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话剧 > 正文

二十正惑 三十很难 成人童话宣告终结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31日 12:36:16 游览量: 55

简述:

来源标题:二十正惑 三十很难 成人童话宣告终结 ◎韩思琪从《二十不惑》到《三十而已》,类似人间指南的手册故

从《二十不惑》到《三十而已》,类似人间指南的手册故事,终于翻开了国产女性群像剧的另一面——“铁打的恋爱,流水的友谊”的成人童话被宣告过时,都市叙事终于有了“女性观看女性”的视角。

二十的“惑”和三十的“难”

《二十不惑》,四名即将毕业的大学女生带着初入社会好奇的打量,作为新世界的实习生,站在校园与社会的分水岭,焦虑又兴奋。“我们才二十岁,做什么都好,做什么都对”。

《三十而已》,三位人生开始进入爬坡期的“新女性”,婚姻、家庭、事业的关卡一道道降下来。于是她们终于领悟:而立之年并不意味着拥有什么,而是“三十而已,生活真正的困难与挑战才刚开始”。

从二十到三十的距离,在青春恣意和成熟忍耐之间折返跑的观众,被年龄危机所驱动,想要一窥“她们”的生活——“我们”或许没有经历“她们”的人生,但“我们”可能同样面临“她们”的选择,因而想要“围观”她们的生活全景,以获取手册式的人生指南。

女性在恋爱之外的生活是什么?

这个话题说新很新,说旧也旧。她们在职场、家庭、社会中的状况究竟如何?无论是聚焦“只在结婚前短暂地工作一小会儿,婚后成为全职太太相夫教子”,抑或是描摹从父亲的女儿到孩子的母亲之间、“自我含量”最高的一段人生,这类一线城市当代女性的生活体验,放置于漫长的社会历史里进行丈量,都称得上是崭新的人类经验。

对应的,有关这一背景下现代女性传媒形象的想象,是一处亟待填写的撕裂后的空白。尤其对于国人来说,公共领域中性别平等的推进,提出的要求是抹平性别上的差异;然而私领域、家庭领域传统观念的仍有惯性,“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还是主流叙事。换句话说,性别系统公私之间的不对称引发了“新女性”的进退维谷:退回家庭,可能面对摩登人士对于家庭主妇的贬低;进入职场,则需要准备应对对于“母职”的种种苛刻要求。

如何取得事业与家庭之间的平衡?似乎成为女人这一性别独有的困境。理想化的现实是,“每一个全日制职业女性背后,都有一个全日制祖母”。观众急于召唤“乘风破浪的姐姐们”,希望能够在事业上有所作为,同时更添一重不想拿青春去“套现”的吁求。可惜的是,“大女主”剧本并不能完成这一任务。“大女主”的“不沉溺于情爱,一心搞事业”,就如同包装上的蝴蝶结,口号式的“应然”距离生活的“实然”太远了。

于是,表现女性互助的群像剧尝试着接过这棒任务。以分类法写群像戏的作品并不新鲜,可以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女性塑造女性、女性书写女性的作品,都永远有市场,永远可挖掘。以国产剧来说,除去《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还有《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亲爱的自己》《流金岁月》《传家》《了不起的女孩》等同题作品排队待播。

三五个女性成为朋友、互相支撑的闺蜜故事,也已形成了一套流水线产品的典型套路:如同被截取的社会横截面,来自不同阶层、家庭、背景的女性相遇,故事开始展开,比如《小时代》的“姐妹花”或是《欢乐颂》的“五美”。相较之下,“二十”“三十”的做法稍有不同,将性别的危机与年龄的焦虑感转化为一种都市语法,“二十”网生一代的深圳打拼和“三十”的沪上扎根,经层层嵌套的都市叙事,转译成可为大众所理解的日常经验。

女性观看女性:深圳奋斗与沪上扎根

从《二十不惑》到《三十而已》,表面上看是女性的故事,内里其实是一种都市化经验的讲述,将她们的感情与职业串起来的叙事动力正是阶层的流动与跃升。

国产剧《好想好想谈恋爱》《粉红女郎》的时代,社会发展催生的是摩登城市里浪漫的前卫女性想象。彼时,白领女性是新兴阶层,地铁是歌词里被反复吟唱的意象,象征着新千年的自我取悦的“新”,夹杂着浪漫的、青春的、理想的想象。《好想好想谈恋爱》里四个死党中三个坚持不婚主义,她们是时尚独立、洒脱不羁的代言人,《粉红女郎》则是从头到尾贯彻践行“快乐主义”。

高于现实的理想化叙事,搭载的是新世纪初对于现代都市的绮丽幻想,她们光鲜的形象本质上是高于现实生活的理想态。经过近二十年的高速发展,都市的生活就是我们身边的日常,白领降格成“社畜”,地铁清新的意象也被祛魅为拥挤的通勤高峰。现实的滞重融入都市想象并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从《欢乐颂》开始“新中产”的危机、焦虑开始占据大众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