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佟红梅:俏不争春着意承传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9:21:27 游览量: 157

简述:

第三个折子戏《滑油山》是根据京剧《目连救母》的一折戏移植改编的陇剧,佟红梅以青衣装扮,又以老旦应工,唱功舞

 佟红梅去成都争“梅花奖”了!
 
  这是甘肃戏剧界的一个传奇。至此,这位省陇剧院演员从22岁到35岁,在大家的帮助下一共举办了4个“争梅”的专场演出,这在许多人看来是很难做到的事。这次在全国第26届戏剧梅花奖赛事活动中终归获得成功,成为甘肃第十二朵“梅花”。
 
  2001年,22岁的佟红梅在兰州举办了第一个“折子戏个人专场”,演出《滑油山》、《斩秦英》、《痴梦》,在第二届中国秦腔艺术节一举获得表演一等奖;2009年,借“甘肃千台大戏送农村・陇剧回娘家”演出机会,她在庆阳革命老区举办了第二个“折子戏个人专场”,上演《藏舟》、《痴梦》、《目连救母・奈何桥》和《休夫》,引来粉丝一片叫好声;2012年她以新创编的陇剧大戏《古月承华》再度亮相,在山西全国的赛事活动中引起人们的热情关注,后又荣获中国戏剧・上海白玉兰奖。今年5月15日,她在成都“争梅”,又推出第三个《佟红梅折子戏专场》,演出《血溅乌龙院》(陇剧)、《三娘教子》(秦腔)和《滑油山》(陇剧),这是一组由陆淑琦、孟庆波老师导演的精品剧目,终究使她戴上了“中国戏剧梅花奖”演员的桂冠!十三年来的四次专场就有三次参加“申梅”评选考量。其间她付出的艰辛、受到的挫折可想而知,自然也对今天青年演员们能提供诸多的思考。
 
  实事证明,“争梅”最终要靠自己的品格与实力。今年的这一“争梅专场”演出异常精致、全面、耐看,就是佟红梅形象的精彩写照。第一个是新编陇剧折子戏《血溅乌龙院》,剧情源自《水浒传》(马勇改编):阎惜姣与张文远私通,以宋江谋反相要挟,宋忍无可忍,将其刺杀。主工青衣兼老旦的佟红梅,总能因具体的剧目而在传承中演绎出自己的灵性与精彩来。她在这出戏中以陇剧花旦应工,自始至终把握住阎惜姣性格特征,着重突出角色在特定情境中内心深处的几番变化,层层剥茧,细腻深刻。如果说因“香闺月冷”而情愿与张文远“学一个巫山女播雨舞云”表现出她少女子的“春心不泯”,那么宋江一连数月连个人影也不见,今夜乍归,“你把我阎惜娇还当人看吗”而引发“望秋月空对影隐痛长叹”,道出自己的身世却能让观众产生几分怜悯;细腻的“花旦”表演作派刻画出人物驳杂的情感夙愿,却又暗中埋下伏笔,催发观众必然往下看,自然营造出一种引人入胜的戏剧情势来。
 
  清晨宋江匆匆离去,谨慎中不慎地丢下个布口袋,即刻被阎惜姣发现,于是她迅速与回家讨寻的宋江对撞了起来,生性陡然迷失,以“私通梁山”之信要挟宋江:忽地“兰花指”指戳,忽地眼神闪灼,忽地台步急促,忽地念白直露,连连诱逼宋江红烛之下写就休书,“自今日起,将原来典我的卖身契归还与我,还有这头上戴的,身上穿的,家里用的,这房间、院落一并交割与我,不许日后来讨!”逼得宋江条条应允;当一切凭据拿到手之后,却又转念不还宋江寻讨的信札,“今日你犯在了我的手上,这封信送公堂灭你三族全家亡!”至此,一个刁蛮骄横手腕奸诈贪得无厌的阎惜姣活脱脱立在舞台之上。她利令智昏,全然忘了“为忠义哪顾得儿女情”的宋江脾性而自招毙命,结局自在情理之中!佟红梅细腻传神的表演叹为演之。这个折子戏的“话外唱”及陇剧弦律非常贴切、优美,还带着一抹“水浒”的调侃意味,浅俗而蕴含哲理:“女娃子嫁汉为吃饭,为吃饭就怕嫁错男”、“叹佳人迷失心性,三魂悠悠,飘荡在枉死城中”,均对剧情的揭示和题旨的烘托起到重要的渲染作用。
 
