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昆曲 > 正文

侯满意谈昆曲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8:50:37 游览量: 61

简述:

侯满意接下来要学的是昆曲中传统的表演曲目,作为以“口传心授”为主要传承方式的昆曲,他是“边听故事边学戏

和大多数自然村一样,“河西”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但少有人知的是,这个僻静的小村庄是北方昆曲的发源地。在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昆曲的价值和地位不言而喻。

  然而,尽管今日昆曲在保护和发展上不遗余力,但在河西村却是另一番景象—如今,守在村里的老艺人们,对于昆曲的谈资只是历史:剧的历史、人的历史、村子的历史。昆曲在现实中的落寞渐渐褪去了艺术的光环。

  人们对待昆曲往往是两个极端

  侯满意穿戴整齐,衣领最上面的扣子也系住,出门前又戴上一顶鸭舌帽,一身深色的着装,显得鬓角、胡须、眉毛分外花白。

  这个80岁的老人一见到记者,道了两次歉,虽然和今天的采访毫不相关—“上次有保定的记者来采访,我因当时忙着一些事儿—觉得怠慢了。”“我叫侯满意,满意—这名字太俗气。”

  侯满意11岁开始学戏,那是在1945年,侵华日军投降在即,昆曲正是要度过低潮时的一段时间。那一年,村子重修龙王庙,将龙王“请”回庙里举办庆典时,本家的一个长辈唱了一段昆曲。“我当时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曲),但从那以后就迷上昆曲了。”侯满意说。果然,这戏,让他迷了一辈子。他说昆曲就这样:“喜欢的人喜欢得要死,不喜欢的人会觉得格格不入。”

  然后,在本家人的引荐下,他加入“子弟会”—一种当地独有的昆曲表演组织。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子弟会的构成人员很简单—“大多是村里的老艺人。”侯满意说,他们义务教唱、教演,,影响遍及十里八乡。

  子弟会带给他的第一个收获是,他终于知道龙王庙那天,叔叔唱的是什么了—《绣襦记》。

  “学好这个,以后可以坐飞机”

  河西村的昆曲历史要追溯到400多年前的明代。据当地史料考证,明朝末年,昆、弋腔传入高阳,和当地的村歌土调,如高腔、河西调等,相互融合,互相影响,逐渐形成了崭新的戏曲剧种—河西村昆曲。

  高阳县文广新局局长马建全告诉记者,北昆和南昆是有区别的:“它(北昆)以北方口语为发音特点,区别于苏白,演唱风格追求刚毅、朴素、至美至善、忠烈豪气、吐字清雅、载歌载舞、讲究程式严谨。”“高阳河西村昆曲是中国传统艺术的典范,其表演程式、演唱风格、美学情趣均别具一格,高贵、典雅,特别是繁难的演唱技巧、高难的舞蹈动作、惊险而俏丽的武打技艺,均极具传统民族美学旨趣,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马建全向记者讲述北昆的艺术特点。

  昆曲的流传,和当地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

  高阳地处“九河下梢”之地,十年九涝,大量的农闲时间直接催生了戏曲艺术的进化和专业演出团体和演员的出现。

  当然,更重要的是历史原因—清末咸丰、道光、光绪三朝国丧严禁唱戏,所以在北京的昆曲艺人们都纷纷流落前往河北农村—其中,就有地处小白河畔,位于三县交界的高阳河西村。

  清代之后,在民国年间,河西村昆曲已形成丰富的曲目、剧目,成熟的表演风格,在中国北方具有广泛影响和受众。一个典型的特征是—如“庆长昆弋社”、“荣庆昆剧社”、“庆长昆剧社”等专业表演团体的出现。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韩世昌、马祥麟等河西村昆曲子弟,甚至东渡日本演出河西村昆曲。

  因此,侯满意还记得,他刚入学那会儿,老一辈鼓励他好好学,“学好这个,以后可以坐飞机。”

  新中国成立之后,一九五七年,北方昆曲剧院成立时,“主要艺术创作力量包括主演、导演、文武场等均由高阳河西村昆曲艺人担任。”马建全说,“这种一个戏曲剧种由一个村庄诞生繁衍的现象可称为古今中外艺术史上的奇观。

  “文革”时昆曲戏校被迫解散

  侯满意接下来要学的是昆曲中传统的表演曲目,作为以“口传心授”为主要传承方式的昆曲,他是“边听故事边学戏的”,他开始知道并认识—《钟馗嫁妹》《扫松》《醉打山门》《房孝孺》《出塞》《学舌》等。

  “高阳河西村昆曲的相关制品和作品,主要体现在它的保留剧目与丰富的曲牌中。”马建全说,“曲牌有八大套,剧目一百余个,有的曲牌与剧目为河西村昆曲所独有。”马建全说,“除此,河西村昆曲老艺人保留的昆曲剧本亦有相当珍贵的文物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