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晋剧 > 正文

晋剧赏析:阎飞瑜齐红梅《会妻》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1年07月20日 13:13:37 游览量: 85

简述:

阎飞瑜昔阳县人,1984年考入山西省戏曲学校晋剧表演9班,毕业后分配到山西省晋剧院。她继承“丁派”唱腔具有高亢

  阎飞瑜 昔阳县人,1984年考入山西省戏曲学校晋剧表演9班,毕业后分配到山西省晋剧院。她继承“丁派”唱腔具有高亢清亮、婉转柔情的演唱风格,扮相英俊俏丽,具有男性气概,表演洒脱大方,在山西内蒙、陕西、河北等省有一定影响。常演剧目有《坐楼杀惜》、《龙头拐》、《狸猫换太子》、《芦花》等。

  齐红梅(1963—),女,山西大同广灵县人。1975年考入广灵艺校学艺,两年后分配到广灵县晋剧团。齐红梅扮相雍容华贵,表演娴熟端庄、细腻生动;演唱吐字清晰,韵味醇厚,以情发声,以声传情,声情并茂。她善于塑造各种不同性格的人物,悲则如游丝缥渺,似断似续,凄楚哀婉、柔肠百转;喜则低回婉约、平稳舒展、激越酣畅、甘甜脆美。演出剧目有《断桥》、《走山》、《打金枝》、《算粮》、《三上轿》等。

  

晋剧赏析:阎飞瑜齐红梅《会妻》

  【剧情】北宋时,佘太君押送粮草来到雁门关。15年前流落辽邦化名“木易”被萧太后招为驸马的杨四郎(延辉),计盗令箭,私回宋营探母会妻。在“见弟”、“探母”之后,与结发妻孟金榜相会,亲人团聚,痛诉了15年离别之苦。为宋辽和好,永息狼烟,杨四郎与家人在短暂的相逢之后,又挥泪惜别老母与爱妻,星夜赶回辽邦。

  【赏析】《会妻》是一出极富人情味的须生和青衣的唱功戏。剧情从久别重逢继而又生死离别这一具体情境出发,深入细致地描绘了杨四郎与孟金榜这对患难夫妻短暂的相见后,又面临再次分别时难舍难分、痛苦悲伤的感情,感人至深。

  在寒风呼啸、深沉的更鼓声中幕起,齐红梅扮演的孟金榜思绪万千,上场先唱[流水],后唱六句[夹板]:“随婆母运粮草来到边塞,思夫君流落塞外音信杳然,点出环境和人物身份,并使观众明白了她为何心事重重。随着八姐上场报喜讯,气氛突转:“失落塞外一十五载的延辉四哥回来了!”格外惊喜的孟金榜慌忙整衣衫、理云鬓,不知所措。阎飞瑜扮演的杨四郎急步上场,两人相见后短暂的茫然无语,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半晌说不出话来。15年的岁月流逝,带走了多少容颜姿色,只能依稀辨认出当年的少年相貌,如今却已变成中年长髯飘逸之人。两人互相搭肩“推磨”对视,终年苦思之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思潮起伏杨四郎坐势弓步,双手扶着爱妻。孟金榜左步半蹲,用颤抖的双手从上而下捋着丈夫的长髯,目光随之上下辨认,多少感慨难以言表,微闭双眼,将脸贴在丈夫的长髯上抚摸厮磨,享受着丈夫久违的体温和气息,沉浸在久别重逢的甜蜜之中,又怀疑“夫妻莫非是梦里团圆?”为表现出孟金榜饱含着思夫、盼夫、念夫、见夫时丰富的内心感情,构成重要的抒情唱段,在音乐唱腔上筱桂琴和常喜刚两位老师精心设计了旋律流畅、板式丰富、耐人寻味的唱段,在唱腔中巧妙地运用了晋剧花腔中“十三咳”和“影子”的旋律,叙述了别离后的生活凄楚,“妻盼你望断南飞雁,望穿北地山,血泪障双眼,有苦对谁言。”唱腔在保留传统特色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又与剧中人物的感情十分吻合贴切,产生了绝妙的艺术效果。

  扮演四郎的阎飞瑜面对爱妻的一片痴情,以两次倒退和云手,表现他从沉浸在夫妻重逢的喜悦之中猛醒过来。“打背供”用[二性]唱出他忧心忡忡和犹豫不决的矛盾情怀,“一句话问得我理亏情欠,我怎能昧实情将她隐瞒”。不说吧,在辽邦招驸马又有儿郎岂能将她欺瞒。说明真相,又不忍心刺伤她的心田。真是进退两难!“延辉我满面羞愧口难开”,面对着爱妻殷切的宽慰与询问在塞外生活情况,最后他万般无奈只得吐露实情。阎飞瑜先以导板]再转[夹板],真诚地唱出愧疚之情,“我那贤德的妻呀,未开言先请罪,乞求恕免,劝贤妻你要把海量放宽。”“萧太后见我心生爱,逼我配公主女裙钗。”孟金榜听到丈夫在辽邦招为驸马,还生有一子,顿时令她如五雷轰顶,悲痛欲绝。盼了十五载,盼回来的原来竟是个“无义的夫君啊”!刹那间情感又生波澜。她悲怆地数落丈夫另求新欢“倒忘了结发的布衣裙钗”,简直是“大丈夫苟且偷安不自爱!你、你、你,对不起天波杨府忠孝节义金字牌”!这是大段唱腔的最后一句,采用紧打慢唱的流水]厉声斥责,更好地抒发了人物内心的激愤情感。面对爱妻的正义指责,阎飞瑜采用回龙[平板]、[夹板]、二性]、[散流水]等板式变化的成套唱腔,将杨四郎坦诚恳切的态度,悲怆的忏悔、羞愧自责的心情得到充分表白:“我欠下忠孝节义无头债,我愧对天波杨府金字牌,我愧对高堂老母年高迈、我愧对…,…”推心置腹的倾诉,,深深拨动观众同情的心弦,同时也化解了孟金榜对丈夫的误会和怨恨,对“他诚心自愧又追悔”给予深切的同情和谅解。丈夫被掳塞外,为了保全性命以图将来,他改名换姓也是出于万般无奈,而且在封建社会中一夫二妻也属常见,何况四郎流落塞外15载,也是日夜思念亲人,一旦有机会,便星夜赶回探母会妻,也表明他的孝心与亲情未泯。孟金榜设身处地为丈夫着想,也就原谅了丈夫,心想从今后夫妻恩爱永不分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