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市场小观众少剧本老 秦腔发展举步维艰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22:43:44 游览量: 88

简述:

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尹秦菊从事秦腔事业长达半个世纪,据她描述,80年代以前,她所在的陕西木偶剧

近日,央视纪录片《京剧》引来网友一片吐槽的同时,重又将京剧这项国粹推到了普通大众的面前。比京剧历史更悠久、曾对京剧具有深刻影响、和京剧一同于2006年被纳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秦腔,显得却并不那么耀眼。

  6月中旬,西部文化网做过一项面向30岁以下年轻人的问卷调研,接近80%的人表示听不懂秦腔,每周花2小时以上去听秦腔的人不足20%,超过八成的人表示几乎不听秦腔。当我们把这项数据告诉陕西艺术职业学院戏曲系(陕西戏曲学校的前身)唱念教研室主任张拴民的时候,他略显忧伤的说:“我认为这个数据还有一定水分,很多人即使不听秦腔也会告诉你他在听。”在他看来,秦腔的年轻听众还达不到20%。

  “听秦腔的人越来越少了。”作为一个秦腔教育工作者,张拴民对秦腔目前的发展现状充满忧患。他所工作的戏曲系——陕西戏校的前身,曾经享誉全国,“梅花奖”获得者李小峰、齐爱云、李君梅等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都曾在这里学习过。而近些年,该系却陷入了招生困境,“报考人数差强人意,生源一年不如一年,”张拴民说。

  困境1

  缺市场 观众太少

  “秦腔没有市场,你指望谁来学戏?”在张拴民看来,秦腔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观众的缺失。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随着网游、电影、电视的发展,人们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流行文化上,慢文化的秦腔观众越来越少。

  当笔者提到在调研过程中,有年轻人表示一听秦腔就头疼,张拴民表现地有点愤怒,他说:“排斥秦腔就是排斥传统艺术、排斥祖先,这很可笑!”过后,他又补充道,“秦腔不被年轻人认可这是一个事实。懂戏的人越来越少,主要原因是大家根本就走不进去。”

  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尹秦菊从事秦腔事业长达半个世纪,据她描述,80年代以前,她所在的陕西木偶剧团一旦有节目上演,便人满为患。秦腔最辉煌的时期,各类剧团班社不计其数,仅西安一地就有36个秦腔班社。那时候,流传着一句话——“不听梁秋燕,白在世上转。听了梁秋燕,三天不吃饭”,可见秦腔的受宠程度。90年代以后,观众数量开始有所减少,到了上世纪末,剧团只要演出就赔钱。“我们演出场次越来越少,剧团里的演员大多闲着没事儿干,但长时间不唱戏会技痒,大家都去组建自乐班了。”作为一名秦腔演员,尹秦菊经历了秦腔由备受瞩目到不受关注的全过程。

  困境2

  缺创新 剧本稀缺

  “时代在变迁,人们的审美也在变化,可你吼的还是《铡美案》、唱的还是王宝钏跟薛平贵的故事,这怎么行?”12岁就开始学习秦腔的赵瑞斌,现在是一名秦腔教师,对秦腔目前的生存现状非常不乐观。

  “剧本稀缺以及新剧的质量参差不齐,对秦腔的发展是一种阻碍。”赵瑞斌说,他学戏的时候,唱的那些剧目到了今天还在唱,这并不意味着秦腔经久不衰,恰恰可以视为秦腔观众流失的一大原因。

  赵瑞斌说,社会在进步,艺术也就必须紧随时代的脚步,具有悠久历史的秦腔不可以一味的守旧,一定要推陈出新,要有新的曲目产生。“也不知道是现在编剧的灵感太少,还是社会调研不够,你根本没有新剧可唱。”说话时,赵瑞斌眉头紧皱,他对目前的剧本创作状况很是不满。

  在剧本的问题上,尹秦菊同样说出了她的忧虑。在她的记忆里,单位曾经有专门的戏曲编剧,每年至少要出两个原创剧本,但到了本世纪,随着老一辈编剧的陆续辞世,单位便没有专门从事戏曲创作的人才,剧本创作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尹秦菊做了个比喻,她说:“原创曲目对于一个剧团来说就是粮食,没有粮食,演员必然没饭吃,没有演员,谁去继承和发展秦腔?”

  作为一个秦腔教育工作者,尹秦菊也在尽量地从自身出发,在唱腔跟唱法上进行创新。但她也表示,这样微小的创新其实于事无补。

  困境3

  缺扶持 秦腔发展举步维艰

  与秦腔同属“中国十大古老戏剧”之一的昆曲曾经举步维艰,甚至前些年,许多昆曲剧场的观众屈指可数。张拴民说,他曾在上海去过一个剧场,观众席几乎是空的。2004年,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联合两岸三地艺术家打造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全球多个国家进行了巡回演出,这一次,昆曲不仅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更引来了世界的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