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谈谈秦腔《三滴血》的整理和改写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4:40:46 游览量: 151

简述:

《三滴血》这个剧本的语言,总的来说是比较好的、很成功的。有很多地方使用语言恰到好处,而且唱词的韵律也很

秦腔《三滴血》是陕西已故著名剧作家范紫东先生的一部优秀剧作,始创演于1912年,1958年经易俗社和谢迈迁先生加工整理后,曾两次上京汇报演出,巡回全国十三个省、区,好几位中央领导同志都观看过此剧的演出。著名剧作家曹禺曾称赞这出戏是“秦腔之《十五贯》,简直可以同莎士比亚的剧作媲美”。1960年,《三滴血》拍成电影后,受到了更多的国内外观众的热烈欢迎。粉碎“四人帮”后,此剧更连演不衰,不少剧种都曾移植演出过该剧。笔者也认为秦腔拥有这样优秀的代表作,剧种的档次和品位都享誉很高。该剧可以说是陕西的一颗艺术明珠,传世之宝,永远可以作为批判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和伪科学的好教材!

《三滴血》主要描写一个糊涂的县官晋信书断案不作调查研究,自信书本上“滴血认亲”的办法可靠,从而活生生地拆散了人家亲生父子,又使一对将要结为夫妇的异姓姐弟负屈含冤。最后,这个县官为了压服和反驳受害者的强烈控拆和翻案,进一步再证明自己滴血认亲的办法准确无误,又把另外一对明落眼见的亲父子叫来当堂滴血试验,终于在铁的事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不得不承认滴血认亲实属荒谬,坑害了良民百姓。

这出双线条发展的戏构思巧妙,剧情发展波澜壮阔,情节离奇曲折,富于传奇和浪漫色彩,写得很有矛盾冲突和戏剧性,因而能生动、形象地揭示出剧本的主题,无情地鞭笞和批判了教条主义、主观唯心主义和伪科学。因此,《三滴血》在过去的演出中不但发挥了很好的教育作用,而且在现在和今后的演出中都具有很好的现实教育意义和启发作用,它是戏剧艺术的一部珍品和“古为今用”的典范。

诚然,正如其它的优秀剧作一样,《三滴血》也或多或少会存在一些美中不足之处。个人出于关心、爱护《三滴血》至诚至深,为了使它更能锦上添花、好上加好,所以仅就1963年秦腔剧团在云南的巡回演出本(1963年中国戏剧家协会云南分会翻印的版本,它实际上比1978年西安市秦腔二团的演出本还好一些),结合电影,提供几点不成熟的修改建议,以便就教于陕西等戏曲界的专家学者和演职人员,并请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一、关於剧中一些主要人物的性格刻画和塑造问题

我认为剧中几个主要人物性格的刻画尚有不够完美的地方,还可以作进一步的丰满和塑造。例如正面人物王妈妈见义勇为、打抱不平、不畏强暴等豪侠性格还可以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塑造。在她同晋信书、阮自用几次面对面的冲突中,还可很好地刻画和拔高这位正面人物的形象。电影中把王妈妈的言行、举动写得比较斯文和温和,我觉得应该把这样的人物写得刚毅、坚强、豪放、泼辣一些;周天佑在《拒兄》、《误判》两折戏中,基本上没有戏做,,剧本、电影都把他处理成一个还不大懂事的小孩子,这和他后来虎口救贾桂香、从军不久就当了游击等的性格发展是否会有不够和谐、完整和统一的地方?又如剧中的反面人物晋信书的三次滴血表演应重点加强描写,一次比一次要写得深刻一些,展示人物内心活动的心理描写也应该更细致一些,以便进一步地深化剧本的主题思想,更好地教育观众;原剧和电影对阮自用等坏人没有个交待和处理,看了以后使人感到不能解恨和让坏人逍遥法外;周人祥夫妇为什么拒兄和不认亲侄、要打异姓乱宗的官司呢?实质上是为了争夺财产的继承权,以便独吞家财。剧本应对他们认财不认亲、利欲薰心的行为和根源在适当的地方给予揭示、批判和鞭笞。

二、关於剧本的结构问题

由于《三滴血》是采用双线条的手法描写故事情节,开头的前两折戏《拒兄》和《缔婚》只好各交待一段事情,在客观上总感到有些松散,不能有机地贯穿起来。如果舞台的银幕一拉开,先演《缔婚》,后演《拒兄》也未尝不可。老的《三滴血》剧本,前面还有一折《托子》关联这两折戏,这似乎时间隔得太远了一些。要关联《拒兄》和《缔婚》这两折戏,我的改动建议有两个:一个是在前面加一场《辞行》,采用实写的手法,这可以进一步刻画王妈妈见义勇为的性格和交待来龙去脉,然后把《缔婚》放在前作为第二折,把《拒兄》放在后作为第三折,紧接第四折《误判》;一种是采用虚写的办法,仍把《缔婚》调朝前作为第一折,但要让王妈妈先出场交待一下来龙去脉。

在《诈婚》一折中,我感到李三娘的突然病故、阮自用乘人之丧买媒骗婚的出现,有些突然和出其不意。虽然在第二折《缔婚》中,通过王妈妈之口有这样的伏笔:“北村阮自用为人极不安顺,想聘你这个姑娘为妻……”如果观众没有细心听明这段话,那么他在《诈婚》一折中的出现就会使人感到突然,因此,应在这折戏的前面加点阮自用出场的“过场戏”衔接,以便承上启下。《疑途》一折戏应该紧接最后一折《团圆》,才比较紧凑和近乎情理,但原剧中又被《翻案》一折戏岔开了。我的看法仍应将《疑途》放朝后,把《翻案》调朝前,又为了使《路遇》和《翻案》这两折戏衔接得好,也应在《翻案》前加一点平阳大营中军出场的“过场戏”。总之,这出戏的结构还应作一些调整和加工。

三、关于剧本的语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