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黄梅戏 > 正文

黄梅戏回“娘家”(四)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8:43:10 游览量: 162

简述: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王冠亚最终没能来湖北,但他记住了阮厅长的那句话,着手为我们创作黄梅戏电视连续剧《貂蝉

车子过了六安,路就好走了。下午四点多钟,我们已顺利到达合肥。
  
  在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大门前,我对徐康说,“车子不要停在剧院院内,那样太打眼,找个避静的地方。”
  
  我们步行进了剧院的宿舍区,打听到许自友老师的家,敲开家门。门口站着一位笑容可掬的女同志。
  
  只见她,50岁上下,中等身材,穿着一件紫黑色中式小棉袄,乌黑的头发,慈祥的面容,眉宇间透着一种演员固有的特质。我急忙走上前去,躬身问道:“您就是许自友老师吧?”
  
  她看了看我:“你是……啊,你是湖北来的章局长吧?”“湖北人士章华荣。”我自报家门。
  
  丁紫旺老师也走了出来,热情地和我握手:“欢迎你!”
  
  我拉着丁老师的手:“你是丁老师吧!”“小老儿丁紫旺。”丁老师还真有点幽默。
  
  许自友把我们引进了客厅,让我和她同坐在一个长沙发上。丁老师忙着倒茶。我对许老师说:“上次陈祖旺来,也是你和丁老师十分热情地接待了他,还为我们提供了杨俊的照片,谢谢两位老师!”
  
  丁老师笑着说:“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我也笑着说:“天下黄梅戏是一家。”“听说你们要来,我们真高兴。王冠亚从早晨到现在,打了好几次电话来,问你们来了没有。”正在许老师说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喊声:“华荣!华荣同志!”“说曹操,曹操就到。”丁老师笑着说。
  
  我急忙起身,迎了上去,大声喊道:“王老师!”
  
  王冠亚老师一把拉着我的手,激励地说:“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盼你来呀!”
  
  听到这样的话,我真有点难为情,急忙说道:“冠亚老师,言重了,言重了。”正在这时,黎式恒也来了,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盼来了!”“哟嗬,你们几个都认识呀?”丁紫旺老师一边给他们倒茶,一边问道。
  
  我忙解释:“冠亚老师和黎导到武汉去过,是我去机场接的他们。那天啊,省委宣传部的王重农部长和省文化厅徐春林厅长请他们吃饭,黎导和杨俊都喝醉了。”“你是揭老底战斗队的!”黎式恒说罢哈哈大笑起来。“是吗?来来来,冠亚、黎导,请坐。”许自友牵着王冠亚坐在了沙发上。
  
  晚上,在许自友家吃饭,菜办得很丰盛,是丁紫旺老师亲自下的厨,喝的是安徽有名的口子酒,你一杯来,我一杯去,气氛融洽而和谐,不禁使我想起了白居易那首邀请朋友前来小饮的劝酒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借着酒兴,我说:“各位老师,我们这次到合肥来,有三件事要做。”
  
  王冠亚问:“哪三件?”
  
  “一是代表湖北有关方面的领导,来看看老师们,感谢老师们对湖北黄梅戏发展的爱护和关心。”
  
  “我们还有好多想做的事还没有做呢!”王冠亚说,“那第二件呢?”
  
  “在春节前,湖北要制作一台春节晚会的电视节目,节目的名称叫做《故园黄梅喜迎春》,我们想邀请王冠亚老师、许自友老师,还有黎导,作为特邀嘉宾,参加这台晚会的摄制。”
  
  “这太好啰!”
  
  “冠亚老师的武汉话说得好地道呀!”小陶也在一旁补白了一句。
  
  “我就是武汉人啵。”王冠亚又说了一句武汉话。
  
  “那第三件事呢?”黎式恒问道。
  
  “第三件事就是见见张辉。”
  
  “哎呀,张辉回家还没回呢!”许自友面有难色。
  
  “我晚上打个电话催催。”黎式恒对我说,“你就放心吧!”
  
