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话剧 > 正文

北京人艺70周年|莫言:称我“一个写剧本的人”,此生圆满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09:50:32 游览量: 148

简述:

北京人艺70周年|莫言:称我“一个写剧本的人”,此生圆满

6月15日,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学术论坛在北京国际戏剧中心·曹禺剧场隆重举行。来自文学界、戏剧界、人文社科界的25位专家学者代表汇聚一堂,其中莫言、刘恒、何冀平、廖奔、曹林等5位专家线上参会,共同为新时代北京人艺的发展建言献策,这也是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活动之一。
论坛由北京人艺副院长冯远征主持,共分为三个专题:“作家与剧院”、“经典与时代”、“剧场与城市”。其中,“作家与剧院”由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主持。

论坛“作家与剧院”现场  本文摄影 李春光

论坛现场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彦,以“游动的大鲸”为题做发言。“在我的印象当中,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就是游动在深海中的一条大鲸。从容而淡定,悠游而自信,无论戏剧文学、演剧风格还是丰富多彩的戏剧美学探索,都呈现出既有异峰突起,又有高度综合性的整体勃发态势。70年过去,水盆显影一般越发清晰起来。剧院始终善于在历史中勘探现实需求,也善于在现实中整体把握历史的脉动与朝向,并能从人类的演剧创作结晶中汲取广普的美学与精神营养,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价值追求和生命样貌的形塑。首先向剧院表示致敬。”

北京人艺副院长冯远征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彦

“话剧就是写对话。把对话写好,话剧就站起来了。”
作家莫言身在家乡山东高密。他先就感慨,这两天一直在线上关注人艺70周年庆祝系列活动,尤其看到前几天网络上的活动有五千万人参加,令人震撼。“说明话剧的观众和喜爱者数量越来越多,也说明北京人艺在全国的话剧爱好者、戏剧爱好者,以及文学爱好者,以及普通老百姓的心目当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作为一个跟北京人艺有过一段合作关系的一个写作者,感觉到与有荣焉,非常荣幸。”
由莫言编剧、任鸣导演,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王斑、宋轶等主演《我们的荆轲》,是北京人艺2011年首部原创大剧场剧目。以下为莫言的发言实录,有字句调整及删减。

作家莫言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70周年以来,为我们国家、人民奉献了无数好戏,可以说是好戏连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剧作,一直热切关注国家的发展和现实生活,与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劳动、生活密切相关,与人民的情感紧密相连,说出了老百姓想说没有说出的话,表演出来老百姓想表演没有表演的姿态,这些丰功伟绩历历在目。所有中国话剧爱好者、中国观众心里都有对人艺的一个高度评价。
我对话剧虽然是门外汉,但一直是近乎痴迷的热爱者。我曾经说过50多年前,当我初次拿起《李白》学习写作的时候,我写的不是小说,而是一部话剧,当然这部话剧后来也没有上演,原稿因为我羞于再见到它,就把它扔到火炉焚毁了,现在看也是遗憾,没准现在还有一定价值,可能再上演。
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初期,我之所以用话剧开启自己学习写作的道路,是因为观看了上海的话剧《云雾深处》,以及从我的部队图书馆阅读到了郭沫若先生、曹禺先生的剧目,还有莎士比亚的剧本,使我对话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感觉到话剧是说话的艺术,也是语言的艺术,这跟文化水平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在我的乡村生活经验中,很多妙语连珠、出口成章的人,实际上并没有上多少学,有的甚至还是文盲,村子里最会说话的人,往往是没有读过书的人。这不由的让我产生一种思索,就是人的语言首先是跟生活经验密切相关,未必先跟文字建立某种关系,这也坚定了我写作的信念。因为我是个只认识几百个字、来自农村的青年。刚开始不要写小说了,学着写话剧吧。当然这是我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法,后来我在部队里还是慢慢地开始学文化,多认识了几个字,现在认字大概三千字左右,已经足够用了。
总而言之,我始终认为话剧就是写对话,把对话写好,话剧就站起来了。对话写不好,就可能是别的剧。
对于中国的小说家来讲,跟话剧有一种天然内在联系。中国古典文学、古典小说的看家本领就是白描,没有像西方文学那么多的心理描写,也没有什么意识流的描写。当然,有梦境的描写,但我们更多地是依靠人物语言、动作、行为来塑造人物的性格,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所以我想中国的小说家跟话剧,与西方的小说家跟话剧相比更没有障碍,更容易转行。当然我一直在写小说,可关于话剧梦想,想成为剧作家的梦想,一直没有破灭。
1996年之后,我开始学习写话剧,先写《霸王别姬》,后来又跟人艺合作写了《我们的荆轲》。现在回头来看,当然话剧有我自己一些感受,更多的是遗憾。2019年,我跟北京师范大学几位同事,第二次来到英国莎士比亚的故乡,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但来到莎士比亚旧居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跟我上次来的感受一样。来到英国的人,如果没去过莎士比亚的故乡,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缺憾,不管是什么样恶劣的天气,都有人前来瞻仰、参观。我在这样一个地方,对我们同行说,我要用后半生的时间,努力地完成一个从小说家到剧作家的转变,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创作,会使人们对我的称呼加上一个定语,就是他是一个剧作家,或者他是一个写剧本的人。这就会让我感觉到此生非常圆满。
我今年一直在构思几个剧本,我想我的剧本未必能够适合人艺搬上舞台,未必能够在别的剧院搬上舞台,但我想还是要写出来,写出来自我欣赏也可以。我想好多话剧剧本首先应该是一个文学作品,即便不搬上舞台,纯粹的阅读,也会对读者带来很多的艺术享受,因为话剧是语言的艺术,剧本是文学,产生话剧才是表演的艺术。
北京人艺的好话,大家说的太多了,不多说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毫无疑问有足够的老本可吃,但我也希望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要吃老本,更要立新功。
“我把剧院当做自己语言创造的检验所、实验所”
作家、北京人艺荣誉编剧刘恒此次也是线上发言,“隔着屏幕跟大家交流,可能会有一些障碍,希望我的表达能够完整地传递我的一些想法,首先向伟大的人艺表示祝贺。一个剧院在70年的时间里,能够走到这一步,我觉得在中国文化界绝无仅有,它的地位和取得辉煌成就,以及未来的发展情景,都是非常值得期待,而且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文化上的享受。”
2009年,新中国六十周年华诞。由刘恒编剧、林兆华导演,何冰、宋丹丹、濮存昕、杨立新、徐帆等主演的《窝头会馆》,作为献礼剧目上演。以下为刘恒的发言实录,有字句调整及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