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视频|为什么动画片那么发达了,孩子们仍然需要皮影戏? - 浙江戏曲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皮影戏 > 正文

视频|为什么动画片那么发达了,孩子们仍然需要皮影戏?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6月03日 12:56:31 游览量: 153

简述:

“‘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挥舞百万兵’,这句话是对皮影戏演员的最好注解。”皮影戏艺人路联达入行60多年,曾到

“‘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挥舞百万兵’,这句话是对皮影戏演员的最好注解。”在幕布前灵活操弄手签,指挥皮影扣头翻腾的是78岁老人路联达,是北京皮影剧团原团长,也是老北京宫廷皮影戏唯一传承人。
“狮子舞,也叫舞狮。这是模仿真人的狮子舞来做的。这是北狮,和南方的南狮造型不同,纵法也不一样……真人大狮子要两个人表演,一个捧头,一个耍尾。皮影戏就不用两个人配合,出不了差错,演员让它怎么着它就怎么着,演员可以随意表演,跑——跳——翻跟斗——狮子爬杆——”。
玩了64年的皮影戏,到世界各地做了数百场演出,又忧于传承人的缺乏,对于皮影戏,路联达有太多话要说。借路联达来沪演出之机,澎湃新闻对这位精神矍铄的皮影老人进行了专访,见证皮影艺术高超技艺的同时,也了解皮影承传至今的曲折历程。

视频|为什么动画片那么发达了,孩子们仍然需要皮影戏?

2016年12月9日,上海,路家班皮影戏传人路联达在教上海志愿者学习皮影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赖鑫琳 图
路联达这次来上海是指导由志愿者组成的上海“花影社”皮影剧团进校园演出。连续15天,23场演出和讲座,年近八十的路联达说自己不感觉累:“那么多孩子喜欢,我高兴,只要有一个人爱看,我就愿意演。”
事实上,路联达这些年经常往返于北京、上海两地,培养在上海的皮影戏艺术志愿者。2008年,一位久居上海的日本学者江田拓雄偶然在一本《手艺北京》上看到了关于路联达及其皮影的介绍,遂特地前往北京寻找路联达,返沪时带回了一套皮影——《金斧头银斧头》。
就是这套《金斧头银斧头》聚集起了一班爱好皮影的志愿者,志愿者们开始跟着各种资料学习探索皮影艺术。2016年上半年,志愿者们终于请到了路联达来上海做指导。怎么做皮影、演出有哪些注意事项、出现了哪些误区……除了演出和讲座,路联达就住在志愿者家中为大家讲授要点。路联达为志愿者团队取名“花影社”,共同进校园开展公益演出。
“尽管现在的孩子们都看惯了电影、游戏,,但是当皮影出现在幕布上时,他们都被吸引住了,结束后还有许多孩子与家长围绕着我们。要对中国的传统艺术有信心,它不比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差。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皮影戏,如果有学校来联系进校园演出,我们会非常高兴。”花影社的一位志愿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视频|为什么动画片那么发达了,孩子们仍然需要皮影戏?

路联达在教上海志愿者学习皮影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赖鑫琳 图
路联达是河北迁西人,12岁到北京。因为从小就喜欢皮影戏,不顾父母反对,始终“任性”坚持。
“我一共坚持了64年。在老家8岁时就自个开始拿纸在窗户玻璃上瞎咧咧,我特别喜欢骑马打仗的戏。但我妈妈最反对我弄皮影,认为还不如一个种地的。我小时候和我表哥跑老远的路去看皮影,回来准挨一顿打,”路联达说因为痴迷皮影戏,还被人赐外号“影膏药”,恨不得像块膏药贴在皮影幕上。
小学时,路联达遇上了自己的师傅路景达,进入路家班做学徒,路家班也叫北京德顺皮影剧社,后改作北京皮影剧团。“每天晨起练功,十五根杆子两只手上来回倒,练习手的灵活性。”
皮影艺人不受人待见,小时候母亲反对,成家后爱人反对。路联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文革”剧团解散后,他被分配到钢铁厂当铸造工。“从1972年到1979年这7年间我没事在家就刻皮影,有机会就表演一下。1979年皮影剧团恢复了,爱人坚决反对我从工厂回到剧团,但是没有办法,我就好这个,重新回了剧团。”
提到过去,路联达兴致高昂地像个顽童般向记者细数那些趣事:“我们路家班在解放初期为主席毛泽东演出过一场。其次还给周总理、董老(董必武)、朱德委员长表演过,每年起码能见一次。‘文革’期间很多戏都不演了,但我们还自己业余排演了《龟与鹤》,因为这出戏主席看过,谁也不能说这不好。还有当时舞台上用的都是原始的三百瓦的灯泡,在演出时操纵人物的三根杆子看得很清楚,来看演出的周总理就请郭沫若为我们进行灯光改革。”

