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话剧 > 正文

过士行痴迷排话剧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8:07:09 游览量: 57

简述:

过士行说,他现在特喜欢排话剧,因为这是他接触年轻群体的机会。他说:“导演话剧,让我有多个了解社会的窗口

刚刚在京上演的《帝国专列》让我们又看到了编剧过士行的神来之笔。

过士行,写过闲人三部曲:《鸟人》、《鱼人》、《棋人》;写过《坏话一条街》;后又创作过尊严三部曲:《厕所》、《活着还是死去》、《回家》。他的作品《青蛙》和《遗嘱》被日本和挪威的剧场搬演,《鸟人》在法兰西喜剧院进行过剧本朗读,《厕所》的朗读版被法国国家广播电台播出过……在中国当代剧坛上,过士行是一位贡献和声望都很大的剧作家,其原创话剧作品的艺术性和思想性都屡被称赞。但是,随着时代变迁,这位著名编剧其实也有其创作困境,过老师说,不了解年轻人的生活,不了解年轻人的思想和语言,令其在创作时很犹豫。

“帝国”17年前就写好

近日在“中英剧场连线”活动中上演的《帝国专列》是过士行1998年写的一部旧作,但这部旧作的上映却在观众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当年,一个电影公司委托过士行创作电影剧本,过士行随即阅读了清朝德龄公主写的书、宫女回忆录以及大量清宫野史和作家高阳的历史小说。在剧中,慈禧坐上了火车,过士行写到了虚构的洋人车长、和龄公主以及李莲英这些个围在慈禧老佛爷身边儿的人物,他们在变幻莫测的高压政治下,展现着他们的聪明或愚蠢。这趟满载着晚清荒诞之人的列车,所驶向的真正目的地正是大清帝国的末日。

“这拨人要坐车去奉天祭祖,得把朝廷带上,才有意思,所以让他们在车上处理公务会很有戏剧性。在戏剧风格上我借鉴了英国电视剧《是,大臣》。其实当时委约方想做一个搞笑的剧,有点儿像周星驰的戏,因为那时《大话西游》正火,但我没看周星驰的电影,就按照我自己的感觉写下来了。这本子写完之后,虽是电影的结构,但容量却超越了电影,因为本子里还有两拨刺客,一拨刺杀慈禧,一拨刺杀光绪,故事线头太多,需要大导演来整合处理,最后没能找到这样的导演。另外我的东西和周星驰的东西也不一样,就没弄成,放下了。”过士行说道。

林兆华错失这部戏

时隔多年,林兆华问过士行手头有没有剧本,过士行就把《帝国专列》给了他,林兆华交给了人艺。但,两年没有下文。听说著名舞美设计师、戏剧导演易立明要导戏,过士行就把剧本从林兆华那儿要了回来。这样,《帝国专列》便由易立明执导,在“中英剧场连线”活动中上演了。

《帝国专列》是过士行创作的我们至今所见的第一部历史剧,这部剧的背景正是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清末。“故事背景再往前放就没有冲击力了,清末大家印象太深了,有和现在相互映照的地方。当时我们对国外还是不太了解,有很多误区,我们不是一个现代国家概念,而是一个家的概念,对于一个国有什么权力和主权,不清楚。而且当时我们像治家一样治国,对待外国像邻居之间相处。比如下跪,按照家法必须坚持,但是真到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放弃了。春秋时,说客都是外交家,三寸不烂之舌能平息或者挑起一场战争,维护其背后的国家利益。外交官要是宣扬一种信条,会吃很大的亏。清末的外交就有这方面的问题。”

近年创作遇到困境

从《鸟人》到《厕所》到《帝国专列》,过士行作品中的荒诞感和剧作中隐含的对现实尖锐的批评始终未曾退却。但近年,过士行并未推出新作,去年和今年上演的《暴风雪》《帝国列车》皆是若干年前构思或创作的作品。

为何,一位对中国当代影响最为深远的剧作家,突然不再写戏了?“创作和年龄和阅历有关,”过士行说,“剧作家最敏感的阶段,是在五十岁以前,五十岁以后,和现代生活脱离了,不那么敏感了。你对现代青年文化构成不了解。比如电子游戏,而这些游戏好莱坞编剧捕捉到了,他们把游戏用到电影里了。这帮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而你连手机都不会玩儿了,所以写当代生活,老是隔着一层,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我觉得这些东西会让你比较沮丧,对创作当下题材的话剧,冲动自然就不强烈了。即使有一点儿创作冲动,判断上可能也会出问题。比如剧作家所使用的语言,不是他们用的语言,不是网络语言,写出的青年人就不像。社会现在的节奏,五年就一代人。作家可以跨十年,十五年,二十年,不可能跨三四十年。我写一个90后像吗?根本不像,,这让我在创作题材选择上很犹豫。”

迷恋话剧 感受生命

过士行说,他现在特喜欢排话剧,因为这是他接触年轻群体的机会。他说:“导演话剧,让我有多个了解社会的窗口。排戏时候我能和青年人接触,和演员聊天,排戏时候我感觉到了生命之间的交流。所以我现在对排戏比较迷恋,戏演不演都没关系,这个过程让人很享受。我跟年轻人聊天,得到了信息反馈,没准儿将来还会写戏。”

“您一定要写青年人吗?”我问过老师。他回答说:“你要写现在这个时代,青年人应该是主题,老年人是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