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秦腔《八件衣》剧本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18日 17:18:08 游览量: 164

简述:

秦腔《八件衣》剧本剧情介绍:《八件衣》又名《对绣鞋》,大型秦腔传统剧

秦腔《八件衣》剧本剧情介绍:《八件衣》又名《对绣鞋》,大型秦腔传统剧。

宋时,儒生张成愚欲赴京应试,因家贫难以成行,既前往舅父杜九成家借贷。九成瞩其女秀英收拾旧衣物数件让其前往当铺典当以换川资,秀英对表兄有意,特在所包八件衣物中夹放私房钱白银十两和绣鞋一只以示情意。成愚对秀英暗中夹带银两和绣鞋之事浑然不知,未打开包裹便随衣物一起典当出去。适逢富户马鸿家前夜被盗,且杀了家院,官府所派差人同失主正在当铺稽查。成愚前来当物时,索价尚不及包裹内银两之数,便引起了差人和失主的怀疑,他们认定成愚所当之物俱属所盗的赃物,于是成愚即被官府缉拿。然而经过查验,成愚包裹内之物并非马家丢失之物。此时,差人白石刚怂恿失主承认成愚典当之物就是他丢失之物,又说绣鞋是他女儿群英之物,诬陷成愚为盗贼。受理此案的县官杨廉偏信一词,在证据不实的情况下,认定成愚盗物杀人,公堂之上严刑拷打,至成愚昏厥如死,被抛尸郊外。

其实,盗马家财物的人正式白石刚。他乃是一个堵徒,把催到手的银两输光了,恐怕县官追问,于是就盗物抵银。成愚之母见儿子久去不归,后又听人说在公堂被县官拷打,即去娘家探其究竟。兄弟九成与侄女秀英愿去公堂对峙。县官在堂上被问的哑口无言,秀英又在堂上愤然自刎,并将冤情诉与阎君,阎君命判官复查案情,查出真凶为白石刚,乞儿仁义在郊外救下奄奄一息的成愚,并愿为此作证。随即同去开封府前告状。张得以明冤,秀英在阎君的帮助下借尸还魂,终与张成婚。

第一场  告借

(张成宇上)

张成宇(唱):大比之年王开选,一心上京去求官。

家境贫寒财米短,千里赶考少盘缠。

老娘无奈来指点,舅父家中借银钱。

许久未见表妹面,思念之情有万千。

今日借此续情缘,一取二得暗喜欢。(伸手叩门)

(白):舅父开门来。

(杜九成上)

(白):咡呸!老来无子乎,恨天不公平。(开门)

张成宇(白):(上前两步,双手抱拳)舅父!

杜九成(白):哦,原是甥儿到了,请到家中。

张成宇(白):舅父请!

杜九成(白):来! 来~~来~~来…呵呵呵....

(进门,杜九成在正中坐下,张成宇整了整衣衫,走上前躬身)

张成宇(白):舅父在上,甥儿拜见。

杜九成(白):哦...呵呵,甥儿少礼。

张成宇(白):舅父恩宽。舅父身旁却好?

杜九成(白):##承问,贫言#语,你娘她好?

张成宇(白):我娘她好,####,也在舅父上边问安。

杜九成(白):呵呵呵...##就是多心了。

张成宇(白):理应一问。

杜九成(白):这是甥儿?

张成宇(白):舅父!

杜九成(白):不在你家,来在舅父家中,有得何事?

张成宇(白):哦~~啊哈!舅父,今乃大比之年,皇王开科,

甥儿心想进京应试,怎奈我家贫穷,无有路途盘费,

来在舅父家中告借,以作路途盘费。

杜九成(白):唉!甥儿来的不凑巧了。

张成宇(白):怎么个不凑巧了?

