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谈秦腔现代戏《秦腔》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4日 09:11:23 游览量: 143

简述:

我想《秦腔》在这一点上处理得很好。《秦腔》之所以被高度肯定,是因为它用平淡而高超的叙述技艺、平静而汹涌

秦腔现代戏《秦腔》编剧谢迎春谈该剧创作      

贾平凹的长篇小说《秦腔》获得矛盾文学奖后,2009年7月,我和妹妹接到了西安秦腔剧院有限责任公司的约稿电话,这与我们姐妹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为将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上天揽月而激动。然而,激动之余,诚惶诚恐。于是,便开始了敬畏、谨慎、艰难地创作历程。几番阅读过之后,那本原本沉甸甸的书上,画满了各种符号,加满了各种注释(当然是我们尚为浅薄的理解)。层层分析,剥茧抽丝,终于在小说纷繁复杂的琐碎生活中找到了现代戏《秦腔》的魂:喝一杯白烧酒淋漓酣畅/咥一碗biangbiang面满嘴留香/吼一声大秦腔激情燃放/捧一把黄泥土荡气回肠/秦声多铿锵/秦韵赛天罡/秦川儿女血奋亢/皇天后土孕秦腔。            

一、举纲张目,把握文化精神指向

原著作者贾平凹在小说《秦腔》中写道:“我的故乡是棣花街,我的故事是清风街,棣花街是月,清风街是水中月,棣花街是花,清风街是镜里花。但水中的月镜里的花依然是那些生老离死,吃喝拉撒睡,这种密实的流年式的叙写……只因我写的是一堆鸡零狗碎的泼烦日子,它只能是这一种写法,这如同马腿的矫健是马为觅食跑出来的,鸟声的悦耳是鸟为求爱唱出来的。”《秦腔》以一个陕南村镇为焦点,集中表现了改革开放中乡村的价值观念、人际关系和传统格局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被称为“一卷中国当代乡村的史诗”。洋洋40万字以“细枝末节和鸡毛蒜皮的人事,从最细微的角落一页页翻开,细流蔓延、泥沙俱下,从而聚沙成塔,汇流入海,浑然天成中抵达本质的真实”。要把这样一部密实的流年式叙写的宏篇巨著,改编为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现代戏,实属不易。说实话,我们也有过诸多的困惑。然而,一遍遍地反复阅读,使我们越读越放不下,越读越为他展现的当下时代中国乡村世界的凋敝图景和传统文化在乡村世界日趋衰微的情形而惊心动魄、痛心疾首;越来越清晰这部小说的思想主旨,感悟到作者的迷茫和辛酸,正如他的阐释“小说凝聚了他对当代中国农村全部血泪般的理解”;领略到了他对当今社会转型期农村各种新情况的思考和关注。他在书的封底他写道“当代乡村变革的脉象,传统民间文化的挽歌。”谁主盛衰:天、地、人相互对质;忍观沉浮:命、运、势彼此角力!小说中两条基本故事主线一条是与夏天义有关的关于土地,关于乡村世界凋敝现状的描写;另一条则是与夏天智、白雪有关的关于秦腔,关于传统文化不可避免地失落衰败的描写。我们在现代戏《秦腔》的创作中,确定了紧抓原作精神文化指向,以开掘人性美为纲,以守望秦腔艺术为魂,以展示秦腔生命力为主线,以清风街村民生活变化来表现社会重大变革,以秦腔演员个体生命体验反映中国传统文化命运的创作宗旨。为此,对原作的两条叙事线索作了调整,将原作中秦腔名演员白雪和著名作家夏风及“疯子”引生的爱情作为全剧主线,突出对秦腔的坚守与丢弃的冲突;以原清风街村主任和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夏君亭在农村经济发展中围绕土地的两种观念的冲突为副线,突出对土地的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冲突;集中展示了在改革大潮冲击下农村的变革及变革中对传统文化与传统观念的冲击,展示了扎根于三秦大地的秦腔艺术的无限魅力,表现了新一代戏曲人对秦腔的坚守,反映了秦腔与秦人之间的血脉相通、水乳交融的关系。

