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杨文颖:“文华奖”秦腔大赛观感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8:46:13 游览量: 189

简述:

杨文颖戏剧评论家,研究员,1932年生于西安。曾编、导、演《党的女儿》《红珊瑚》《灯笼红》《风雨洞房》等。著

杨文颖——戏剧评论家,研究员,1932年生于西安。曾编、导、演《党的女儿》《红珊瑚》《灯笼红》《风雨洞房》等。著述有《秦腔清谈》《掌斋絮语》《秦腔表演艺术家》《秦腔杂言》等。

作为剧界老苍,耄耋之年,有幸近距离观赏陕西首届“文华奖”专业秦腔电视大赛“总决赛”,真是意外惊喜,新秀俊彦,联翩迭出,一扫多时徘徊凝滞的沉闷之气,让人们欣慰地看到了二十一世纪振兴秦腔的曙光,也实实在在看到了一批足以继往开来的秦腔生力军,常言“出人出戏”,有了人,还愁没有戏么!这应该是此次大赛夺目的一大亮点。

戏谚云:“十旦易得,一净难求。”秦腔近半个世纪以来,花脸人才奇缺。60年前的1953年,陕西省委原书记兼宣传部长赵伯平在人民剧院为文艺界作报告,提到花脸短员,甚至调侃自嘲式幽了一默而质疑于八百里秦川的水土气脉。剧界人士有感于此,也往往忆及20世纪初的花脸龙头老大张寿全而慨叹“再没见过”。然而这次大赛,来自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青年花脸演员李江伟,着实让观众眼前一亮,其嗓音浑厚饱满,体态魁梧敦实,既能司职以唱功为主的大花脸,又能兼任唱做并重的“铜锤架子两门抱”,表演质朴无华,声腔平实自然,有嗓子不卖嗓子,有激情不滥施激情,不野不吼,不温不火,相当难能可贵。他所扮演的包拯和李逵,亦见出把握人物的分寸感,刚烈深情,粗犷童真兼而有之。当然,作为青年演员,仍有充实提高空间,诸如唱念表演,功架韵致,大花脸的“妩媚”,“两门抱”的“诙谐”等等,万望兢兢业业,高瞻远瞩而成大器。

秦腔的衰派老生,亦有可喜呈现,如来自西安秦腔剧院的王宏义,唱做均衡,专注投入,此次以《祭灵》参赛,明显经过一定打磨,减弱了火气,着意于衰微,总体有所长进。我一向认为,对于学习继承以刘毓中前辈为代表的“衰派”,当深悟“套路易得,神韵难求”,望有志于此的传人后学,悉心探究,以窥堂奥。

“黑三绺”的须生,此次有多位涌现,十分壮观,如来自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李小青(主演《宋江杀惜》),刘建奇(主演《杀驿》)等,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有灵气,有追求,李小青的绵密酣畅,刘建奇的工稳边式,都显示出各自可贵的艺术潜质。秦腔舞台唱做并重的正工须生,一度曾有断档之虞,此次可谓大面积丰收,胜券在握。

正旦有来自西安秦腔剧院屈苏红主演的《庚娘杀仇》,这是秦腔舞台百年来的保留剧目,观众耳熟能详,但演出了新意,强调了临危不乱,洞房劝酒则突出了因势利导而减弱了色相诱惑,手刃恶徒又体现着大义凛然。

花衫的当行者,尤其令人欣喜,展露出嫩蕊新苗,来自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魏艳妮,28岁,来自宝鸡市戏曲剧院的王春云,22岁,她们的嗓音扮相,身姿体态,功底技巧,基本素质,敬业精神,面面俱到,可以毫不隐讳地说,她们大有超越前人之势,诚不多见,唯望她们能得到周全的呵护和精心的浇灌,,秦腔素有所谓“一旦挑八角”的精辟之论,她们的健康成长,令秦腔出现真正意义上的领军人物,指日可待。

文武小生方面,亦不乏人,来自甘肃省秦剧团的宋少锋(主演《拷寇》),可视为希望之星。

此次的武戏,“总决赛”参赛剧目有来自西安秦腔剧院长靠武生韩磊主演的《长坂坡》等等,为秦腔撑起了半边天,在武戏几近式微的困境中依然奋发图强苦斗坚守,且取得了可观战绩,甚至填补了空白,技艺剧目亦有所丰富,令人刮目相看。尤为难得的是,在他们身后,雄赳赳站立着多位武戏宿将,为他们撑腰壮胆,如见多识广的康少易、樊琦、何尚达、薛庆华、张宁中、王根才等老艺门,正所谓皓然白首,痴心浓情。

而令人稍感遗憾的是秦腔丑角的滑坡趋向,依我看,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秦腔历史上20世纪30年代前后即有“丑角泰斗”苏牖民,这是易俗社1921年去武汉演出的获誉,又有“丑行大师”马平民,马氏当年去北京演出,曾得到剧界识家齐如山先生赞许,以为可与京剧名丑肖长华一争短长,可惜他们的珍贵艺术遗产和优良传说,并没有得到充分重视和继承,这是历史的局限。苏牖民未见传人,马平民也只有一位真正称得上传人的樊新民。樊新民对于马氏而言,充其量“冰山一角”,但他的幸运是还间接受到了苏牖民的影响熏陶,这集中表现于秦腔名剧《三滴血》晋信书的塑造,更庆幸有电影艺术片传世。也即是说,丑角乃是艺术,具有特殊的审美功能和取向,尤其需要纯正的导引和规范。我感到,有人似乎轻看了戏曲的丑角,以为仅是逗人一笑,于是缺少了幽默诙谐,淡化了“丑角不丑”,与净化舞台创造艺术美,实在是差之毫厘而失之千里,但愿这只是老拙的“瞽者摸象”。姑妄言之,权作清风过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