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话剧 > 正文

舞台上的“哗变”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2年05月13日 21:54:04 游览量: 65

简述:

■影像世界■ 舞台上的“哗变” 赵琪 北京人艺话剧《哗变》剧照 电影《叛舰凯恩号》讲述了一起经军事法庭审理的军队“哗变案件”,时间设定在二战末期。凯恩号是美国海军的一

■影像世界■  
舞台上的“哗变”  

赵琪  
 

  

  

舞台上的“哗变”

  

  北京人艺话剧《哗变》剧照

  电影《叛舰凯恩号》讲述了一起经军事法庭审理的军队“哗变案件”,时间设定在二战末期。凯恩号是美国海军的一艘小型战舰,舰长奎克是个古板、严厉的人,不断对军官们吹毛求疵,同时又贪生怕死。在一次台风中,,危急时刻,奎克舰长被下属强行解除了职务。事后,组织哗变的军官玛瑞克中尉被军事法庭起诉。庭审的关键在于,奎克舰长是不是有精神问题,由此推定玛瑞克中尉是否有罪。影片及同名百老汇戏剧后经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改编为话剧《哗变》,把情节浓缩在法庭上——也是舞台上唇枪舌剑的对话中,艺术地展示了军事法庭审判的全过程,使这个故事更加经典和动人心魄。

  凯恩号是美国海军的一艘扫雷舰,这艘肮脏破烂的舰船从未排除过水雷,舰长对于舰船的凌乱和船上服役士兵的散漫视而不见。这样的场景并未持续太久,很快新的舰长奎克走马上任,奎克是一个古板、严厉的人。他的到来让舰船上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他的强硬表现是对一切事物的吹毛求疵,船员发型和着装的不符合标准都让他大动肝火。在一次放映电影时,因为没有通知他,他就取缔了舰船上所有的放映活动,军事训练时,几名水手忘记佩戴军帽,所有船员自由活动的权利也被取消。他在心情烦躁时,会不停转动手中的两个钢球,发出刺耳的撞击声。他甚至在一次登陆军事演习中,犯了一个大错误,不顾登陆舰安危就强令返航,一时成为军官们暗地里嘲笑的对象。

  舰长近乎癫狂的行为让船员军心涣散、士气低落。士官们隐约觉得舰长精神有某些问题,终于在一起军官食堂草莓偷窃案之后,奎克失去了所有军官的信任。一名军官曾经亲眼目睹食堂的炊事员偷吃草莓,并早已将此事告知奎克,奎克却坚持认为有人暗中制作了食堂门锁的钥匙蜡模,并命令所有船员都将衣服脱光,将船上所能找到的钥匙统统交给他。明明知道实情的奎克,依然根据几年前自己曾经破获过的一起奶酪偷窃案经验,坚持制造了这么一起闹剧。几名军官曾打算向舰队司令汇报此事,因为其中一名军官的退缩,此事不了了之。

  在一次台风中,矛盾终于激化。在暴风雨中飘摇的舰船时刻处在被巨浪打翻的境地,奎克舰长失去面临危难境地应有的镇静,不顾属下的建议,置舰船处于被颠覆的危险。大副玛瑞克危急时刻根据海军军规184条宣布解除奎克舰长的职务,当机立断接管了军舰,凯恩号上的军官哗变了。

  海军军规184条规定:如果出现极为不寻常的情况,下属可以卸任指挥官,可通过逮捕他或将他纳入病人名单,这种形式必须经过海军部门的同意,除非情况不允许有任何延迟;解除指挥官或者推荐此种行为的军官和其他认同的人一样,要求承担相同的责任,并要求作出合理的解释。

  在开庭审理此案的时候,最开始的审理从形式上看是非常不利于玛瑞克的,检方的一位精神病专家作证说,奎克的精神状况使他足以胜任舰长的职位,玛瑞克的律师格林沃尔德邀请专家跟他一起列举奎克的各种怪癖,列举到最后,精神病专家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描述舰长的一系列词语,只能用偏执狂精神病这一术语来概括。

  律师格林沃尔德申请奎克出庭作证,奎克一开始镇定自若,巧妙掩盖自身的性格缺陷,但当格林沃尔德声称要传唤告知他草莓失窃案的军官作证时,奎克舰长骤然崩溃了。他语无伦次地说着“钥匙”的事情,手中的钢球猛烈撞击着,大声咒骂起凯恩号上的每一名成员。不停絮叨的他意识到不对终于闭嘴时,法庭上是一阵难堪的沉默,玛瑞克和同僚被无罪释放。

  《哗变》通过人物或激烈、或巧妙、或富于鼓动、或铿锵有力的语言,在法院审理的一步步深入中,使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得到了充分展现:舰长奎克刚愎自用、独断专行,但在遇到强台风时又表现出反常的恐慌和错乱,这些都说明他具有典型“类偏狂”型的人格特征。

  作为临时客串的律师,格林沃尔德无疑是成功的,他辩护思路之清晰和对白之精妙让他成功完成了辩护。但是,职业的要求往往在这时与良心的底线发生冲突,戏剧内涵的深刻性由此浮出水面。所以,当凯恩号的军官们庆祝胜利时,格林沃尔德告诉玛瑞克,他为奎克深深感到悲哀。其实,军官吉斯才是一切事件的幕后黑手,他因为对奎克的不满,所以精心策划了这次哗变,怂恿玛瑞克褫夺军权,自己则打算将该事件写成一部畅销小说。揭穿吉斯之后,格林沃尔德将酒倒在了他的身上,冷冷道:“这是你一生都抹不掉的污点。”

  (作者单位:中国戏剧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