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京剧 > 正文

“谭门七代传人”谭正岩:我为京剧而生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3:44:18 游览量: 139

简述:

两百多年的京剧历史,绕不开一个姓氏谭。自第一代谭门代表谭志道出湖北江夏、经津门入京,与京剧鼻祖程长庚合

两百多年的京剧历史,绕不开一个姓氏——谭。自第一代谭门代表谭志道出湖北江夏、经津门入京,与京剧鼻祖程长庚合演《朱砂痣》,时称“双绝”,谭门风云人物辈出。

从清末的伶界大王谭鑫培,到“四大须生”之一的谭富英,再到谭元寿先生继承家学,塑造现代京剧《沙家浜》郭建一角家喻户晓,更在85岁高龄出演谭家经典《定军山》……

“谭家的历史就是一部浓缩的京剧史,生在这样的家庭,我从一出生就与京剧形成了无法割舍的缘分。”作为“中国京剧第一世家”的第七代传人,谭正岩肩负着谭门和京剧的荣光。

懵懂到成熟:二十八载勤学苦练,只争朝夕

自1991年考入北京戏剧学校,到如今,谭正岩已经有28年的学习与演艺生涯。“从小就会看家里人演出,但那是更多的是觉得好玩,当时的偶像是孙悟空,看得最多的就是猴戏。”初入戏校的谭正岩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对周边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新奇,“没有见过那么大的练功厅,也从没有经历过集体生活,第一年就这样新鲜过去了。”

为此,谭正岩的爷爷谭元寿老先生语重心长地对谭正岩说:“老是处于新鲜的状态是不行的,走这条路要吃别人吃不了的苦,要练‘私功’,别人练功你要练,别人休息你还要练,你要记住你姓谭。”

或许是因为爷爷的殷切期盼,或许是老师对他无数次的鞭策,又或许是因为那一句“你要记住你姓谭”。天生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让谭正岩重新开始审视自己对京剧的情感。

成长有时就在一瞬间,为了提升自己的技艺,扛起身上的责任,谭正岩奋起直追。其他同学早上6点起床出早功,他4点半就起床开始了自己一天的训练;晚上为了可以更好地练习,他总是利用别人在吃晚餐的时间,早早来到练功房先练上一会儿,等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再匆忙解决自己的晚饭。

时至今日,谭正岩依旧保持着上午练功,下午吊嗓子的习惯,不敢有丝毫松懈。

台下到台前:无畏艰苦,不敢懈怠

谈起这28年的付出与努力,谭正岩记忆最深的是还在戏校学习《八大锤》与《白水滩》的时候。

“《八大锤》对演员腿功要求极高,,有个技巧叫朝天蹬,也就是单腿站立,用单手把另一条腿搬过头顶,并完成三起三落的蹲起。除了每天要压腿踢腿,老师还会给你绑在凳子上搬腿撕腿。为了练好这个技巧,我带着沙袋负重练习十起十落。每天保证踢腿400次,时时刻刻把腿放在墙上,连睡觉都保持这个姿势,第二天腿都下不来了,要同学帮忙才能下床。”

在学习《白水滩》的那段时间,谭正岩唯一一次在戏校掉眼泪。“教戏的老师对我的要求格外的严,这个戏需要有甩发。为了保证在甩发的过程中不把辫子甩掉,需要把头紧紧勒住,一场戏拉下来那个疼痛感真的很难忍受。”

 

“谭门七代传人”谭正岩。本人供图

除了要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练功强度,谭正岩身上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外人所无法体会的,作为谭派直系传人,他有太多的东西需要传承。无数人的期待与目光都落在了谭正岩身上。

“在我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完第五届CCTV全国青京赛后,网上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甚至出现了自我怀疑想要放弃的念头。不过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坚定与坚持,如今面对网上有关我的非议,无论好坏,只要我觉得是我的问题,我就愿意去改正。”

面对延续了近两百年的“京剧谭门”,不要说超越、创新,能够再现谭派“绝技”都是一件天大的难事。可是无论千难万难,对于谭正岩来说他都不能退,因为他肩上扛着的不仅是一个家族的责任与担当,更是厚重的历史文化。“我经常问自己,‘谭’这个姓对于自己是绊脚石还是垫脚石,可能别人只关注我身上的光环,却不知道这光环的重量,其实京剧对于我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是需要我用一生去守护的。”

技艺到艺德:忠厚传家久,京剧世家初心不忘

没有人能轻而易举成角儿,身负使命的谭正岩更是有着自己的认识。“光是舞台上唱得好那是不行的,那仅仅是技艺。想要成角儿必须台上认认真真演戏,台下老老实实做人,既要有艺术也要有艺德。‘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京剧艺人靠的是点滴积累,台下的叫好绝不是投机取巧能赚来的。”当画上脸谱,登上舞台,锣鼓点一响,表演就成了一个仪式。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念,不仅仅是为了去换取掌声,更要经得起良心的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