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地方戏 > 正文

看戏观感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5:53:27 游览量: 97

简述:

为传承蒲剧文化,弘扬蒲剧艺术,丰富文化生活,运城市宣传部、文广新局举办第25届“关圣杯”蒲剧折子戏大赛

为传承蒲剧文化,弘扬蒲剧艺术,丰富文化生活,运城市宣传部、文广新局举办第25届“关圣杯”蒲剧折子戏大赛,  8月26日在河东会堂拉开帷幕。上高中到现在已有快十年的时间没有现场看过蒲剧,正逢“关圣杯”折子戏大赛,借会对象之事挤出时间去河东会堂观看了万荣团、河小团、河津团、平陆团四个团的折子戏,各有千秋。
8月28日晚,万荣团演出了《八珍汤》、《三世仇》、《送女》、《王玉哭坟》四折子戏:
1、《八珍汤---赶路》一折,很多老戏迷不知道《八珍汤》是什么戏(也许是对蒲剧的热爱,只看蒲剧,不看其它剧)?《八珍汤》在蒲剧里叫《三进士》,为何不叫《三进士》叫《八珍汤》,对这一点表示质疑。孙淑玲扮演者魏芳嗓音洪亮,唱腔激昂,赢得了阵阵掌声,将万荣团此次比赛带入了高潮。但在赶路中采用了水袖、劈叉、僵尸等技,本人认为这些技与本戏无关,水袖在赶路中寓意着什么? 劈叉可以理解为赶路之时山高路远难免会出现劈腿等;僵尸之技用在赶路中寓意又是为何?第二天晚上见戏剧界某表演艺术家说起此事,给了一个很完美的解释:为了得到观众的掌声,博得评委的好评。个人认为此赶路是“土匪”赶路,不是“老太太”赶路,有点作做之余。
2、《三世仇》此戏,认为此次参赛不沾光。雷亚芬老师导演现代戏动作细嫩、情感丰富(平陆团汇演大型现代戏《酷情》也是雷亚芬老师导演,此二剧结合,给出此结论);程小亭音乐设计很好,符合蒲剧板式。因为对现代戏不感冒,没有仔细看,不做评论。有戏迷提议,为什么不把《三世仇》换成《四贤册》拉出来溜溜?
3、《送女》此戏,乃是蒲剧大师王秀兰老师代表作之一、梅花奖获得者武俊英老师久演不衰的剧目,武俊英老师创新形成了具有特色的“俊英腔”被广大观众和戏迷喜爱,风靡剧坛,广为传唱。万荣团此次把《送女》一折拿出来比赛,个人觉得有点班门弄斧,为万荣团捏了把冷汗。在《三世仇》完后,《送女>一折开始,周文扮演者刘建军基础功力好、做戏有待提高,蒲白比其他演员好、嗓音当晚不在状态,高音上不去,后音体现不出;周兰英扮演者孙凤梅(山西省杏花奖得主、武俊英老师徒弟),刚开始几句唱腔胸麦没有打开,有些不美;她感情真挚、扮相靓丽、音色圆润、跌宕有致、很完整的完成了“俊英腔”的代表作;缺点是有些地方吐字不太清晰,唱不出武俊英老师的那种委婉,特别是“余郎夫且息怒…..(此处省略若干字)到初一盼来初二盼,初三初四心…..此段唱腔完成的不是很完美,有待提高。如果和王苗苗的《送女》相比,个人觉得王苗苗的好些。余宽的扮演者杜强(青年演员)汇演时扮相不是很好,扮相与三花脸扮相之相似,外袍太短,靴子遮不住,唱腔不细嫩(是不是处于变声期?年轻演员应该多多支持),声音嘶哑、不在状态。
4、《王玉哭坟》此戏是万荣团这次参赛的重头戏,也属于万荣团的重演戏。王玉扮演者丁先军,出场一句唱腔就博得阵阵掌声,因刚开始有事出去,没有看完,不敢妄加评论。
观看万荣团戏时,和我同学(我同学不是戏迷,就是为了看热闹,上大学时我天天在宿舍听戏,偶尔也听几句,特别对起解里面崇公道那几句道白很感兴趣)一起去的,我同学给出的评论是:就是后面这个哈子唱的最好,《三世仇》和话剧差不多;老太太叱咤风云和疯子一样,水袖没有恰稷山的那个人甩的好(说的是贾菊兰团长)。
完了给说了句: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憨憨,这几天舍命陪君子,当几天憨憨,8月29日和我继续观看了河小团的参赛演出。
8月29日下午三点早早去河东剧院转悠了半天,解老在给演员们安排演出程式,安排道具在舞台上的布局,解老辛苦了,对解老为蒲剧作出的贡献,让我们这些年轻的戏迷有好戏可看,我代表(首先声明愿意让我代表的)戏迷对解老深鞠三躬表示感谢(跑题了,哈哈),河小团这次参赛(展演)剧目是:《黄逼宫》、《挂画》、《铜台救主》、《断桥》:
1、《黄逼宫》此戏为功架戏,很少有人演出,这次河小团把《黄逼宫》排出来参赛,为蒲剧经典剧目的传承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姬寤生扮演者吴小京,功架优美,唱念俱佳,与汇演时的《杀府》相比,表演更加稳重,做工更加细嫩大方,继续努力,是蒲剧后起之秀中一颗璀璨的明星;唯不足之处是有些动作还需精磨细抛;姬寤增扮演者张志乐,扮相帅潮(尺码短,略显不足),唱腔犹显不佳,应在唱腔上下工夫,,提高唱腔;王妃扮演者原晓蓉,动作到位,眼神奸诈传情,唱腔老道。此戏演出很成功,再加磨练,打造精品。