二、提炼升华,创造深邃史诗情境

贾平凹在小说封底写道: “魔幻笔触出入三界,畸形情恋动魄惊心;四稿增删倾毕生心血,一朝成书慰半世乡情。”他从清风镇的日常生活入手,一点点呈现出生活的变化。揭示出乡村中国传统的生活形式的改变,乡村生产和生产关系的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和心态的改变。清风镇正是当今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小说从著名作家和县剧团名演员白雪结婚演戏开始,到原清风街村委会主任夏天义葬身七里沟结束。通过一年多时间里清风街发生的事情,诸如村民进城、土地荒芜、君亭开发、夏天义淤地、葬身七里沟,从结婚时在古戏楼上唱戏到剧团解散、白雪唱堂会,从夏风和白雪结婚到二人分道扬镳……作品仅仅通过清风街一年多时间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将宏大的画面寓于看似琐屑的叙事之中,反映了民风民俗、农民生存状态、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开放与传统的冲突、中国乡村政治、乡土传统文化……描绘了清风街近二十年来的演变和芸芸众生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动地表现了中国社会的历史转型给农村带来的震荡和变化。清风街是陕西农村的缩影,也是整个中国农村的缩影。作者以凝重的笔触,解读了中国农村20年的历史,堪称“一卷中国当代乡村的史诗”。现代戏《秦腔》如何实现小说所创造的史诗情境?我们对小说中的夏天义、夏天智、引生、白雪、夏风等众多人物和细碎、严实的日常生活事件进行了认真分析。老主任夏天义正直宽厚,一生钟爱土地,参加土改,开荒垦地,反对新支书糟蹋土地搞开放却无果,最终死于山体滑坡,死在自己钟爱的土地上;老校长夏天智一身儒雅,德高望重,钟爱秦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秦腔走向没落,看着乡村的醇厚风气走向衰落,看着自己的儿子夏风与纯洁美丽的儿媳白雪离婚……代表着土地的夏天义和代表着中国乡土文化的夏天智逝去;白雪为秦腔而放弃了调往省城的机会,但最终只能唱堂会,又遭丈夫遗弃的结局;引生暗恋白雪,他是那么纯粹,爱得近似疯癫……为使两条线索紧密交织,我们对其进行浓缩提炼,一方面将夏天义和夏天智合为一人,让夏天义既是土地的忠实捍卫者,又是传统文化的守护者,并且强化他与以君亭为代表的新一代农村基层干部围绕土地的矛盾;另一方面强化白雪和夏风围绕调离剧团还是坚守剧团的冲突。夏天义的守土、淤地、酷爱秦腔,英武悲壮;夏君亭的改革创新、开拓市场,追求时尚,轰轰烈烈;白雪痴恋秦腔,面对一心要调他到省城工作的夏风,她抒发了……十多年与秦腔朝夕与共/ 十多年与秦腔血脉相通/ 十多年伴秦腔酣然入梦/ 十多年演秦腔留下美名/秦腔已深深地融入生命/秦腔已深深地扎根心中/离开它我好似无根浮萍/离开它我好似断线风筝/秦腔铸就我魂灵/灵肉水乳紧交融的秦腔情怀,发出了今生今世难分解/岂能舍它调省城。“我是演员,离开剧团,你让我干什么?”的质问,她义无反顾为地为之坚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与她的公爹夏天义的“土农民,土农民,没有土地算什么农民”农民进城打工“到头来农不农、工不工、乡不乡、城不城,没根没底成浮萍”一脉相承。加之村民围绕办农贸市场所引发的争论,剧团演员围绕剧团散伙还是撑起来的争论……经过浓缩、提炼、升华,使得原本密实、流年式的叙事变得集中而紧凑,人物形象更加鲜明生动,情节更加起伏迭宕、引人入胜,主旨更显深刻深沉厚重,更加催人泪下、发人深省,令人振聋发聩,从而也创造了深邃的史诗意境。

三、苍凉悲壮,强化象征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