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昆曲 > 正文

谈俞(叶)派唱口损益我二十五年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3:32:42 游览量: 136

简述:

台湾出版了三套昆曲曲谱《昆曲一零一曲集》《昆曲续一二九曲集》《昆曲续补七十曲集》,合计有三百出昆曲,曲

谈俞(叶)派唱口损益我二十五年

----一个最早出版最大的俞派唱口的昆曲曲谱集--《昆曲一零一曲集》《昆曲续一二九曲集》《昆曲续补七十曲集》者的反俞(叶)派唱口始末

1995-1996年的时候,昆曲己到存亡之秋了,官方对于昆剧团的实质帮助一点都没有,反而裁员,不补贴演出,逼得一些昆剧团只有自谋生计,于是自愿离退者有之,剧团开了酒店以贴补剧团生计者有之,当时,昆曲界的年度大事,就是台湾的新象等,请大陆各团到台湾演出,台湾方面,顺便把即将灭亡的昆曲经典的国宝的折子戏藉由录像保存下来,今天,全世界所能看到一些老一軰的昆曲演剧家们的结晶,就靠了台湾这弹丸之地承担了这一支持中华国宝昆曲的传扬。甚至于海外华人还向联合国申遗,让中华先祖的最精致的戏曲艺术,还它一个应有的崇高名位,当然,造成日后一些无赖假借创新昆曲之名而乱编乱搞乱唱,把传统国宝的折子戏全给丢掉,搞狸猫换太子,让伪的狸猫换掉了真正的太子的戏码一再上演的愈烈,昆曲于是在保存遗产的假面下,向灭亡再坚实地挺进着,在这些无赖胡搞及外行支持之下,不至亡而不会止。

在那个1995-1996年昆曲不绝如缕的时光,于台湾一连出版了三套昆曲曲谱───《昆曲一零一曲集》《昆曲续一二九曲集》《昆曲续补七十曲集》,合计有三百出昆曲,曲谱里全部都是标注着俞家唱的唱口,在当时,只有海外私印的俞宗海的《粟庐曲谱》及大陆出版的俞振飞的《振飞曲谱》始标有俞家唱的俞派唱口,而且收曲数量也都只几十出,而这二本曲谱都是俞家人自已演绎自家的唱口的曲谱,而且只是小曲谱集,收曲不多,而台湾这三套连环曲谱,收昆曲折子戏计三百出,且全部都标示俞家唱口是如何来唱,是为中国有史以来所出版的最早又最大的俞家唱口的曲谱集。

编写这套连环曲谱集的用心,就是叹于传统曲谱多未标示小腔,于是不便于真正唱曲之实用,于是该编订者,拿当世惟一有谱传世的俞家唱的小腔标示之理,将三百出昆曲折子全部详加标注了俞派唱口的小腔唱法,变成一套真正的唱腔谱,但因为是依俞家唱口,这惟一有唱腔谱传世的唱口来编订,故亦成了俞家唱最大的一套曲谱集,该编者当亦为当时发扬俞家唱的最大功臣了。

但是,该谱者从1980年代初见俞家唱的谱(其《粟庐曲谱》是台湾昆曲界祭酒之一的徐炎之先生所赠),到近十五年后的1995-1996年编订俞家唱的唱谱三百出,成为昆曲史上最大的俞家唱曲谱集,于今又是15年了,他又编了一套中国昆曲史上最大的昆曲曲谱的《集粹曲谱》,,收入昆曲折子戏预计最后达一千二百出以上,并于内,把所收校正了的旧谱,包括《纳书楹曲谱》《集成曲谱》及传统戏工之谱里,那一个腔错了,以及为什么错了,都详加说明,并旁及于对于现今昆曲界的伪学如主腔,昆曲无曲牌,或吴梅那本误人子弟的《南北词简谱》的随心说随口写,及俞派唱口的不合格律处的事实予以揭露等等。

因为,这15年,在该编者的昆曲研究生涯上,发生了突变,这个突变的来由,就是首先检查到叶堂的纳书楹曲谱,并非如有心人士及蒙懂的人,所传闻的是昆曲的宝典,而是不合格律处处的错谱;接者,又在台湾的昆曲辞典里查知写集成曲谱的刘富梁的原稿被王季烈所涂改过.而集成曲谱,曾是该编者以为为刘富梁此一订谱大师手笔而大声赞扬过的,一时之间,昆曲界的此二真相大白,再探究下去,始发现原来,昆曲界自从真正的大师的九宫大成的曲家曲师逝去以后,戏工因退出中国剧坛主流走向衰亡中,曲师大量交迫死亡,在他们身上的魏良辅传承也跟着而亡灭,但是昆曲因为是雅事,清唱成为主流,但以叶堂为首的清唱唱工对于声腔格律没有什么知识,而以已意为之改腔,不合声腔格律而不自知,这些文人唱曲,其实传人甚多,也不是一人传一人,如清代与叶堂弟子钮匪石有深交的龚自珍,所写《书金伶》一文,指出钮匪石是叶堂的『第一弟子』,而不是惟一的弟子,故言其为弟子中的第一名,当然,一定还有第二名,第三名的弟子,那么,叶堂不是传了很多弟子吗.而钮匪石,依《书金伶》一文里,讲述有一戏班伶人金德辉同意向其学艺三年,故有人遂倡,金德辉是传了叶派唱口,但细看该文,可以知道是金德辉不是为了崇敬叶派唱口而学艺,而是愤钮树玉(匪石)的高高在上,开出不合理条件教他习艺,为了后来的报复,才勉强向之习艺,日后,一如《书金伶》所述,一巨商要请他表演,他一定要该巨商找钮树玉到场,然后在场中把叶派唱口大加夸张扭曲,唱到在座宾客都受不了了,纷纷离去,当着钮树玉的面,让他颜面尽失,让钮树玉日后还愤愤不已,而以嘲笑其弟子出口气.而《书金伶》又提及金德辉有弟子叫做离鸾,亦非现今曲界造伪史者以金德辉单传给韩华卿,反而《书金伶》未记载韩华卿是何方鬼魅,而只记金德辉的弟子是离鸾其人而已.如果,金德辉真的又传了其唱口给韩华卿,不就金德辉也不是单传吗,于是作伪者自已又打了自已的嘴巴.而且,从《书金伶》也己表露了金德辉不满叶派唱口,大出叶派唱口的『玄秘之声』的洋相,而且是传其自己的金派唱口给其弟子,则韩华卿所传,不就是敌对于叶派唱口的敌派的唱口,而俞振飞又传自韩华卿,则,俞家唱实为金派唱口传人了,与叶派唱口毫无相干,且为万世仇吗.所以昆曲界,自从大师尽亡,成了几百年的死水,其中污臭史迹秽不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