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谁的秦腔,萦绕在山梁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2日 07:32:07 游览量: 85

简述:

记得那晚演出的是小梅花剧团,剧目很好,叫《春江月》。一批老艺术家们渐已退出戏剧舞台,而今天,正是这样一

一次在西安,难得遇到个闲暇的傍晚,我就和哥哥商量着去戏曲研究院听一回秦腔。离开故乡秦腔那粗犷的吆喝声有几年了,在许多个怀旧的深情的谈论中,说不完的也还是秦腔。

可惜我和我的哥哥究竟没有成为秦腔把式,只偶有几次回到故乡的戏台上,因为过分热衷,就扮起了兵卒。起初无需唱腔,上场只喊一两声“喂”,尔后绕个圆圈回来,站定在戏台两侧。很多时候是不知道剧情的,往往像站军姿一样,硬梆梆立着,直到“大花脸”甩起马鞭、轮起了大刀来朝着下场的方向。倘若遇到折子戏,或是净旦对手戏,一站就是老半天,倒是十分检验一个人的耐心。后来受了社火头的鼓励,我们就开始扮《铡美案》里的王朝马汉,“官”大了一点,着装也便“体面”很多。偶然会有一两句唱词,全仗着板胡跟了我们的腔调。但无论怎样,干鼓响起、暴鼓紧密、小锣马锣铙钹及板胡二胡等钓起的那个尤其热闹的场面却是我怎么也忘不掉的。

这些琐碎,连同西海固一起埋藏在了我的记忆深处。我享受于秦腔,多半是享受于这生命的节奏。

记得那晚演出的是小梅花剧团,剧目很好,叫《春江月》。一批老艺术家们渐已退出戏剧舞台,而今天,正是这样一个个小小的剧团在默默担负着秦腔艺术事业薪火传承的重任,他们的平均年龄才二十来岁。无论唱功抑或演技,他们对于秦腔的付出是令人十分感动的。作家贾平凹就曾给陕西戏曲研究院提过两个字:“守望”。我是想,“守望”牵引着原生态,牵引着黄土高原,牵引出的是西北农村庄稼汉直面生活的无尽呐喊。他们守望的即是古老剧种,同时是生命本身。

在上个世纪的大西北,“陕西黑团”几乎成为了农村秦腔的代名词。一批批衣着褴褛的人因为营生而走到一起,先是组团,再是排练,尔后奔波大西北群山万壑。“黑团”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通常是临时搭台,走到哪里就唱到哪里。他们中不少人饿过肚子,或还忍受着思乡的煎熬,但却从未远离戏台,在困厄与苦难中,从未放弃对秦腔的追随。他们从来都是以不经意的消失来留给许多村庄刻骨铭心的记忆。在我的故土生活中,就有那些滑过记忆的“黑团”的影子,它们一直是我理解秦腔以及秦腔背后的黄土地的编码。时至今日,秦腔依然能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分不开,还要感谢那些流浪的吟唱,隐没了的姓名,“黑团”留在深山的一串串脚印。

我的高中语文老师是一位坚守西海固文学阵地的乡土作家,他早年写过一篇叫《草台戏》的散文,,就真实再现了秦腔与西海固人生命的牵连。人们爱吼唱秦腔,爱听秦腔,唱的莫不是那满腔真情,面向山梁,沉浮的历史,静守的岁月;听的莫不是那一段恩仇,敢问乾坤,沧桑的土地,迂回的衷肠。在这片土地上,秦腔早已为庄稼人最好的精神食粮。就像一段说辞里写黑土地的那样,人们“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用在秦腔的身上也是这般。

而今回到故土依然还能听到秦腔,这是再熟悉不过的温暖了。先前的戏台或多已荒弃,许多的秦腔把式也相继年迈甚至故去,然而秦腔却并未就此销声匿迹。有人将经典唱段设为手机铃声,有出租司机总喜欢在他的车内播放秦腔,大大小小的自乐班亦在保持着秦腔原生态的朴素,现代秦腔虽加进去了合唱、舞蹈等元素,乐器伴奏也丰富了起来,但那振拔心灵、催人奋发的基调永恒不变。一如黄土地里勤恳耕耘的人民。

干鼓再一次响起,板胡紧促,群山深处人们开始向戏台靠拢。那一年,“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