使袍带丑取得了川剧丑行中重要而特殊的地位。而宋康王、吴夫差、晏平仲、须贾、蒯彻、毛延寿、曹操、张松、庞统、马邀、杨广、程咬金、留梦炎等一系列画廊人物,使得川剧丑角表演艺术熠熠生辉。兽迅先生曾经说过,在旧中国里,人们的历史知识,往往并非是在历史课堂而大抵是在戏园、茶馆中学得的。川剧传统戏中的“唐三千、宋八百,数不尽的三列国”,则正是演义中国历史的“舞台连续剧”。由于袍带丑常常扮演王侯将相、卿士大夫一类的角色,便在这“舞台连续剧”中崭露了头角,因而取得了雄踞于川丑各行中的霸主地位。

  继往开来、蔚为大家的一代名丑周裕祥,正是以袍带丑而卓然特立于川剧名丑之林的。他以深厚的功底、圆润的唱腔、铿锵有致的讲口、含蓄幽默的表演,塑造了雄才大略的齐相晏子(《晏婴说楚》)、能言善辩的策士蒯彻《烹蒯彻》、白负不凡的别驾张松(《西川图》)、荒淫无道的诸侯宋康王(《春陵台》、《三伐宋》、《神龙涧》)、弄权宫禁的宦官头目毛延寿(《奔番》)、妒贤害才的须贾(《赠娣袍》)、屈膝求荣的马邈(《江油关》)、欺父逼母的杨广(《问病逼宫》)、日理百案的庞统(《耒阳任》)等等一系列历史人物,把川剧袍带丑的表演艺术推向了一个高峰。多年来,人们常常以一个“派”宇米赞誉周裕祥。饰演政治上的风云人物很有气派,这确实是周裕祥的袍带戏的一大特色,人物气质不凡,雍容大度,有一股子“帅”劲。这一特色的形成,又正是与他长期致力于袍带丑的表演分不开的。因为这些角色,或位尊九五,或雄踞一方,或名列卿相,或封疆守土,或学富五车,或口若悬河,周裕祥则特别着重表现这些人物的政治身份, “ 传其神情,仍其气质” (张德成语。)人物固有的气度,促成了表演的气派,也形成了周裕祥与同时代名丑的不同风格。即以《赠袍跪门》为例,擅演此剧的名丑刘成基以火爆凌厉、技巧丰富着称,而周裕祥所扮的须贾,则着重其外交官的身份,偏于细致含蓄。两者相较,虽难分轩牲,然则各有其殊。周裕祥的夭赋条件,在与其同时代的川剧丑角中是比较好的。他嗓音宽厚,膛音响亮,这就使周裕祥比较注重地选择了一些丑角所难以胜任的唱工戏。他的许多看家戏,都有一大段唱,如《万山观画》、《耒阳任》、《晏婴说楚》等,都有近百句或上百句的“摆板” , 注重运用大段唱腔来刻画人物,这是周裕祥袍带丑戏的又一特色。

  周裕祥很爱昆曲。他认为昆曲的板腔规范,运腔细腻,能锻炼声腔。昆曲中较多的揉音揉腔,能使自己的唱腔得到丰富。他也喜欢竹琴,在唱腔上也有所吸收。对其它艺术的唱腔,周裕祥讲究“化而不借” , 即绝非整段整句的硬抬挪借,而是不显痕迹地把兄弟艺术的声腔溶化在自己的演唱之中,使自己的唱腔更圆润动听。他的大段《红衲袄》,板式自然、活跃,慢二流舒畅婉转,快二流铿锵急骤,快而清晰。他曾告诫他的学生:“快板要讲究松弛,板上快,嘴上快,肌肉却不能紧张,若控制不好,就会搞得忙乱失措。好的演员会提醒鼓师用签子加强气氛,只是嘴快板响,演员自己则愈快愈要自然” 。因此,他的“快板”如珠落玉盘,有字有致,深受观众欢迎。

  利用随身道具刻画人物,表现情绪,这是周裕祥袍带丑戏的另一特点。随身道具如摺扇、马挽手等,在某些演员手中,显得碍手碍脚,成为一种累赘,一种负担。在周裕祥手中,却是塑造人物的好工具。试看他在《西川图》、《奔番》中的表演,一把扇子在他手中可以当船桨、当利刃、当盾牌;一根马鞭可以作钓竿、作横笛,运用得连贯自如,一点也不露人工痕迹。例如《西川图》第五场《竹杖赶松》的一段戏,周裕祥的表演是—

  张松:丞相(指曹操)的威望,我松(抚胸)又尽知哟⋯ ⋯割须(右手用“棒棒扇”划髯口)弃袍(左手从右袖下伸出)而奔潼关(快步从左至右),夺船(用“棒棒扇”作船桨)避箭(打开扇子遮面)而逃渭水(收扇)。这些都是承相的威名(伸出右小指)威名(扇倒斜于腕,伸出左小指)威名哆(转身,圆场,两小指并举)!扇子的开合交接与指爪、舞台调度的配合,把曹操败兵时节的狼狈相与张松对曹操的轻蔑充分地表现了出来。再看《奔番》中〔清水令〕一字板的一段唱:

  胡尘攘攘烟尘起,

  枝头上黄莺儿啼(马鞭指斜上方),

  天边红日照山溪(马鞭转至右肩),

  渔翁(马鞭斜指)在江边(马鞭自左至右地在胸前划过)钓(马鞭绕向后,从右肩上伸出,似钓竿),樵子奔山溪(指下场口),造型。)

  牧牛童倒骑牛背(马鞭倒竖) , 横笛儿不住口内吹(左右两个造型,马鞭作笛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