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苏育民先生96华诞业余选手夺魁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23:07:20 游览量: 135

简述: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贠宗翰老师、恒宝珠夫妇和表演艺术家左红老师在唱腔、表演方面给我起到质的飞跃。自从贠宗

陕西省第六届戏曲红梅大赛开始正逢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苏育民先生96诞辰纪念日之际。怀着对苏育民先生无比崇敬和怀念之情,我报名参加了本届红梅大赛,参赛选段《打柴劝弟》,由于参赛规则限制,参赛时间不少于5分钟不超于8分钟,在原易俗社老社长冀福记老师的提议下,选取了《打柴劝弟》中最扣人心弦的7分钟表演唱作为参赛节目。作为年轻学生出身的我,从10几岁开始就迷恋秦腔,异地中西医结合硕士学历毕业,现在是陕西省中医医院医生,陕西省高校戏曲研究会会员。又在特别时候,我排演这出戏引起了很多老、中、青艺术家们的关注和帮助,共同打造一出具有纪念意义的精彩片段。当决赛以97.41分的好成绩在业余组夺魁时,出人意料,但也不是偶然,在这个参赛准备的过程中,凝聚着很多名师大家、领导老师、同事朋友的心血,是一次大师们艺术和群众生活的聚会和结晶。
 
    首先,从老艺术家吴德先生的严谨、耐心的导排中体会到,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体现在内心,表演就是心路的里程。吴德老师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以代表作眉户剧《梁秋燕》、《粮食》、《节振国》中走红,演现代剧为主,后期从事导演工作的艺术大家,现已年近八旬。从开始准备比赛,我联系了吴德老师,吴老师毫不拒绝的满口应声,令我最感动的是,吴老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艺术人品!从开始分析人物到举手投足的导排表演,一点不停的剖析人物内心活动,长达3个小时以上,吴老师认为不管是古典剧还是现代剧,关键是人物体会,要进入人物内心活动,要是只一味的演人物就坏了,最后上舞台这个角色注定会失败的。那么演好人物不能脱离生活,舞台上都是活灵活现的生活中的人,演员表达给观众的就是心路的里程,要以内心活动感动观众。一次排练,下着大雨,吴老还是准点到达排练场,虽然是说戏,可是吴老几次含泪欲下,把人物很快体会到感情最生动处。决赛当晚,吴老亲临现场给我鼓励,我非常感动!从吴老身上,我体会到,这次演出一定要拿出最好表现给观众,拿回最好成绩给老师。

其次,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贠宗翰老师、恒宝珠夫妇和表演艺术家左红老师在唱腔、表演方面给我起到质的飞跃。自从贠宗翰老师获得秦腔终身成就奖戏迷见面会后,因为非常喜欢先生艺术及人品,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中的师生关系。平时随时就去先生家中,从表演基本常识、科学发声到怎样饰演人物,先生给了不少指导。两年前在先生客厅,先生在身体欠佳的情况下,还给我排导了《苏武牧羊》折子戏,已上演,在高校取得了很好的反响。这次排演《打柴劝弟》,先生也很热心,因为先生当年在三意社学艺,就是苏育民老先生给排的《打柴劝弟》,毕业汇报就演的《打柴劝弟》。从这里先生讲解了苏育民老先生最全面的生活和艺术资料。我的《打柴劝弟》“他虽然年纪小……”这一段,以前多次在二音彩腔处冒调,声腔感觉低了半拍,就在贠老师客厅,贠老师、左红老师、师娘恒宝珠老师三个人给指导,调整了气息,后来在初赛、决赛很轻松就完成了,这和几位老艺术家的付出是分不开的。初赛,为了发现问题,左红老师、师娘恒宝珠老师还到现场观看,回来后给予了肯定和指导意见。

再次,在我参赛过程中,还有一位默默奉献的幕后英雄,他就是我县剧团老团长、国家二级导演、武生演员出身的老艺术家靳鱼先生。先生15年前和我在柞水县职教中心是同事,他教艺术班,我教中医班,他遇到我时激动的说,他在柞水工作了60年,遇到第一位年轻的秦腔戏迷,因为太爱秦腔,我们两成为了忘年交。2002年、2003年曾给我指导过《白逼宫》、《夜逃》等参赛唱段。这次毫不例外,他从柞水赶来西安,住在旅社里,在客店里给我指导了《打柴劝弟》中陈勋的表演身段,唱念做打,其中有很多武生演员身段的元素就在其中。

最难得的是,在准备这段《打柴劝弟》参赛选段时,得到了当前演《打柴劝弟》陈勋最具有代表性、表演最好的三位艺术家穆晓鹏、李小峰、张涛老师的精心指导。其实,在最后决赛中的表演,集合了三位艺术家的表演元素。穆晓鹏老师是最早接触排练的,他给我从小梅花秦腔团找了优秀青年演员齐涛来配剧中小兄弟陈植,亲自示范,一丝不苟!尤其是我这样的业余演员,没有基本功,领悟很慢!他不骄不躁,举一反三,给逐个剖解动作,分析铜器。因在小梅花团里身兼领导职务和青年团主要演员角色,常是忙里偷闲。给我指导很费功夫,数十次的说教,终于有了头绪。梅花奖得主李小峰老师是难能可贵的好老师,在高校戏曲研究会秘书长周国栋老师的介绍下,李老师挤出时间听了我的唱腔后,连连点头,觉得有点像他本人特色,就给我从吐字技巧、气息技巧等方面逐字分析,特别是他把京剧、昆曲中的吐字艺术讲授给我,如“一句话顶得我心中痛酸”中的“顶”字发“ding”音,“心中”二字用了昆曲中的调皮技法。还有“老爹爹……,老娘亲……,小兄弟……”中的拖腔,李老师科学的、合理的把中国文化中的阴阳用在其中,要求“老爹爹……,”突出男性之阳刚,拖腔要和后面的“老娘亲……,”有别,后面要用阴柔之拖腔,到“小兄弟……”这一句时,内心矛盾到最高潮,已经没法用言语描述了,痛苦至极,不阴不阳,用二音彩腔。这样叫统一和谐之艺术美!最后一句“怪不得小兄弟说我不堪!”,李老师分析剧情,觉得不合理,要求改为“声声泪哭的人痛断心肝”。李老师认为秦腔的发展要结合文化的发展提高要求。要用合理的、科学的、通情的文化素养诠释,并推广提高。决赛前一晚上李小峰老师还忙里抽闲给综合处理了表演和舞台调度。尤其是把动态中的进、退灵活调动起来了,舞台美感设计出来了。既不脱离剧情,又合情合理!国家一级演员张涛是西安秦腔剧院三意社社长,有典型特点的优秀小生演员,苏派传人。在去年西安市石榴花大赛中,他给我指导过《花园卖水》这一折的唱腔和表演,这次也不例外,他非常耐心的给我示范自己演《打柴劝弟》中的体会,尤其是体验角色,人物身份的分析,几处情感转折,怎样踩铜器,怎样甩梢子,怎样从情感中过度。在初赛和决赛时,,张涛老师亲自把自己演《打柴劝弟》的行头、服饰全部带来,还亲自给我画了妆、着了装,亲自到台下看完演出。可以说,最后决赛时舞台上的我,是三位艺术家的元素综合后的陈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