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沪剧 > 正文

纪念我的母亲、沪剧表演艺术家石筱英诞辰100周年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1日 18:44:47 游览量: 118

简述:

1918 年,我的母亲、知名沪剧表演艺术家石筱英诞生在上海南市(南市区曾是上海市市辖区, 2000 年取消南市区建制)

1918 年,我的母亲、知名沪剧表演艺术家石筱英诞生在上海南市(南市区曾是上海市市辖区, 2000 年取消南市区建制)的一个贫困家庭。她 9 岁开始学艺,生平扮演过少女、少妇、中老年妇女 等各种不同类型、不同性格的角色,她在沪剧舞台上塑造的众多艺术形象让我们印象深刻,尤其是她 在沪剧传统剧目《阿必大》中所创造的雌老虎一角深深地印在上海广大沪剧观众的心中。记得 1976 年后,在上海大众剧场复演《阿必大》的场景,真是盛况空前,每次开票都是一票难求,许多观众通 宵排队。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在观看《阿必大》后曾称赞石筱英为“中国的斯丹尼”,三毛之父、老 画家张乐平也曾画一幅雌老虎的漫画赠予母亲。

扮演雌老虎,角色深入人心

石筱英原以演“闺阁悲旦”为长。 她回忆《阿必大》这出戏时曾说,她 在早期只演唱过“阿必大弹棉花”折 子戏中的阿必大,却从未演过“彩旦” 行的雌老虎。演雌老虎,那是解放以 后的事了。 1952 年,全国第一届戏曲观摩会 演前夕,为了更好地继承和发展沪剧传 统,剧团召集了部分老艺人挖掘整理一 些旧剧目,《阿必大》就是其中之一。 她当时参加了这项工作,也是生平第一 次接触雌老虎这个角色。内部观摩演出 过一场,潘汉年等时任上海市人民政府 领导和文化局的领导同志都观看了这场 演出,盛赞沪剧早期传统剧目生活气息 浓、语言生动。 1958 年,剧团赴北京参加戏曲现 代戏观摩会演,又在全国文联组织的晚 会上,内部演出了一场《阿必大》,这 次演出引起了文艺界同行们的兴趣。 石筱英所扮演的雌老虎,第一次正 式跟广大观众见面是在 20 世纪 60 年代 初。粉碎“四人帮”后,剧团复演的第 一个传统剧目就是《阿必大》。石筱英 在原有的艺术创作基础上,对雌老虎这 个角色进行了再创造,受到了观众更热 烈的欢迎。 《阿必大》这出戏,全称叫《阿必 大回娘家》,是沪剧早期,也就是滩簧 时期的传统剧目。最初的剧名叫《尴落 养媳妇》。“尴落”是上海土话,就是 受到奚落、虐待的意思。基本情节是讲 述童养媳阿必大的苦难遭遇。 现在的《阿必大》演出本是解放后 被挖掘整理,由艺人出身的老编剧文牧 执笔定稿。全剧只有阿必大、婆婆(雌 老虎)、陆阿大、婶娘四个角色。人物 虽不多,个个有性格。全剧从头到尾只有“阿必大弹棉花”“兄妹相会”“亲 家相争”三个场次,情节洗练,戏剧性 强。故事发生在一天之内,演来也不过 一个多钟头。该剧通过童养媳阿必大的 生活片断,形象地揭露、控诉了封建社 会的婚姻制度,人物语言生动,生活气 息浓郁,历来为广大观众所喜爱。

 

深入刻画,推陈出新

沪剧艺人中有句从老辈里传下来的 艺术格言叫做“演戏勿像,,死脱爷娘”。 它的涵义是:演员扮演一个角色就要像 一个角色,如果演得不像,就应该像死 去生身父母那样来严肃对待。母亲从艺 几十年,一直拿这句话当作座右铭。在 舞台艺术实践中,无论是扮演主角、配 角、正角、丑角,都力求做到演一个角 色像一个角色。 什么叫像?什么叫不像?石筱英认为“是指演员对所扮角色的性格掌握得 准确不准确,思想感情体现得真实不真 实,形体动作是不是恰如其分,艺术夸 张是不是合情合理。能否做到这几条, 往往跟演员本人的思想、生活、技巧、 修养有关。如果不下苦功夫,努力提高 自己的艺术素养,要演像一个角色,即 使是一个配角,也并非容易做到”。 俗话说:“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 知面不知心。”石筱英觉得用这两句话 来比喻演员创造角色的难度,也是恰当 的。所以在塑造雌老虎这一艺术形象时, 雌老虎的“虎骨”是什么?做婆婆的究 竟生的什么“心”?她也有一个反复琢 磨的过程。

早年,石筱英看过不少前辈艺人扮 演的雌老虎,不同演员的艺术个性都赋 予角色以独特的艺术光彩。前辈艺人是 男演女角的,叫“扎头髻”。扮演雌老虎, 张剑峰老先生演来凶狠泼辣,沈桂林老 先生演得能言善辩,张菊笙老先生长于 冷面滑稽,张桂林老先生则是凶相逼人。 他们的精彩演技都给她以深刻的影响和 艺术创作上的借鉴。20 世纪 60 年代初, 石筱英演的雌老虎,许多地方是模仿这 些前辈的。那时,她比较强调一个“凶” 字,所谓“婆阿妈凶来像只雌老虎”, 在外貌化妆上,她着意丑化,勾一副倒 挂眉毛三角眼,两块胭脂厚嘴唇的面容, 服装式样和色彩上也搞得不伦不类,突出一个“俗”字。在语言、动作的处理 上,有不少地方从抓剧场效果,甚至是 逗笑出发。石筱英认为这样一来,雌老 虎虽然给观众留有印象,是否画出了雌 老虎的“虎骨”,摸到了婆阿妈的“心” 了呢?实际上是流于表面化,没有准确 地体现角色性格和思想感情,并或多或 少地影响了对戏的主题思想和人物的深 刻揭示。同时,在艺术风格上,也游离 了这出戏的悲喜剧格调而偏于闹剧了。 在观众和同志们对她的表演提出许多中 肯的意见和建议后她体会到:模仿并不 是真正的继承。要把前辈艺人的技巧学 到手,化为自己的东西,就必须要有自 己的创造与发展,这就涉及到在表演艺 术上如何推陈出新的问题。 20 世纪 70 年代未重演《阿必大》, 石筱英在回顾自己扮演雌老虎一角的成 败经验的基础上,像接受一个新剧本一样,反复钻研剧本,探讨戏的主题思想, 琢磨角色的个性特点,研究角色与角色 间的相互关系,理清角色在剧情发展过 程中思想感情变化的脉络。 她给自己再度扮演雌老虎定下一 个目标,就是在表演上决不满足于只 抓角色外表“凶”的“虎相”,而要 进一步“画”出“虎骨”,即雌老虎 “凶”得起来的内在根据。石筱英认 为雌老虎不过是角色的绰号,她所扮 演的角色是个生活在封建农村小康人 家的家庭主妇,是在一定经济条件和 社会地位中的活生生的人,总是有着 她独特的性格和思想感情。要做到知 人知面知其“心”,只有抓住角色外 部行为的内在根据,从内到外,内外 结合,才能把角色演像、把角色演活。 石筱英从人物的出场开始就紧紧抓住 这一目标,运用唱腔、白功、形体动作、面部表情、眼神等艺术手段来体现角 色的性格。

 

精细打磨,成为经典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