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二人转 > 正文

观黄梅戏《啼笑因缘》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7日 06:20:59 游览量: 102

简述:

我观赏黄梅戏电视剧《啼笑因缘》原作虽属爱情小说,但是作者对现实的描写,运用的是写实的手法,所以这部小说

2008年3月初,我从网页视频上观赏了根据张恨水的同名小说改编的11集黄梅戏电视剧《啼笑因缘》。原作虽属爱情小说,但是作者对现实的描写,运用的是写实的手法,所以这部小说不同于一般的爱情小说,它似乎更有深刻的意义在里面,作品所描写的爱情故事则更真实、更感人,尤其是黄梅戏电视剧的成功改编,更给人一种荡气回肠之感。

张恨水是由深受“鸳鸯蝴蝶派”影响的旧派小说向现代小说过渡的代表性作家。其代表作《啼笑因缘》的主题仍是表现人性的至纯至善,歌颂抗日英雄,鞭挞黑恶势力。其中,樊家树为剧中男主人公,围绕着他作者塑造了三位女主人公的形象——歌女沈凤喜、侠女关秀姑和义女何丽娜。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代的北平。此时恰逢军阀割据,狼烟四起。整个中国都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青年学子樊家树从杭州来北平求学,一心想考入北平城内的著名医科大学,只待学成之后济世救人。他来到京城读书后,寄居在表哥、表嫂家。一日,闲暇无事,他来到了大街上,首先看到的是:凤喜姑娘与她的母亲和三叔以卖唱为生!他出于怜悯,出手大方。凤喜母女非常感激,故而凤喜追随其前来道谢。于是,他们二人有缘相识,交谈后得知:凤喜很聪明,但却无钱读书。他便倾囊相助,为她母女租赁了新居,又借钱给凤喜供她读书。他们二人自然是柔情蜜意,亦自觉缘分匪浅!

同时,樊公子在大街上又拜了一位习武的、以卖艺为生的师傅——关寿峰。当他跟随师傅前往他家时,又遇见了关老伯的女儿——关秀姑。由于师徒关系,秀姑与樊公子曾多次比武,切磋技艺。日久生情,关秀姑竟暗恋上了樊公子。但当她得知樊公子另有心上人——沈凤喜时,她便隐藏了自己的真情。

而这一切“表嫂”并不知情,她还在为表弟——樊家树“张罗对象”!她访得了名门望族之闺秀,财政部长之千金,且为舞场上“一枝花”的何丽娜小姐,欲让表弟攀上这门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皆大欢喜!而这位何小姐对樊公子也是一见钟情!后虽有她父亲的得意门生——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军官的苦苦追求,但她的心中始终放不下这位樊公子!而樊家树为了不得罪表嫂与何小姐,他采取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他常常以与“何小姐约会”为借口,去私会沈凤喜!还将何小姐的“玉照”带回家给母亲看,并把她说成是“沈凤喜”!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樊家树突然接到了“母亲病危,速回”的电报,他不得不回家去。临行前,他请求关老伯与关姑娘照顾好“沈姑娘”。他走后,沈凤喜难耐闺中寂寞,与“上流社会”的“夫人”、“太太”们玩在了一起,恰巧又被“督军”看中!这位刘将军便指使手下与他的“新姨太”,亦是沈的昔日之“同学”联手设计将沈凤喜骗到了手。关老伯闻讯后,带人去救,却看见“木已成舟”,沈姑娘似乎“心甘情愿”地在侍奉那位“爷”!——其实,她是被逼无奈!因为“督军”以“杀害樊家树”相要挟,使她不得不屈从。而不知实情、爱憎分明的秀姑看到这一切后便愤然离去。但关秀姑仍想“深入虎穴”探个究竟,所以,她又改装成“下人”模样,被带进了“督军府”伺候“新夫人”!她借机答应了色鬼——“督军”要娶她做“二房夫人”的要求。新婚之夜,她将其杀死在了桃林深处的一座庙宇,然后与前来接应她的父亲一道入关,投入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而惨遭蹂躏与鞭笞的沈凤喜则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以致神经错乱,住进了医院。

樊家树从家中返回后,在关姑娘的掩护下,曾见过沈凤喜一面。但二人由于心境不同,言语多有冒犯,故“情绝义断”!此时的“表嫂”却又在为表弟张罗着他与何小姐的婚事,樊家树只得答应带她去家乡拜见“母亲大人”。他们顺路游览了黄山,双双被那风光秀丽、如入仙境般的胜景所陶醉、所感染!何小姐顿悟:“人世间不只有儿女之情,还有更多有意义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追寻!”所以,归来后,何小姐便决定办一所医院——由她家的别墅改建而成!并决定要为抗日救亡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因为她和家树都是学医的。但有一个难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那就是这座别墅她父亲曾言明:是要作为陪嫁赠送给她的!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结婚”!此外,别无选择!然而“新郎”选谁呢?在此情况下,樊家树便成为了最佳人选!于是,他俩携手走进了神圣的“婚姻殿堂”,且建起了自己的医院,并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捐赠与支持。他们又设法与关秀姑取得了联系,将前线的伤病员一一送往医院救治。他们还去医院看望了沈凤喜,但她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最终,她从樊家树手中仍索回了那枚象征他们纯洁“爱情”的珍贵的戒指,含笑离开了人间。该剧亦落下了终场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