  离开王冠亚家的时候,他把我们送到大门口,临别了,他仍然拉着我的手,是那样地依依不舍,似乎言欲未尽。我看着眼前这位对党的文艺事业忠诚、勤勉的老战士,心中陡然而生敬意。
  
  去年11月7日,杨俊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谈到王冠亚想去湖北的心情十分迫切,并说,只要湖北能解决他的一级职称,他就义无反顾了。我把这个动态向省文化厅时任副厅长阮润学作了汇报。他反复叮嘱我说:“王冠亚是严凤英的丈夫,是安徽的一块牌子,是受全国关注的公众人物,他要是也过来了,这会伤了安徽的感情,影响到两省的关系,这件事千万要谨慎再谨慎。你若再碰到了王冠亚,一是代我谢谢他,谢谢他对湖北的这份情感,二是带给他一句话,就说是我说的,不来湖北照样可以为发展湖北黄梅戏作贡献。”
  
  来安徽的第二天上午,我和陶圣源来到桐城路48号安徽省文化厅的宿舍楼,敲开了王冠亚宿舍的门。
  
  1929年4月出生的武汉人王冠亚,少时在武汉、湖南、安徽等地读书,1946年考入安徽大学农学院森林系,1949年1月参军,先后在豫皖苏军区四分区、阜阳军分区、安徽军区文工团、华东军区解放军剧院(后为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工作,1956年5月转业到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工作。其创作的电视剧《严凤英》《西厢记》曾获得全国大奖。杨俊、张辉的成名作黄梅戏电影《孟姜女》,编剧就是王冠亚。去年9月下旬,我和他在武汉见过面,渐渐了解到,他,是个“言必有主,行必有法,亲人必有方”的“正人君子”。
  
  当我和陶圣源一踏进他家的大门时,迎面扑来一股肃穆之气,我和小陶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客厅的墙壁上挂满了严凤英老师各个时期各种各样的照片,书房里,一面墙全部排列着整齐的书架,书架内全是各种各样的书。床上、桌子上、茶几上、窗台上,甚至地上,放的都是书。王冠亚让我们在书房里坐下,几句寒喧之后,就打开话匣子:“华荣啊,你们建团,最好以《孟姜女》作为打炮戏,你看,《孟姜女》的作曲是时白林,编剧是王冠亚,主演是杨俊、张辉,都是全国很有影响的人物,戏排出来后,肯定一炮打响,然后把它拍成录像带,送到美国奥尼尔戏剧中心,参加国际艺术节。”
  
  “您的建议很鼓舞人,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还有,严凤英生前还有不少拿手戏没有搬上舞台,我可以到湖北去,帮你们搞成系列黄梅戏电视剧,那影响可就大了。”
  
  之后,王冠亚又提出了他想去湖北的事。他说出了两个原因,一是,在文革时期,因为严凤英老师的问题,遗留下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二是,他写了不少作品,像黄梅戏电影《孟姜女》,在全国播放,引起强烈反响,像央视热播的电视剧《严凤英》《西厢记》,还获得了全国大奖,即使是这样,他的职称还是二级,他心里不服。
  
  “冠亚老师,像您这样一个大名人到湖北去工作,我是非常欢迎的,求之不得的,阮厅长和我都非常感谢您对家乡的这份情感。但是王老师,您想过没有,您是严凤英的丈夫,既是安徽的一块牌子,又是黄梅戏一块牌子,还是闻名全国的大牌子,安徽会放您走吗?不会!您能像杨俊、张辉那样辞职,不要户口,不要工作籍吗?不能!那样做,不仅会影响您的身誉,还会影响两省的关系。”
  
  “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
  
  王冠亚的情绪有点沮丧,我拉过王冠亚的手,十分动情地说:“冠亚老师,阮厅长让我给您带一句话。不来湖北,你照样可以为湖北黄梅戏的发展作贡献!”
  
  离开王冠亚家的时候,他把我们送到大门口,临别了,他仍然拉着我的手,是那样地依依不舍,似乎言欲未尽。我看着眼前这位对党的文艺事业忠诚、勤勉的老战士,心中陡然而生敬意。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王冠亚最终没能来湖北,但他记住了阮厅长的那句话,着手为我们创作黄梅戏电视连续剧《貂蝉》。1990年,也就是湖北省黄梅戏剧团建团后的第二年,由湖北省黄梅戏剧团、中共黄冈地委宣传部、湖北省电视剧制作中心联合摄制的我省第一部黄梅戏电视连续剧《貂蝉》,就是由王冠亚编剧的。该剧获得了第十一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