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昆曲 > 正文

十二女伶是《红楼梦》成书于康熙年间的铁证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6:27:11 游览量: 124

简述:

熟悉中国古典戏剧常识的朋友都知道,昆曲是一个高度女性化的剧种,一般情况下剧中生旦净末丑各行当均由女性扮

十二女伶是《红楼梦》成书于康熙年间的铁证(外一篇)

(修订稿)
          
《红楼梦》书中描写,贾府为了迎接元妃省亲,修建大观园的同时,在苏州采办了十二个会唱戏的女孩子,组成家庭戏班子,先集中豢养在梨香院中以备元妃听戏,元妃省亲后由于长期闲置,又分头拨派到大观园宝玉和众姐妹居住的庭院中,作为公子小姐们身边的贴身服侍丫头使用,成为大观园故事中不可或缺的活跃人物。

这十二个小戏子艺名中都有一个“官”字,我们称之为红楼“十二官”。她们是:扮正旦的芳官和玉官,扮小生的藕官、文官和宝官,扮小旦的龄官、菂官和蕊官,扮老旦的茄官,扮老生的艾官,扮小花脸的豆官,扮大花面的葵官。这些小戏子均系女性伶人,由此可证那时戏班中不仅旦角由女伶搬演,生角和花脸也是由女伶扮演的。

当然《红楼梦》书中也写到了男伶,如那个宝玉与之交好且为之大承笞挞的“琪官”蒋玉菡,便是有名的男伶,且是反串饰演小旦(坤角)的男伶。书中尤三姐生死恋的那个柳湘莲柳二郎,似乎也是一个男伶。可见那个时代的戏班子中男伶、女伶均有,性别倒错反串角色的现象,在舞台上也很常见。

这种现象现代人觉得很正常,似乎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请不要忘记,由清代雍乾年间直到清末民初,二百年来我国的戏剧界,倘出现这种现象却是反常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历史时期朝廷禁止蓄养女伶,更严禁女性登台演戏,戏曲界基本上是男伶的一统天下,舞台上一直由男伶反串饰演坤角。

这二百年中,不论什么剧种剧目,舞台上男扮女装、男唱女声,方为戏曲界的正统,以至于成为我国戏剧界的一种传统。君不见近现代著名艺术家梅兰芳、程砚秋乎?舞台上《天女散花》、《贵妃醉酒》那些娇柔甜美的女性形象,都是由须眉男子扮演的。就连旧时的东北二人转,舞台上只有扭扭捏捏、诙谐幽默的一丑一旦,饰演者也都是男性艺人(大老爷们)。

《戏曲艺术》杂志2013年第一期发表一篇项阳的署名文章:《雍、乾禁乐籍与女伶:中国戏曲发展的分水岭》。文中详细论证了从元代到清康熙年间,戏曲界男性与女性伶人均有,但一直以女性演员为主。是雍正和乾隆两位皇帝,为“移风易俗”,根除“倡优不分”的社会劣习,严令在全国实行乐籍和女伶双禁,成为我国戏曲发展史上的一道重要的分水岭。

正由于雍乾两朝厉禁女乐、女伶,导致舞台上一些原本必由女性为之的音声形态,不得不改由男性为之,并由此开创了我国舞台上二百多年坤角男扮的悠久传统,也带来了来乾嘉年间戏剧界的“花雅之争”。“徽班进京”后,京剧开始大行其道;而京剧从进京时期起,坤角便是由男性伶人扮演的。后来流行的其它剧种,也莫不如此。这恐怕也是昆曲这类言情戏衰落的原因之一。

熟悉中国古典戏剧常识的朋友都知道,昆曲是一个高度女性化的剧种,一般情况下剧中生旦净末丑各行当均由女性扮演,在明末清初那个时代,昆曲的女伶一般也都出自苏州,贾府的十二官肯定是一个小昆曲班子。昆曲衰落后,只有流行于江南的越剧黄梅戏继承了昆曲的这个传统,但这是民国和解放后的事情了,清代雍乾年间女伶和乐籍双禁时期,越剧黄梅戏也不会有女伶组成的戏班子。

《红楼梦》中的“十二官”均为女性,生旦净末角色均由女性搬演,这只能是雍乾两代皇帝厉禁乐籍和女伶之前的事情,即发生在康熙朝的事情。主流红学界认为是乾隆年间的曹雪芹创作的《红楼梦》,但曹雪芹其生也晚,不可能亲见女伶演戏,也不可能熟悉女伶生活,更不可能胆敢冒犯朝廷禁令,在书中明目张胆写女伶。因此,《红楼梦》必为清廷厉禁乐籍和女伶之前的作品,只能出自康熙朝。

《红楼梦》是一部按照戏剧手法创作的小说,全书深深地打着“水磨腔”(昆曲)的烙印。书中出现的剧种剧目都是康熙三十八年以前戏剧,绝无雍乾时代的一丝印迹,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其创作于康熙朝。红楼故事中将十二个小戏子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实在是写活了,令每一个读者都感觉如见其形,如闻其声,作者必然极为熟悉当时女伶的生活,很可能就是康熙时代的一位戏剧大家,否则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

前几年,有的红学家还煞有介事地考证,说《红楼梦》书中十二个小戏子,名字中都有一个“官”字,伶人艺名称“官”是乾隆年间的事情。这是一个顾头不顾腚的荒诞考证。岂不知乾隆年间活跃在舞台上的“官”,性别都是男性伶人,如何会有清一色的女孩子?更何况伶人艺名称“官”,出自《新五代史》之《伶官传》,元明清三代各戏班艺人统称为“伶官”,也不是乾隆朝的专利,更不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排他性证据。(2013年9月)

红楼女儿别样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