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京剧 > 正文

【京剧人物】关肃霜谈勤学苦练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10:55:43 游览量: 196

简述:

我从小就投师著名花旦戴绮霞学艺,但投师学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心里要有艺术,这样才能吃苦,而且要苦中苦。我

我从小就投师著名花旦戴绮霞学艺,但投师学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心里要有艺术,这样才能吃苦,而且要“苦中苦”。我在家时最受宠爱,可是去投师学艺就不能有娇滴滴的样子了。记得奶奶对我说过:“唱戏要人前夺翠,人后就得受罪。”这“罪”字不就是苦的意思吗?我就是带着这个想法去学艺的。那时,父亲说戏、示范之后就要靠自己去背词、去练习、去体会。当时的戏班子都很保守,艺人都不愿把真功夫教给你,只有靠你去摸索。他们高兴了教给你,不高兴就不理你。再说我的家里穷,送不起礼,只是偷着一点点的去学。

我喜欢武戏,当师傅教的时候,无论唱做念打,,四功五法总是似懂非懂,容易被“蒙”住,这时候往往产生畏难情绪。如果稍稍胆怯,那就遭了;如果此时不理解,只有先采取死记、死背、死练的笨办法,就会从中找到一定的规律,学出点样子来,往下就入迷啦。尤其是练功不能畏难。

说到练功,我听说剧团里有的小青年说没有什么可练的。我一听这话就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说这话呢?使我联想到“文革”期间,不少艺人挨批挨斗,结果把他们对艺术的感情斗掉了。有的气得用刀剁“网子”(注,扮戏成发型的头网子),不愿再干了。这种心情当然可以理解,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是对艺术爱得不深。就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我也有压力,可是我舍不得抛弃艺术,因为我舍不得离开舞台。所以,我认为,现在剧团的青年演员,关键在于你爱不爱你心中的艺术,如果你是真爱,有感情,就没有吃不了的苦。我小时候学艺,只要一招一式不符合师傅的要求就得受罚,当然这种方式是不对的,可我始终认为是严格要求,是逼自己。我有个笨想法,认为受气挨骂,甚至挨打也行,才能练出功夫来,练出水平来。光苦也不行,还要巧,什么叫巧?就是掌握方法、要领,如跑圆场,不能只顾跑,不能机械地跑,要肌肉放松,腰压住“身”,力使在小腿上,这样跑起来才好看。那时有个老艺人跑圆场功夫深,被称为“水上漂”,他跑圆场很轻松,而且有美感,说明苦是巧的基础。跑圆场是基本功,那时的条件哪像现在,没有练功场、没有台毯、没有厚底鞋。师傅要求很严,练完之后要学会用鼻子喘气,不能呼哧、呼哧地大喘,否则就达不到要求。要达到这个要求也不是十天半月的功夫,平时练三十次,才能保证台上跑好三次,这就需要平常坚持练习的功夫。如果今天你打算练十次,而你心里想算了,跑个七、八趟成了,你准没劲;心里想着今天再去看部电影,那更泄气了。坚持练功,精力集中,这需要意志啊﹗现在,我们这些小青年练功,早上吹口哨集合,再点名,又让领导讲上几句话,然后自己又处理一下杂事,还有多少时间啊?练功也要迷住,时间全靠自己挤,所以我在日常生活里不厌其烦地练。在家时,当师傅教我:“肃霜,你来﹗”我就答应道:“来啰﹗”随即提起脚踏着小碎布到师傅房里去了。有时我为师傅上街买东西,也踏着碎步走,引得街上的人都来看我,而我心里只想着练功,也不感到害羞。我们学艺的小姐妹,互相之间也很团结,我那时在“共舞台”,已经开始拿点包银了,每次拿着包银总是买点东西大家吃,互相之间很照顾。我们从来不比谁穿的好或比谁长得俏,而是比谁的功练得好。早上我们互相督促,起的很早,互相比赛喊嗓,谁比我喊得好,我就暗暗下决心要超过她。我从来也不原谅自己的弱点,对自己的不足不丧失信心。如在练枪花的过程中,总会有失手的时候,失手过多就是不熟练的原因。当没有人和我“打把子”时,我就对着墙练,直练得满身大汗,筋疲力尽方才甘休。练枪时不能马虎也不要怕打,如果怕打,那是练不好的,我不知被打了好多次,愈挨打我愈死练,硬是在那股倔劲下扎下功夫。

过去演戏,根本不讲究什么排练时间,不像现在又排练,又彩排,还提意见修改。我学戏时全靠戏曲谚语的启发去体会,去苦钻,如果你提出说:“过一下戏?”就会有人笑话你:“有师傅教吗?”言下之意就是“台上见”。因此,在台下练功也就显得更重要了。如蹉步不好,跟头就上不去。总之,我感到演员只有练好基本功,艺术上才有前途,基本功练不好,艺术就打折扣,就像盖房子一样,基础打好了,房子想怎么盖就怎么盖,地基打得愈深,房子盖得愈高,地基打不好怎么盖房子呢?在艺术上也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