视频|为什么动画片那么发达了,孩子们仍然需要皮影戏?

路联达在教上海志愿者学习皮影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赖鑫琳 图
“始于汉、兴于唐、盛于宋”,皮影戏一千多年的历史可以用这九个字来概括。
路联达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北京在解放前有两个皮影流派,一个是西城派,一个是东城派。东城派就是河北派,在冬闲时六七个人组一个班子,带一个装道具的箱子,到北京茶馆演出。而我继承的这个是西城派,西派皮影演的故事和东城派有所不同,唱腔也不一样,东派掐嗓子唱,把声带挤细,认为跟傀儡人相配,而西派不掐嗓。”
“在演出剧目上,东城派擅长演连台本戏,一本《岳飞传》可以演多个月,因为东城派主要在茶馆演出,为了吸引客人,所以采取连台本戏的形式。西城派多演堂会,清代时进王府、皇宫演出。堂会要求三个小时看六个节目,就不能唱大戏,而是把每个戏的精华拿来表演,西城派皮影后来一直都是拼盘演出。”
六十余年,舞台上那方幕布后,是路联达的人生缩写: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笙笛弦锣弹唱,一专三会八能。
“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是指皮影角色的分类,如传统皮影剧目《金斧头银斧头》里面就有神仙,而《武松打虎》这类的故事里需要老虎,又多狗的表演。皮影演员在表演简单的角色时需要三根杆,表演坐、跪、卧,以及翻跟斗、捋胡子、正帽子、抖衣服这些动作,而一位皮影演员手上最多可以操纵五根杆。
路联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皮影演员最好“一专三会八能”。除了台上的表演,也要会制作修理,懂音乐锣鼓,识舞台装卸。“八能”包括做皮影的几道工序,能刻、能画、能上色、能组装、能踩节奏……皮影坏了要能修,开发新剧目,从设计人物到制作完成,都得行。
“皮影戏的学问深着呢,我到现在还有摸不透的地方。”皮影的许多机关由拉线操纵,路联达说自己现在琢磨着要创新,“嘴巴动、眼睛动都是在传统的皮影上进行的改革和发展,我现在考虑的就是能不能通过增加一到两条拉线,让脸部的肌肉也动,这尤其适合反面人物,有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当然,操纵上越简单越好,越容易流传。再比如像穿袜子这样简单的动作,放在皮影上就不那么容易。所以我们开始设计时就要多琢磨。其次,皮影演员还得理解生活,知道什么人说什么话,在平时要多观察不同人的语气、动作、发型、服装等等。”
“再有,各个地方的气候、湿度不一样,这就要求你掌握各种皮子的特质。比如上海天气比较潮,皮影就会打软,所以皮子要厚一点才撑得起来。湖南、四川就用水牛皮制作皮影,水牛皮很厚不容易打软,但它的弱点在于不太透明,颜色体现得不够完整,雕刻也比较费力。河北喜欢用驴皮做皮影,驴皮两肋的最好用,屁股的皮子永远撑不平,所以不好用。皮影人的头要薄一点的皮制作,脖子要厚一点的。上薄下厚,才能挺起来有垂度,容易贴幕,不容易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