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黄梅戏 > 正文

忆评黄梅戏三个版本的“风尘女画家”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31日 03:22:24 游览量: 81

简述:

忆评黄梅戏三个版本的“风尘女画家”

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忆评黄梅戏三个版本的“风尘女画家”

说起黄梅戏《风尘女画家》,一般戏迷们都会马上想到脍炙人口的《海滩别》,想到当年马兰、黄新德珠联璧合的表演。其实,以著名女画家张玉良为主角的黄梅戏作品,历史上曾有三个版本,一是九场黄梅戏舞台剧《风尘女画家》,由林青女士于1984年根据石楠的《画魂——张玉良传》改编,高成斌、精耕作曲,马兰、黄新德主演;二是2002年金芝先生创作的六集黄梅戏音乐电视剧《潘张玉良》,徐代泉作曲,周天虹任导演兼制片人,韩再芬、黄新德主演;三是林青女士应胡连翠导演约稿创作的十集黄梅戏电视剧《风尘女画家》,1985年12月5日完成初稿,1997年3月7日改定。从知名度来看,以舞台剧版本最高,已成为公认的黄梅戏经典;电视剧《潘张玉良》其次,尤其在较年轻的戏迷中有一定市场;而电视剧《风尘女画家》几乎鲜为人知。
    一、九场黄梅戏舞台剧《风尘女画家》

1982年,女作家石楠的纪实小说《画魂——张玉良传》发表,富有传奇色彩的女画家张玉良引起瞩目,时任安徽省文化局常务副局长的蓝天找到著名剧作家陆洪非先生,希望他以张玉良为主角创作一部黄梅戏。然而,这位创作了《天仙配》、《女驸马》等名作的老剧作家,在一次次政治运动中心灰意冷,无论谁怎么做工作,就是不肯提起笔来重新开始创作。就在这时,斜刺里杀出一支奇兵,陆洪非先生的爱人林青女士接下了这活。要说这林青,也是名门之后、大家闺秀出身,由上海歌剧院调来安徽,与陆洪非结缘,之前也作过演员、教师、导演,就是没干过编剧。大概当时人们推测,虽然林青没有编剧经验,可在陆洪非身边耳濡目染多年,不妨让她试试。谁想到,林青一出手便是如掾巨笔,剧本大获成功不说,她一派华丽典雅的文风在以清新质朴见长的黄梅戏届独树一帜,从此时常能看到她的新头衔——“唱词润色”。

这一版本的《风尘女画家》,根剧舞台剧的特点,对石楠的原著进行了大胆的取舍剪裁,主要是“简化头尾、加重中段、强化矛盾、突出人物”,剧本直接从潘赞化出场开始,之前张玉良的篇幅全部省略,通过之后张玉良一段唱自诉身世补叙这段情节;张玉良二次出国之后的大段情节也加以大刀阔斧的删减,仅保留潘赞化“忽听琵琶”和张玉良“思故园”两场戏;对于原著中分量不轻的李林、米斯太太、安妮丝则完全删去,原著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田守信更名为王少华,成为小角色。经过这番改动,张玉良和潘赞化的中心地位更加突出鲜明,矛盾冲突也更加简明集中,更符合舞台剧的特点,舞台效果不同凡响。

前面说过,林青作品的一大亮点是华丽优美的唱词,深厚的古典文学造诣使她的词作韵律齐整、平仄和谐,读来齿颊留香,作曲家工作起来也舒服(精耕先生就说过他最乐意为林青的唱词谱曲)。由于《风尘女画家》是黄梅戏少见的知识分子戏,再用传统的“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就不合适了,而林青的风格则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就拿著名的《海滩别》来说吧:

张玉良:本愿与你长相守,
            同偕到老忘忧愁,
            孤独的滋味早尝够,
            萍踪浪迹几度秋,
            怎舍两分手,
            叫你为我两鬓添霜又白头。
    潘赞化:你我久别方聚首,
            怎教离愁别恨方下眉尖又上心头。
            可知道那海水因何红似胭脂酒,
    张玉良:那是你点点血泪和着海水日夜流;  
    潘赞化:可知道那海潮因何似泣如诉,  
    张玉良:那是你轻轻呼唤伴着海风声悠悠。
    潘赞化:失去你我好像风筝断线随风走,
    张玉良:失去你我好像离巢孤雁落荒丘, 
    潘赞化:没有你谁来与我共欢乐, 
    张玉良:没有你谁来和我分忧愁。 
    二人合:莫叫相思寄红豆,形影相随情更愁。

配上音乐,是经典的唱段;单看唱词,也称得上是一流的好诗。所以成为继《树上鸟儿成双对》之后的又一黄梅戏对唱经典也就理所当然了。

还有第九场中,远在法国的张玉良幻梦中与潘赞化一段对唱:

张玉良:离别三十年,

相思汇成河,

梦里忘却身是客,

凭栏细语相酬和。

醒来泪水空自落,

但见异乡月婆娑!

潘赞化:断肠话,休再说,

从今不唱别离歌。

你画画,

张玉良:你调色,

潘赞化:同切磋,

张玉良:共琢磨。

二人合:两鬓已斑壮心似火,

你我重绘锦绣山河。

与前场潘赞化的独唱《忽听琵琶诉幽怨》相呼应,情真意切,感人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