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秦腔剧本《生死牌》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8日 14:32:33 游览量: 137

简述:

秦腔剧本《生死牌》唱词:我的父衡阳为总兵,衡阳南北有名声。当朝宰相严阁老,他是我爹爹干父亲。三郎我也有

秦腔剧本《生死牌》

人物表:黄伯贤 须生

黄秀兰 闺阁旦

王玉环 小旦

蒋秋萍 小旦

王志坚 须生

张氏 正旦

贺总兵 花脸

贺三郎 丑角

家郎  丑角

海瑞  老相

家院 中军 校尉 家丁 群众 刀斧手等若干人

场次表:

第一场 落水 第二场 闹衙第三场 争议第四场 摸牌

第五场 痛别 第六场路遇第七场 法场

第一场落水

【山野,天气晴朗,景色宜人,舞台左侧制一桥头。幕启游人络绎不绝,有的赏春踏青,有的上坟祭祖,也有货郎客商从桥上走过】

【王玉环随张氏同上】

王玉环:【唱】三月三清明节坟莹祭奠,玉环女思双亲泪湿衣衫。

老爹爹从戎去数载未见,我娘亲遭病魔早入黄泉。

多亏了老姨母朝夕相伴,玉环我不忘你恩德如山。

张氏:【接唱】叫玉环你莫要太多伤感,姨母我照应你理所当然。

王玉环:【接唱】盼只盼我的父早日回转,父女们同相济虽苦犹甜。

【二人过桥下场】

【贺三郎带家郎、众家丁同上唱】

扬鞭策马奔郊野,每日逍遥多自在。读书习文我不爱,情场风月喜开怀。

【远处传来耕牛的叫声,贺三郎拉弓欲射】

家郎:少爷,这耕牛体重,射死了我们抬不动。

贺三郎:混账,连个耕牛都抬不动,少也要你们还有何用?

【远处又传来鸟叫声,贺三郎又欲射箭】

家郎:少爷,麻雀太小你射不上。

贺三郎:胡说,少爷我是何等之人,连个麻雀都射不上。?闪开。

【往桥头一边射去】

家郎:射中了,射中了!

贺三郎:射中什么?

家郎:【思索】呃!射中了……一只山鸡。

贺三郎:山鸡?哈哈!我还能射中一只山鸡……哎!家郎,山鸡在那里?

家郎:在……【指桥头】在那里!【恰巧王玉环随张氏从桥上走来,贺三郎目视王玉环两眼痴呆发愣】

张氏:这一公子,请让路。

贺三郎:【清醒了一下】呃!【张氏欲带王玉环离去,贺三郎突喊】

慢!这一老婆子,你可曾见到一只带箭的山鸡?

张氏:我们乃是过路之人,未曾见到什么山鸡。

贺三郎:【调戏的】明明又一只山鸡在此,你怎说无有呢?

张氏:【未解其意】在那里?在那里?

贺三郎:在你身后……【欲趁机非礼王玉环,张氏急挡】

张氏:公子,我们确实未见什么山鸡,刚才那边有一伙人,想是他们拾去,你们快去那边寻找。

贺三郎:家郎,快快带人去找。

家郎:是。【吩咐众家丁分头而下】【王玉环与张氏欲往前行,又被贺三郎挡住】

贺三郎:且慢!这正是:

【念】山野道旁长仙草,小桥头上遇美人。哈哈哈。

【白】老婆子,身后她是何人?

张氏:她是我的侄女。

贺三郎:侄女?哈哈!老婆子,你可知我是何人?

张氏:民妇不知。

贺三郎:我不说谅你不知。我就是贺总兵的儿子贺三郎,贺三郎就是我,我就是贺三郎。

张氏:久闻公子大名,我们有事先走了。

贺三郎:【急挡】慢!既然是久闻大名,常言说百闻不如一见,你看本公子长的怎么样?

张氏:你……你好!

