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昆曲 > 正文

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王芳专访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4:22:56 游览量: 87

简述:

王芳说,昆曲美学观念开放,很现代,反人性束缚。在《牡丹亭》里,人死了还能复生,为梦而死,为爱重生。《思

昆曲名家王芳:

第二届中国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后天在汉启幕,青春版《玉簪记》、《西厢记》、《牡丹亭》及王芳版《长生殿》四大昆曲将亮相武汉剧院。江城戏迷,尤其年轻“昆虫”(昆曲迷),很是期待。

昆曲名家王芳是苏州昆剧院副院长,两次获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3日、4日,她应邀在华中科技大学作了两场昆曲讲座,现场反响热烈。记者聆听了首场讲座,采访了几位大学生,“只要你看过一场完整的昆剧,想不喜欢它都难”。他们让记者感受到,代表中国声腔最高成就的昆曲艺术,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

4日,王芳接受本报专访。她表示,“百戏之母”的昆曲数度濒危,现正走向繁荣。昆曲很适合表现男女情爱,就这一点,任何时代的年轻人爱上昆曲都没什么障碍。

为了生计曾改行

王芳13岁时,苏昆剧团的领导到家里做工作,父母本来有些反对,但念在昆曲文辞优美,不同于“一般唱戏的”,就答应了。王芳嗓子好,人称“小郭兰英”,顺利通过考试。1985年,苦练十年的她成为剧团当家花旦。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年,观众突然不见了。他们按惯例大年初三出门“跑码头”(指在外地演出——编者注),原计划要到暑期打道回府,然而才演了半个多月,几个码头就全跑完了。原计划停留7天的地方,观众不足,只好缩短为3天。

那一年之后,很多传统戏剧团体解散了。唱曲的老师去招待所做服务员,打扫卫生,倒痰盂。为了生计,王芳也改行去了一家婚纱影楼当化妆师。她没有放弃昆曲,练功、吊嗓子,没歇着;遇到表演机会,还是牢牢抓住。

1995年,31岁的王芳获得梅花奖。她觉得自己多了一份责任,要守护“昆曲的存在”,便辞去了月薪3000元的化妆师工作,回到剧团,每月领140元过活。

挨到2000年,形势渐有改观。首届中国昆曲艺术节在苏州举办,王芳演了一部《花魁记》,受到广泛关注。街坊邻居开始知道王芳的名头,“哎呀,你就是王芳啊”。

2004年,她带了3本大戏上北京保利剧院,“那里有1000多个座位,比我们习惯的厅堂大多了。看到人黑压压的,我们做演员的心情很兴奋”。当时90元的普通套票炒到了500元。

外国观众要求别打字幕

昆曲讲究到了什么地步?王芳说:“一上了台,我自己可以感觉到,我的头发丝都会立起来,一种气场传递到我脑门外面,下到脚趾头底下。观众说不出演员的感觉,但是能领悟到,感受到你的这种情感。”

王芳认为,与其说昆曲“慢”,不如说它有内涵。每个看起来很慢的动作,都饱含丰富的感情元素。

昆曲动作,既要足够到位,又不能做死。比如说一个坐姿,演员永远不能坐实,总是半坐着,要保证身体收放自如。他们坐着演比站着还累,为的是让观众不累,看着舒服。

还比如,昆曲表现女孩高兴,不会“眉飞色舞”,演员不能挑眉,因为那意味着不庄重。演员须在细腻的眉目交换中表达感情,自然中蕴含生动。这都是高难度的要求,也是昆曲的魅力所在。

演员在台上,眼睛不能乱眨,每眨一下都得有目的。眼帘垂下是慢是快,视乎角色塑造的需要。“你要是憋不住,多眨了一下眼睛,就可能给戏迷造成误会”。还有拍扇子——媒人扇肩,小丑扇肚子,汉子扇腰子,淑女则半掩着轻扇胸部,“可不是为了取凉那么简单”。

昆曲文辞典雅,文学性较高。王芳随剧团多次出国表演,以为文言对白老外理解不了,倾向于多演《三打白骨精》之类的武戏和杂耍,可外国观众不买账,坚持要看文戏。很多外国观众都要求别打字幕,说字幕会干扰他们欣赏演员的呼吸和眼神。

昆曲美学观念很现代

传世的昆曲剧目,像“临川四梦”、《长生殿》、《西厢记》、《桃花扇》等都以爱情为主题。昆曲很适合表现男女情爱,王芳认为,就这一点,任何时代的年轻人爱上昆曲都没什么障碍。

昆曲有其独特的美学,细腻、婉转、悠扬、华丽、雅致,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人的内心里,除了铁马金戈之外,还有柔软恬淡的一块”。昆曲跟韵文学一脉相承,不像京剧白话般的唱词,昆曲唱词是按曲牌填的,讲究格律和音韵。现代的舞美服饰加上声光电营造,舞台效果非凡,远比古代“堂会”模式震撼。

王芳说,昆曲美学观念开放,很现代,反人性束缚。在《牡丹亭》里,人死了还能复生,为梦而死,为爱重生。《思凡》里头,小尼姑就是要逃下山,非要还俗,不信命。《牡丹亭》里的爱情是一种至纯的东西,不受世俗左右,不因千差万别的机缘而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