  第二个折子戏是秦腔《三娘教子》,这是一出秦腔青衣的代表性剧目,许多名家均有自己表演个性的展示套路。把这出戏演出“味道”来,就能看出演员自身的造诣水平。佟红梅将陇剧与秦腔“两门抱”,其功力全然将秦腔青衣的表演特征推到了一个新的境域:沉稳,大气,委婉,精致,足见她有着深厚的艺术素养。人说佟红梅的唱腔余音绕梁富有“磁力”,我以为这“磁力”就是穿透力、感染力,听她的唱段就能打动观众自己。
 
  戏中,因丈夫殒命家遭变故,王春娥含辛茹苦拉扯儿子薛乙哥,“将冤家送南学去把书念”“擅逃学又道慌瞒哄娘亲”,于是又细细教导儿子“商洛儿连把三元中,甘罗十二为宰卿,司马光七岁击破瓮,周公瑾十二领大兵”,唱得尤为深情肯切,继而要动用家法教育之,岂料儿子反问道:“慢着,要打打你亲生的,亲养的,打旁人家孩子你羞羞羞!”儿子的“羞羞羞”连击在王春娥的心头:“小奴才一言呛住我,直噎的春娥无话说,悔之悔,悔煞我,这才是鸡抱鸭来鹅有错”,大段唱腔抒发的格外委婉、无奈,揭示出身为异母的王春娥真实而复杂的内心冲突,直至薛乙哥明白事理:“娘,孩儿我错了!”“虽非亲生胜亲养,可敬天下慈母心!”此戏虽无大的动作,但在宾白与唱腔的轮番交织中阐释出人生与人性之“大理”,因此,虽是一折20分钟重在唱的戏曲,却颇耐看。除了唱腔,佟红梅很重视细节表演上的美化,如在织布机上来回织索的手势,轻盈而娴熟;下织布机时,双腿并拢高挑又轻轻足尖落地,把生活细节戏曲化了,也体现出秦腔青衣规正、优美的作派,这对表现慈母的坚韧与伟大,是一种细致、美好、别有韵致的刻画。
 
  第三个折子戏《滑油山》是根据京剧《目连救母》的一折戏移植改编的陇剧,佟红梅以青衣装扮,又以老旦应工,唱功舞功并重;在大段抒情唱腔中跌、打、翻、滚,又在频频“舞动”造型中一展唱腔的高拔清亮,难度极大,好些人是拿不下这个戏的,她却表演得极为干净、利落,吸人眼球。六年前,她就是以这出戏在香港举办的中华戏曲绝技绝活展演中荣获金奖的。这次在成都演出也很完美,你看,“苦啊――!”凄苦无比的一声叫板,立码让观众注视大幕开启,但见在磷峋幽蓝的阴山间,大鬼、四小鬼以锁链牵引身着白衣不断哭诉的刘清堤翻上,造型,立刻呈现出一个在黄泉路上备受折磨却又万分思念娇儿的妇女形象。“踏过了奈何桥,我一步一晃,鬼门关张血口,隔断了阴阳……只不晓因何故祸从天降?句句唱腔凄泣清亮,身段造型凄美清新,整个舞台画面情景交融戏剧氛围极为浓厚,特别是戏末高潮处“登上望乡台,极目远望……我实在走不动了!”高台倒扎虎下腰落地紧接着“僵尸”倒地,她均表演的声情并茂干净利索深入戏理,充分展示了这位陇剧演员全面的行当功力和文化素养,引动台下普遍的掌声赞语……
 
  “演员就是为观众而生的,是演员就要勤修炼,我爱在反复演出中打磨锤炼,失败了也不灰心,争取下去,就是为了传承戏曲!”看了佟红梅的经历与其“争梅”的折子戏,你完全可以理解和信赖她的这句话,从中获益。

 

折子戏《滑油山》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