贺三郎:我好!我好!哈哈!既然我好为什么要走呢?

张氏:你……你要怎样?

贺三郎:老婆子你莫要装糊涂了!【唱】

我的父衡阳为总兵,衡阳南北有名声。当朝宰相严阁老,他是我爹爹干父亲。三郎我也有一身好本领,城里城外也有名。你侄女许配我三生有幸,正好做我十夫人。你的荣华享不尽,老婆子哪呀哈哈依呀哈快快来依从。

张氏:【接唱】玉环本是千金体,岂能嫁你这害人精

贺三郎:【接唱】老婆子休要嘴强硬,惹恼你少爷不容情

张氏:【白】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你还敢抢不成?

贺三郎:哼!说抢便抢!【王玉环退到桥头无路可走的时候,贺三郎欲强行调戏不料失足落水,王玉环趁机溜走】
一家丁:公子失足落水。

家郎:快快下水搭救。【众家丁纷纷下水去救,家郎惊慌失措的】我的天王老子呀!万一公子有个闪失,我、我、我……
家丁:水急浪大,打捞不上。

家郎:这……【慌了手脚】小子们!少爷他,救不上来了?

家丁:救不上来了。

家郎:那一女娘呢?

家丁:跑了。

家郎:跑了?追!【切光】

第二场:闹衙

贺总兵:【幕前带校尉上场,唱带板】

恨民女不遂我儿愿,我的儿无故丧黄泉。怒冲冲来在衡阳县,要与我儿报仇冤。

校尉:来在县衙。

贺总兵:与爷击动堂鼓。【众校尉击鼓。二幕启衡阳县衙公堂,黄伯贤带衙役上场】

黄伯贤:不知大人到来,失误远迎,望大人恕罪。

贺总兵:黄伯贤哪!你做得好父母官?

黄伯贤:不知卑职有何失职之处,还望大人当面指教。

贺总兵:我来问你,吃皇家俸禄?

黄伯贤:忠心报国。

贺总兵:身为父母官?

黄伯贤:与民分忧。

贺总兵:好一个与民分忧!【唱浪头带板】

你枉在衡阳为县令,坐享俸禄不理民情。我儿郊外去赏景,被民女推落水中丧残生

黄伯贤:【接唱】听说是公子丧了命,不由本县吃大惊。何方的民女不安份,竟敢越律把祸生。还望大人息悲愤,定拿凶手把冤伸。

贺总兵:【白】凶手现在衙外,你快快与我审来!

黄伯贤:如此卑职我先告罪,来!与总兵大人看座。喊堂!

衙役:威唔!

黄伯贤:带民女!

衙役:王玉环上堂。

王玉环:【上白】参见大人。

黄伯贤:这一民女名叫什么?

王玉环:民女王玉环。

贺总兵:胆大的王玉环,无辜害死吾儿,那里容得来呀!

黄伯贤:慢着!大人且息雷霆之怒,容卑职慢慢审来。

贺总兵:你就与我快快审来。

黄伯贤:这一民女,那里人氏?贺公子因何而死,从实讲来!

王玉环:大人容禀!【接唱】王玉环跪大堂心惊胆战,

贺总兵:唗!好一刁民上的堂来竟然哭声呐喊,不肯说出实情,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哪……

黄伯贤:慢!大人,容卑职审清问明再杀不迟。

贺总兵:你快快与我审。你快与我问!

黄伯贤:自然的要审。【入座】这一民女不必但怕慢慢讲来!

王玉环:大人容禀!【唱】我家住衡阳县流水河边。

清早间随姨母坟莹祭奠,回家时被公子挡在桥栏。

贺公子戏民女存心不善,逼的我到桥头无法回还。

谁料他失足落水把命断,连累了民女我蒙受屈冤。

望大人勘实情查清命案,解民难赦无辜明镜高悬。

贺总兵:【接唱】刁民讲话太无理,图财害命把人欺。

若要解我心头恨,千刀万剐化为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