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旦角演员刘兰萍 西府梨园一枝秀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4:49:30 游览量: 110

简述:

刘兰萍学的是闺门旦,先后演过《紫金簪》中的秋红,《隔门贤》中的芙姐,《法门寺》中的孙玉姣,《游西湖》中

西府梨园英华(十三)
旦角演员刘兰萍  西府梨园一枝秀

西府的秦腔迷们大概没有不知道刘兰萍的。刘兰萍是原宝鸡县人民剧团的旦角演员,在三十多年的梨园生涯中,她成功地塑造了许多古代和现代妇女形象。她唱腔甜美,功底扎实,造型逼真,塑造的各种角色均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刘兰萍,1947年生于陈仓区阳平镇,1957年参加扶风县人民剧团;1958年进入陕西省红旗戏校;1961年毕业后仍回扶风剧团;1981年到原宝鸡县剧团。省、市剧协会员,原宝鸡县第十、十一届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县政协六届、七届常委。

年届六旬的刘兰萍,看起来略显发胖,额头上已出现的鱼尾纹,记录着她艰难曲折的艺术生涯和坎坷不平的生活遭遇。她步入梨园纯属偶然。
    那是五十年代初的事了。由于父母离异,年幼的兰萍随母亲回到周至舅父家过活。一天,扶风县剧团到周至县哑柏镇唱戏,一位演员在一群嬉闹的孩子中发现了聪明秀丽、天真活泼的兰萍,便问她愿不愿意学演戏?兰萍未加思索,一口答应。谁知母亲却死活不同意,那位演员对兰萍的母亲说,这娃心灵,学戏会有出息的,再加上兰萍的软缠硬磨,母亲才答应让她试一试。那年她才九岁。辞别母亲到扶风县剧团后,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起五更睡半夜吊嗓子练功更是家常便饭。1958年,省红旗戏校招生,剧团将她送去学习。在教练带领下,白天练腰腿功,拿大顶、打虎跳;晚上端上香柱练眼神。有时已经躺在床上,忽然想起来老师白天教给她的动作还没练好,便又起身来到月光下练起来。经过四年的严格训练,终于练就了坚实的基本功。

刘兰萍学的是闺门旦,先后演过《紫金簪》中的秋红,《隔门贤》中的芙姐,《法门寺》中的孙玉姣,《游西湖》中的李慧娘,《白蛇传》中的白素贞,《凤仪亭》中的貂蝉,《软玉屏》中的白妙香等。刘兰萍先天条件好,高挑身段,面目清秀,勤奋好学。1962年,秦腔名家惠济民专程到扶风手她为徒。拜师那天,省委宣传部文艺处长杨兴,著名戏剧评论家姜炳泰及扶风县委书记折敬盈、副书记刘启哲等参加了收徒仪式,惠老师给她传授了拿手戏《拾玉镯》。刘兰萍不仅师承惠济民,她还跟秦腔名家马蓝鱼学过《鬼怨》,跟李箴民学过《貂蝉》;还跟京剧名角孙明珠学过《沙家浜》。1979年和1982年,马蓝鱼两次赴宝鸡为刘兰萍排导《鬼怨》和《断桥》,马教的认真,刘学得刻苦。为了练好“吹火”这一技巧,刘兰萍不知吃了松香,终于练出了一口气能吹出150圈的熊熊大火。在《貂蝉》一剧中,刘兰萍扮演貂蝉,为了演好“献舞”一场,她拖起两条一丈四尺长的白绸,一练就是几个小时,终于将两条白绸舞得如银蛇翻飞,白练漫卷。

刘兰萍不仅基本功扎实,而且在唱腔和道白上也很下功夫,她每接受一个新的角色任务,就先了解全剧剧情以及该角色所处的环境与位置,仔细领会导演意图,琢磨人物性格及其唱腔的运用。如《鬼怨》一场,李慧娘出场时一个“苦啊!”的拖腔,她反复体会琢磨,最终找到了最佳的音域,呼出了封建社会千千万万个屈死的妇女的心声。因而,她这一声“苦啊”,常常使台下观众鼻酸眼热,不能自己。她在《断桥》一剧中饰演的白素贞,当看到一度被人欺骗,背离自己的丈夫许仙时,百感交集的一句“你呀”,随即那万端柔情的一指,胜过千言万语。紧接一段:“我为你……”的抒情唱段,把个终于爱情,历尽千难万阻的白素贞刻划得哀婉动人,着实可爱。

辛勤的耕耘,换来的是丰收的喜悦。她多次参加省市调演,多次获奖。1964年参加陕西省第二届戏剧观摩演出,受到西北局及省委领导接见,剧照发表在“会刊”上;1981年,获宝鸡市青年演出一等奖;1989年,获宝鸡市第三届戏剧节演出一等奖。1988年11月,首届中国酒文化节,她在《皇后御酒》中,任皇后一角,被省电视台录制播放。同年,陕西人民广播电台播了她演的《银屏挂帅》。1989、1990年连续两年,参加了陕西电视台的春节戏曲名家新秀联欢晚会。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任哲中,看过刘兰萍的演出后,,给她题词:“虢中之花”。她的老师马蓝鱼亲自给她画了一幅“牡丹”以示鼓励。

刘兰萍在艺术殿堂里是一个幸运儿,但在生活中却是一个不幸者。以前由于父亲的历史问题,受到株连;前些年又连遭婚变,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付出了更辛勤的劳动。早年,孩子年幼时无人照看,她前场演戏,后场别人替她照看孩子。数九寒天,冰天雪地,下到农村,找不到开水,她只好把老乡下完面条的面汤灌到暖壶里给孩子取暖。一次,她到慕仪乡第五村演戏,恰巧她的孩子卧病在床,她利用演出的间隙,一天往返好几十里路回去照看孩子,当她脱下鞋,发现两脚全是血泡。孩子见了十分伤心,劝她歇歇脚,但作为全团的主角之一,她怎能歇得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