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沪剧 > 正文

忆丁是娥老师生前的二三事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3日 05:03:36 游览量: 184

简述:

这些“点点滴滴”,我曾经讲给好多沪剧专业人士和票友们听过,大家无不为丁老师的高风亮节所感动。

纪念沪剧一代宗师著名表演艺术家
丁是娥老师逝世23周年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前几天,我在整理东西时看到了一张照片,是在我工作单位里拍摄的。照片摄于1987年1月3 日。里面除了我与一位香港的沪剧爱好者外,另外就是几位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丁是娥、解洪元伉俪、杨飞飞、赵春芳伉俪和王盘声。这张清晰的照片中,有三位已然作古,唯有王盘声、杨飞飞老师还健在。

我呆呆地细看了一会(尽管不知是看过多少次了),猛然想起今年6月28日是丁是娥老师逝世23周年的纪念日(丁老师是在1988年6月28日故世的),曾经与丁老师交往的点点滴滴一下子又涌现在我的眼前。

这些“点点滴滴”,我曾经讲给好多沪剧专业人士和票友们听过,大家无不为丁老师的高风亮节所感动。

现在网络相当发达,信息传播也非常快。我想何不把它写出来,让广大网友也知道。况且我已经尝到过网络的“甜头”:我写的《给马莉莉老师的“一封终于发出的信”》、《“袁”腔绕梁再忆滨忠》等几篇文章点击率都是按“千”计算的,多位网友和戏友都在网上、或者碰到时热情地鼓励我,说我写的东西他们爱看,而且很长的文章往往是一口气看完。

只奈我现在受好友再三之邀,还在发挥“余热”,每周只休息一天;且我的身体又不是很好,医嘱不能过度劳累;另外我总觉得时间实在不够用,好多事情等着要处理。但我想到大家对我殷切的期望鹤期盼的眼神,增添了我再写文章的信心。我千方百计地挤出时间,在电脑里“写”。赶在丁老师的“忌日”前,争取完工,以示对她的怀念和崇敬。

急匆匆地“写”,没有精心地梳理、推敲,通篇文章平铺直叙,不过是罗列一下事实,肯定是粗糙的,而且是抓不住中心的,甚至于逻辑是混乱的。希望网友们谅解。

如果说本文能勾起大家对丁是娥老师的怀念,对丁老师有进一步认识的话,我再累也欣慰了。[/

骏  良
2011年5月12日晚

《忆丁是娥老师生前的二三事》

“为了迭个罗汉钱,甜酸苦辣都尝遍……”。听了这个“小飞娥”哀怨、低沉的唱句,仿佛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敬爱的丁是娥老师那熟悉的音容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下面我通过自己与丁老师亲身亲历交往中的几则小故事:《一席交谈》、《一次相邀》、《一张照片》、《一个建议》、《一碗羹汤》来追忆丁老师,以表达我对丁老师的怀念之情。

一席交谈——“沪剧振兴是有希望的”

我从小跟着家长看各种地方戏曲,几十年的观剧历程让我认识了不少戏曲工作者,其中,不乏有许多名家。丁是娥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丁老师是在一九八一年相识的。那是在农历正月初二的早晨,我去熟悉的沪剧表演艺术家凌爱珍老师家拜年。凌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叙谈了一会儿,她说:“真对不起,上午十点钟,我们单位里相约有一个团拜会要去参加”。我接着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没有和你事先预约好,就冒失登门了”。以往我经常去她的家,比较随便,况且那个年代通讯联系又不如现在方便。我表示马上离开,可是凌老师问我说“你和丁是娥见过面吗?”我说“台上看过她好多戏,个别却没交往过”。“如你现在有空的话,我带你去见见她”。我惊讶地说“那不行啊,她是名人,你们上午又有事,她肯见我?”凌老师笑了,说“没关系,老丁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没有架子,你放心,她是不会冷淡人的,现在离团拜会的时间还早,我们现在去就行了”。

在石门一路333号上海沪剧团(1982年组建为上海沪剧院,该处因市政动迁,现已迁址天平路38号)团部三楼的办公室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丁老师。室内没开暖气,她身着一件黑色长呢大衣,头发一把扎起,留在后脑梢,未施铅华,及其平常、朴素。“这就是名闻遐迩的丁是娥吗?”我简直不相信我的眼睛了。凌老师和她寒暄后,笑着一把拉住我向丁老师靠近,说“老丁啊,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凌老师把我的姓名、工作单位、职务一一作了介绍,还特别强调我是非常熟悉沪剧的老观众。丁老师凝视着我,仿佛在思考什么。须臾,她面带笑容地说“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你,我听团里的同志说起过,是有这么一个老观众,非常熟悉沪剧。原来是你,今天可对上了号。”说着,她热情地拉住我和凌老师一起坐下,还自己动手给泡了茶。

看着她对我似老朋友一般的亲切,一股拘束的劲儿立即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