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川剧 > 正文

川剧《卧虎令》印象点滴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19:25:48 游览量: 182

简述:

川剧要好看似乎离不开丑角,这出正能量十足的戏也正是有了小花脸才处处充满欢乐。发觉黄强还真是个不错的演员

川剧《卧虎令》由张中学根据《后汉书﹒董宣传》故事创作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1979年四川省川剧院为庆祝新中国成立30周年献礼首演于北京,获文化部创作、演出金奖。

  然而对于没有赶上那个时代的我们来说,时隔34年后的复排,《卧虎令》依然是个存在各种可能性的未知的新戏。

  新版《卧虎令》由曾经成功执导了《巴山秀才》的导演熊源伟执导,此次与四川省川剧院再度携手,熊导带来了他的全套创作团队,舞美、灯光、服装造型等令熟悉省团以往风格的观众耳目一新。

  1月28日,新版《卧虎令》在四川省川剧院剧场首次彩排,经过近2个月的辛苦排练,这个戏终于立在了舞台上。也许是之前期望值太高,彩排没有带给我太多的惊喜,相反有一点点担忧,一点点疑虑。

  1月29日,《卧》剧正式首演。随着开场音乐的响起,一出精彩的大戏在一片喜庆的场景中拉开帷幕。也是从这次正式的演出开始,让我看到了这出戏成功的端倪。

  窃以为一个戏的成功首先一半在于剧本,一半在于导演;其次,才是演员、音乐、舞美等等。在确定了一个本子之后,关键就要看导演如何运筹了。严格讲这个剧本比不得鬼叔叔的本子,但倒也切合当下政治主题,比较讨巧。

  董宣,一个不畏权势、执法不阿的洛阳县令,全身上下充满正能量。他为民做主,惩办了目无法纪、作恶多端的湖阳公主夫家内侄,总管唐丹,因此震怒光武帝刘秀被处以杖毙。生死关头,董宣刚正严明的个性使得他不畏性命之忧,慷慨陈述“人人只有一条命”“徇情枉法天下危”之理。终以理撼动刘秀,赦免其死罪。当刘秀要董宣向湖阳公主磕头谢罪以便下台之时,董宣双手踞地昂首不从,状如卧虎。“卧虎令”美名由此而来,看客拍手称快。

  对于这样一个“正剧”,川剧演来依旧妙趣横生。从陈智林饰演的董宣身上能看出几分孟秀才的幽默劲儿(列数公主的三桩“罪”),也有几分易胆大的“智”(用激将法激公主和唐丹),还有些传统戏《审玉蟹》中刘仁轨的影子……总之,陈老大算得上把董宣演活了,一个可敬、可爱,甚至还有些“可怜”(怜惜、怜爱)的董青天形象跃然舞台。

  川剧的妙就妙在再小的角色也浑身是戏,这句话应在但志生老师身上一点不为过。但爷爷饰演的高密侯是个绝对的大配角,出场仅两次,没有唱腔,台词不多,全靠表演。高密侯的“重头戏”集中在第四场,角色虽小,却周旋于刘秀、公主与董宣之间,最终以一个老臣的睿智于插科打诨之中救董宣脱离困境。但爷爷的表演诙谐自然,游刃有余,使得这个角色无比讨人喜欢,也为这场原本凝重的戏增添了不少喜剧色彩,难怪很多老观众都说,这个角色非但老师莫属。

  光武帝刘秀,一个威严天子一旦出现在川剧舞台上一切就不再是那么回事儿了。从二少爷喜气洋洋的出场,到小嘴一撅和董宣斗气,再到撒娇装病撩烂摊子,以至最后笑封“卧虎令”自我圆场。二少爷以出色的表演塑造了一个可爱至极的,川剧专属的少年天子形象。还要赞一句:嗓子太棒了,直追陈老大。

湖阳公主,新版亮点之一。以“三小戏”著称的川剧貌似独独老旦行当稀缺,传统戏和近年来的新编戏中,几乎很少有老旦的一席之地。而此次熊导将湖阳公主一角的行当定位于老旦,这与前辈艺术家张巧凤当年以花旦应工的同一角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也因此引来一些质疑的声音。但就我个人而言,完全接受熊导的观点。34年前,唐丹只是公主府中一名总管,而新版本中唐丹已然成为驸马内侄,这在年龄跨度上就决定了行当的定位,,因而以老旦应工也就理所当然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湖阳公主的扮演者杜佳是一位优秀的川剧老旦演员,当年在川剧学校读书时专攻老旦,成绩优异,在比赛中屡屡获奖。如今阔别舞台多年后再度回归,依稀能看到当年的风姿。

  杜佳老师扮演的湖阳公主雍容大气,韵味纯正的老旦唱腔为人物更添了几分庄重感。这类角色最不好把握,稍演过了就有失公主的身份。杜佳老师分寸掌控得很好,怒而不骄,忿而不横。其实公主也算得深明大义,不然也未必有最后的风波平息。

  唐丹,十足的大反派,可为神马五爷演来有些萌萌的感觉。排练时大家调侃说自从五爷演了猪八戒,之后演啥都有猪猪的影子,但是看了正式演出必须给五爷“正名”。“舍得演”是我看了五爷扮演的唐丹后最深刻的印象,熊导在作导演阐述时要五爷体验“官二代”的心态,要他演出“我爸是李刚”的架势来,从这点上看,我认为五爷是成功了。唐丹在公堂的各种嚣张,各种霸道,各种目无法纪,各种得瑟,都表现得那么淋漓尽致。尤其是和董宣掐架的戏,那气场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