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二人转 > 正文

普京,一位新“沙皇”诞生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22日 13:04:59 游览量: 73

简述: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俄罗斯将继续沿着“梅普组合”的路线前进。角色互换,梅普上演了一出华丽的政坛“二人转”

梅普“二人转”?不,是普京大帝的“独角戏” Think again

掌权八年,普京成就新版“彼得大帝”

普京,这位前克格勃特工,在2000年登上俄罗斯总统宝座。在他领导下,俄罗斯发生了令人瞩目的变化,俄罗斯的经济每年平均上升7%,军事与政治实力上均有相当的提升,他恢复了俄罗斯稳定的局面,重新唤起了民众的自豪感。在他任职的8年,一方面,俄罗斯从一个“正濒临衰败”的国家重新回到了世界强国的行列;另一方面,因为过于“铁腕”,让他在民主方面遭到很多非议。
       但争议无法阻止这位政坛“硬汉”的权力征途,2007年普京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当年的年度风云人物,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当然,《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从来都不是一种荣誉,也不是认可,但无论如何,普京正在接近他最崇拜的历史人物——彼得大帝。

梅氏四年,普京阴影下的“改革者”

2008年普京卸任,将总统的权力棒交给了梅德韦杰夫,梅氏成为了苏联解体以来的第三任总统,普京则成为新一任的俄罗斯总理。在梅氏上任之初,政治评论家曾对这位新的国家领导人的前途众说纷纭:有些政治评论家说他会任职18个月左右,然后就下台,让位给现任总理的普京。另外一些政治评论家则预言,总统的“魔力”可能会让梅德韦杰夫先生摆脱普京先生的翅膀。四年过去,梅德韦杰夫交出了答卷,既不是A,也不是B,他安稳的任满了一届总统,又平滑将宝座交给了普京。
       这四年间,梅氏在经济和外交政策的某些方面似乎有一些影响力,无论是放弃国企控股权,还是进行旨在恢复司法独立的改革,梅德韦杰夫的“小清新”也都有别于普京的“重口味”,这让俄罗斯的自由主义者对其一度对其抱有“改革者”的期望,西方也将其视为新时期的戈尔巴乔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看到:梅德韦杰夫向政府下达的许多指令都无人理会,其对普京的批评也一直措辞谨慎、旁敲侧击,尤其在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中,俄罗斯电视上播放的满是普京飞到南奥塞梯边界北部的弗拉季卡夫卡兹发号施令的身影,而不是梅德韦杰夫时,所有人都知道谁,不管普京是总统还是总理,他才是帝国真正的“掌门人”。

未来12年,“普京大帝”依然称雄

过去一年,普京非但没有淡出权利中心,反而愈加的活跃。无论是抗枪秀肌肉,还是骑着哈雷重型摩托车;无论是持十字弓逐杀鲸鱼,还是自驾拉达车在俄罗斯东部旅行1200英里。这位60岁的政坛“强人”都像是在暗示2012年总统选举的卷土重来。这次“统一俄罗斯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的“二人转”正是“普京大帝”强势回归的有力注脚。
       由于俄罗斯已经通过了修宪案,将总统任期延长至6年,此举有望使普京连任总统直至2024年,俄国政治学家维亚切斯拉夫·尼科诺夫就表示:“参加2012年总统选举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可能会连任第二任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发生任何意外的话,普京将有可能在未来12年领导俄罗斯”。这意味着未来12年,“普京大帝”的地位无人能撼动,届时72岁的普京,将成为四分之一世纪来俄罗斯最有权势的政界人士。

普京,一位新“沙皇”诞生

在“统一俄罗斯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梅德韦杰夫支持普京担任201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普京力挺梅德韦杰夫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

普京,一位新“沙皇”诞生

所有人都知道谁,不管普京是总统还是总理,他才是帝国真正的“掌门人”。

普京主义,民主的倒退? Think again

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原则上三权分立,在形式上俄罗斯和西方的政治体制没什么区别,但在此后在“掌门人”普京改革后,集权倾向日趋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的一切权力都集中在普京手里,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曾说过:“(俄)总统的权力比美国总统大4倍。”

废除地方长官选举制度,加强中央集权

在上任伊始,普京就加强了对地方行政长官的控制。此前俄罗斯联邦主体的行政长官经常以对选民负责为由,拒不执行联邦政府的决策。普京一上台就采取了一系列整顿措施,加强了垂直管理系统,2004年时,普京以防止出现第二个车臣为由,废除了仿照西方建立的地方长官选举制度,改为由中央直接任命,加强中央集权。俄罗斯联邦实际上变成了单一制国家。
       虽然,在梅德韦杰夫总统当政时期,曾表示“在某个时候,重新实行地方长官选举制将是明智的”,隐晦的表达出了对集权的异议,但他接着又表示“我认为这并非今天或明天议程上的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并未结束。”可以看出,至少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这种局面不会得到改观。

修改政党法和国家杜马选举法,控制司法和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