杜九成(白):舅父这几日手头也有些不便哪。

张成宇(白):哎呀,甥儿好苦命啊!(转身做哭状)

杜九成(白):哦,甥儿不必颓废,下边##,待我唤出你表妹再作商议。

张成宇(白):尽在舅父。

杜九成(白):(对张成宇挥了挥手)呵呵…..去吧去吧。

(张成宇转身下)

杜九成(白):女儿走来!

(杜秀英内白):咡呸!

(杜秀英上)

杜秀英(诗):裙钗入秀房,容貌巧梳妆。

   (白):奴乃杜秀英,爹爹有唤,上前去见。

(低头进门,俯身施礼)爹爹万福!

杜九成(白):我儿少礼! 呵呵呵…..

杜秀英(白):爹爹唤儿出堂,有何教训?

杜九成(白):哦呵呵…,哪有常常教训之礼,这是儿啊,今乃大比之年,

你那表兄心想上京应试,(杜秀英听罢心中暗喜)怎奈他家贫穷,

来在咱家告借,为父这几日手头也有些不便,我儿何不寻些资财?

杜秀英(白):岂能无有,爹爹稍等片时。

杜九成(白):哦!这就是了!这就是了! 呵呵呵....(转身下)

杜秀英(白):表兄急于赶考,无有盘费,来在我家告借,这般时候,

我不免奔上小房走走了。

(唱):念表兄与秀英自幼做伴,青梅情竹马意情意缠绵。

今本是皇王开科选,奴表兄告借我家园。

我爹爹这几日手头不便,他命我寻衣拆毁帮盘缠。

我在此间莫久站,奔上小房走一番。

一行二步桃花绽;三行四步串珠连;

五行六步芍药绽;七行八步赛粉团;

九行十步走得快;不觉得来在小房间。

用手儿推开门两扇,只见柜箱站面前。

手拿钥键开柜箱,(在柜子中取出包裹)

唉,好呀!

取出来八件棉衣衫。(欲出门,有所思量)

(白):且慢!我想这八件棉衣,能抵几两纹银呀?

我不免把零里零碎攒下的十两银子放在包裹内边了。

(唱):包裹内暗藏银十两。

(白):且慢!我想,表兄怎知奴家的心意?我不免把我的锈鞋暗藏一只,

表兄一见,便知奴家对他的心意了。 

(唱):一只修鞋包裹藏。


              包裹行囊包停当,请出来爹爹说端详。

(白):孩儿有请爹爹!

(杜九成上)

杜九成(白):我儿可曾寻下资财?

杜秀英(白):爹爹呀,这是孩儿八件衣衫,叫我那表兄拿到当铺去当,

当得几两纹银,好做路途盘费。(将包裹交给爹爹)

杜九成(白):这就是了!这就是了!你先下边回避。成宇走来!

(杜秀英正欲下,张成宇上,张成宇看见杜秀英,急喊)

张成宇(白):表妹!

杜秀英(白):表兄!

(二人一见,心中高兴,但因杜九成在场,只好相互望了望,

杜秀英掩面,羞,下。张成宇意犹未尽,心中尚喜。


        张成宇低头进屋,躬身施礼)

张成宇(白):哦!舅父!

杜九成(白):甥儿,这是男女衣衫八件,你拿在大街市上,或当或卖,


              变得几两资产,以作路途盘费了。

    (张成宇满心欢喜的接过包裹)

张成宇(白):说是舅父转上,受甥儿一拜了。

(唱):舅父转上儿拜见,多谢舅父恩义宽。

 辞别了舅父出宅院,我奔上当铺走一番。(下)

杜九成(白):呵呵呵...(下)

第二场   盗窃伤人


      (店小二扶着喝的酩酊大醉的白石刚上)

衙  役(白):督头~~~唉...督头~~~唉…你看这天色不早,你的酒也该醒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白石刚(白):这么点酒,是醉不了我的,去吧去吧!

衙  役(白):如此,小弟失陪了!(下)

白石刚(白):去吧去吧!

衙  役(白):督头,那几个赌徒,已在行窃,你还是早点想点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