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二人转 > 正文

黄梅戏《小乔初嫁》得失谈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11:38:15 游览量: 179

简述:

黄梅戏《小乔初嫁》的故事并不复杂,却安排得十分妥帖。如前所述,戏剧取材于三国时期著名的赤壁之战,然而贯

一、《小乔初嫁》对三国时期的历史叙述,不同于史实。历史题材文艺作品与史实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文艺理论界争论的焦点,20世纪有关历史剧的几次大讨论,涉及的主要就是这一理论难点。这几次争议所得出的基本结论,是历史剧要做到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统一,然而这样的共识,其实很难得到实践层面上的支持,因为无论中外,优秀的历史题材文艺经典与历史真实之间的关系都是复杂的,其中就包含了相当多不同于历史原貌的作品。

  三国故事也不例外。从隋唐年代起,有关三国故事的演义,,一直是勾栏瓦舍内民间说书讲史艺人极喜爱的题材,他们极具想象力和创造性的讲述,使三国故事衍生出无数有差异性的文本,并且由此塑造了众多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现在我们看到的小说《三国演义》是明代罗贯中写就的定本,只就是基于“三国”故事多样化的叙述遴选与撷取而成的。诚然,罗贯中之后,由于他所整理写定的这部相对完整的历史小说被普遍接受,并成为通行文本,其他同一题材的民间说书,就只限于书场才偶有存在,就流传范围更广的刊印读本而言,实际上已经逐渐被它淘汰。只有同题材的元杂剧作品,因其刊行年代比罗贯中的整理本出现时间更早,让我们得以看到三国故事流传过程中出现过的多种多样的讲述方式。而这些被民众普遍接受的叙述,都是对三国时期的史实做了大量、甚至根本性的丰富与改写而成的。在《三国演义》和各类三国题材的戏剧作品成为经典之后,很少有人再冒风险去丰富与重写这段历史。数年前,电影《赤壁》为当代人重新叙述三国故事做了一次不成功的尝试,黄梅戏《小乔初嫁》是原编剧之一在电影基础上所做的另一次努力。

  无论如何,电影《赤壁》和黄梅戏《小乔初嫁》与三国时代的史实的关系,都不应该是我们评价这部作品的重点。因为,如果我们把《三国志》作为对历史真相相对可靠与忠实的记载,《三国演义》就明显歪曲了历史,尤其是与《小乔初嫁》相关的赤壁之战。从史书看,火烧赤壁原是黄盖的计谋,诸葛亮的“草船借箭”和“借东风”之类“近乎妖” (鲁迅语)的情节更是虚妄;同样,如果我们把《三国演义》的叙述作为对这一段历史叙述的标准文本,那么,京剧的很多三国题材剧目,都可以看成是对《三国演义》所叙述的历史的歪曲。千百年来,史学家对戏剧中三国题材作品和小说《三国演义》经常有所挑剔,却始终无法改变读者观众对它们的喜爱,也丝毫不妨碍与《三国志》很不一样的《三国演义》和各种与《三国志》及《三国演义》都很不一样的三国题材戏剧作品的普遍流行。相反,《三国演义》以及各类三国题材的优秀剧目,正因为相互间存在某些重要和关键的差异(或者说是“歪曲”),让历史呈现出不同面貌,并且在其中融入时代需要、民族呼唤的价值观念,因而成为历史学著作无法替代的、饱含民族特有情感和伦理道德取向的优秀的文艺精品。历史上参与了三国题材创作的众多文人和艺人,就是由于他们对历史事件独特的叙述,才自觉不自觉地以文学艺术的方式,在中国人的世界观、历史观和道德观的建构中起到了独特的作用。我们如果能够这样看《小乔初嫁》,有关史实方面的评价,可能会更客观。

  唯一值得指出的是,从唐宋直到明清的数百年里,文学作品和戏剧舞台上各类三国题材作品,他们面对的主要是历史知识相对贫乏的读者与观众。在那个时代,只有在总人口里占据极小比例的社会精英才有机会通过接受教育掌握历史真相。这个精英阶层的成员,当然很容易发现三国题材的小说戏剧和历史本体之间的巨大差异,但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渠道,更没有足够的影响力,所以并不能强行剥夺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长期以来对小说戏剧中那些与历史本体有明显差异的叙述的认同和喜爱。然而今天,黄梅戏《小乔初嫁》的接受对象已经发生了变化,舞台下的观众对《三国演义》以及《三国志》所叙述的三国历史的了解程度,截然不同于教育极其落后的传统社会中的观众。现在的观众有更丰富和完整的历史知,他们所掌握的历史知识与生活经验,必不可免地要成为欣赏《小乔初嫁》新的历史叙事的补充,而戏剧家如何做到让观众忘却记忆中已经固化的三国,全神贯注地进入《小乔初嫁》所营建的“这一个”戏剧世界里,随着剧情发展分享剧中人物的情感,就成为这个教育普及的时代戏剧家必须面对的新的巨大挑战。如何通过具有自身合理性的叙述重构历史,既通过具有想象力的方式找到历史故事全新的叙事空间和方式,让人们看到历史另一种可能性,同时又能够获得拥有一定历史知识的读者观众的接受甚至喜爱,这是今天的戏剧家比唐宋年间勾栏瓦舍里“说三国”的艺人更艰难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