2、《挂画》此戏为蒲剧名家王存才老师的代表剧,流传“宁误收秋打夏,不误存才挂画”。这次河小团把此剧有创新性的班上了银幕,娢嫣扮演者任盼盼,十九岁,扮相青春靓丽,正处在变声期,在汇演时《杀嫂》和这次折子戏大赛的《挂画》唱腔难已赢得人心,但凭借自己扎实的功底,把潘金莲、娢嫣这两个人物表现的栩栩如生。在《挂画》中采用了双挂画,两位演员一步之跃上到椅子扶手上,足可以显示扎实的基本功,编排新意,剧情合理,创新又不失本色,动作娴熟,从内心演出了人物的心情,把蠢情少女天真活泼,纯情大方表现的淋淋尽致。
 3、《铜台救主》此戏为武小生应工戏,杨宗孝扮演者张雪,扮相“英姿潇洒”、刻画人物栩栩如生,此次张雪刀马旦反串武小生,本身就有一定的难度,但张雪凭借扎实的基本功,把杨宗孝少年有志,壮志为国的一片忠心表现的淋淋尽致。在连杀四门时,枪瞄在手中玩转来去自由,采用了各种技巧,身段威武端庄大方、打斗场面激烈无一闪失,此戏属于唱、念、做、打比较全面的戏,在唱腔中有几句掉板难免不了,武生没嗓子(戏剧界普遍存在的现象)。
4、《断桥》此戏是青衣应工戏,白素贞扮演者原晓蓉,冯派传人之一,唱腔老道、声情并茂,小青扮演者郭瑞楠唱腔优美,个人感觉唱腔有吉有芳老师之范,在几次欲杀许仙的动作上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出差返回之时,观看了河津团折子戏参赛演出剧目《对花枪》、《吴汉杀妻》、《目连救母》:
1、《对花枪》此戏是河津团参加比赛的第一个折子戏,虽然博得阵阵掌声,但个人认为没有开好头。姜桂芝扮演者有做作之嫌,甩弄花枪一个动作重复了六七次,唱腔不老道,唱音中夹杂着小旦的唱腔,没有正旦气势,软弱无力。罗艺扮演者动作不熟练,台上连劈五腿(追杀连跑之时,还有闲情劈腿?), 老生唱腔基本以小生应工,唱腔不干脆,高音不震,低音不颤。在花枪比试完,面对相认,面部无情,给人一种欲认不认的感觉。
2、《吴汉杀妻》此戏由本团演员袁万荣、郝海仙领衔主演,此戏演出的重点是在旦角戏上。袁万荣功底很好,念作打可赢人心,唯不足之处唱腔听着有点不习惯(听过他的《舍饭》,唱腔都是这,有学某团长之嫌。),估计已成为习惯。郝海仙扮相靓丽、嗓音洪亮;唱腔中存在问题,比如一句词十个字,前五个字低吟、第六个字突然间开始起音,到第十个字完全是喊叫,给人的感觉是喊戏,不是唱戏,后面有一老戏迷说此唱腔是无病乱呻吟,如此戏中有句唱腔“痛…痛…痛…..”中可以想象下无病呻吟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可以想象出此句唱腔是什么样了。最后杀妻中舞美的动作采用了《杀嫂》中结束的舞美动作,为报家仇杀妻难道需要这么矫情?
3、《目连救母》此戏由河津市蒲剧团团长薛青玉领衔主演,由于有事,没有看完,不敢妄加评论。有人说《目连救母》是目前比赛中唯一一个新排剧目,以前河津团畅艳珍老师就演此戏,不是新排,是重排。
此次河津团汇演的三个折子戏《对花枪》、《吴汉杀妻》、《目连救母》在音乐配器上都夹杂了西洋乐,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感觉。
8月8日晚在运城换乘火车,看了平陆团演出,平陆团此次参赛剧目《贩马》、《生死牌》《哭坟》此三折:
1、《贩马》一折由青年演员魏红波主演,由于到河东会堂《贩马》演出过半,只对看到的部分说点吧,先说配角吧,老旦唱腔夹杂着吱唔吱唔一吱唔的唱腔(蒲剧界面临的通病)。首先火焰驹上马之时采用的喷火没有处理好,喷火完毕犹如天下石头般,不明飞翔物非常明显,处理不到位。魏红波唱腔道白有那么几句是闫家味道,动作熟练老道,掌声不断。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演出《贩马》的演员中,很完整、很顺利的演完的一个演员。
2、《生死牌》中三义女,丁富荣唱腔不佳,小生不小生、老生不老生、胡子生更不是胡子生(也就是爷的爷、娃的娃、孙子的孙子),给人的感觉像是豫剧秦腔、眉户、蒲剧四剧糅合而成的唱腔。听着不美气。唱不出当时人物的气质,一个字“柔”,帽翅功不是很好,帽翅甩时摇头晃脑很明显,彰显不出功力。
3、《哭坟》一折由李小红主演,采用王艺华团长《哭坟》版本,暂且不论艺华老师的哭坟怎么样,采用了此版本就拿此戏演出和艺华老师比较,唱不出周仁丧妻遭冤的悲感,在“哭贤妻只哭的我肝肠寸断”这大段唱腔中吐字不真,到“谁知不容我分辨”这几句就听不清楚唱的是什么?做戏很好,唱腔有待提高。
参赛时各个演员都是认真对待,但在显示自己真本事的时候,应注意符合剧情。不应为参赛博得掌声而添加自己的“技术”色彩,不符合剧情,乱添加。虽然每个团都有做作之嫌,但必须符合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