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秦腔》是对乡土中国最后的苍凉回眸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7日 22:10:23 游览量: 148

简述:

谈到《秦腔》的文本指向,马平川说,《秦腔》是乡土废墟上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黯然神伤,又是对农民生存本相的强烈

秦腔》是对乡土中国最后的苍凉回眸

——访著名文学评论家马平川

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贾平凹以其长篇小说《秦腔》与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麦家的《暗算》和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共同荣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贾平凹的《秦腔》是继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陈忠实的《白鹿原》之后,陕西作家第三次摘得中国文坛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荣耀了陕西文学大省的辉煌。贾平凹以“天气晴朗”四个字概括了自己的获奖心情。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长期关注,跟踪研究贾平凹的著名文学评论家马平川。

《秦腔》开启了一扇乡土小说通向未来的门

  马平川告诉记者,他从中国作家网上看到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结果后,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和兴奋,深夜给平凹发短信祝贺。平凹回短信说:“谢谢平川的关心和支持!”


  谈到《秦腔》的文本指向,马平川说,《秦腔》是乡土废墟上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黯然神伤,又是对农民生存本相的强烈的逼视和灵魂追问。《秦腔》表现了贾平凹从传统到现代的过程中,传统与现代的结合状态,呈现了中国农村作为现代化进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存在。《秦腔》完全打破了传统的乡土小说的思想和写法所形成的单一的叙事模式,重新开启了一扇乡土小说通向未来的门。走出一条更为自由的乡土叙述之路,用更直接,更纯粹,更鲜活的叙述方式,使我们对隐伏在生活表层后面多重挤压下的真实,有一种新的理解和认识。

  马平川说:“在《秦腔》里,一幕幕纷繁芜杂的生活场景,一幅幅鲜活摇曳的人物镜像,农民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动地在清风街上演。《秦腔》是贾平凹在清风街上演的‘一台大戏’。拉开大幕,贾平凹用他自己独有的板式来唱‘’大秦之腔。《秦腔》是‘慢板’, 属于苦音腔,撕不断、扯不尽的是幽怨沉缓,暗藏着一种无尽的悲凉,腔速徐缓。‘清风街’成了陕西乃至中国农村的缩影和象征。‘清风街’是贾平凹搭建的人生大舞台,快速旋转的舞台,光影交错,人如鬼魅,在这个黑色的梦魇旋涡中挣扎跌撞。”

  《秦腔》中大量运用陕西地方方言,加上叙述的琐碎、缓慢、沉重,尤其取消了长篇小说惯常的叙事元素,如跌宕起伏的故事,引人入胜的悬念。毋庸讳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读者的阅读造成了相当大的阅读障碍,读者反映很难读进去。

  对此,马平川解释说,这是《秦腔》本身意蕴的多向性内涵决定的。《秦腔》的叙事风格和手法,也正是小说里所描写的生活本来面目决定的。《秦腔》的支离破碎感、混乱无序的意识流动状态,有时会使读者感觉被裹挟淹没在一团浑沌中身不由己,找不着北。读《秦腔》不能急,更不能慌,它要如抽丝剥茧般一层一层地往外褪,需要时间和耐心,需要细细品咂,才会觉出它的味道,细饮慢啜中才会感受个中意境和韵味。《秦腔》展现流光碎影中的琐屑与嘈杂,不讲究鲜明的个性人物塑造、不按照因果逻辑关系编织曲折的故事,,而是着眼于真实地挖掘人物的深层意识乃至潜意识中的矛盾与冲突,沮丧与兴奋。

贾平凹用小说烛照农民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困境

  贾平凹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显示出比较明显的艺术特色,这些年贾平凹一直在路上,几十年孜孜不倦地对小说进行了多方面全方位的探索。《浮躁》以前是一个阶段,从《浮躁》到《高老庄》又是一个阶段,从《高老庄》到《怀念狼》以后又不一样了。《秦腔》又发生变化,显示出与以前截然不同的思路和探索,贾平凹的艺术道路越走越宽。

  马平川说,贾平凹的小说一直都在不断变化中,不变的是他用文字拷问、审视现实的责任和良知。那就是对“人”存在,对“人”的生存意义、生命的尊严的叩问和审视。多年来贾平凹一直站在社会生活的前沿,发现、关注和思考。致力于小说对社会现实,时代精神的关注、见证、关怀与担当,对农民的生存境遇,以及他们人性中的高贵有着深切的体认,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活活力和创作激情。他对孕育了自身的土地及土地上的农民兄弟寄寓了深切的同情、理解和体恤,倾注了执着的近于固执的深情。贾平凹的生命状态和写作状态包容了历史的痛苦和思考的艰辛。他用小说烛照了人类恒久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困境,他对存在始终不渝深刻追问和反思,充盈着生活的质感和光泽,洋溢着生命的清新和激情。贾平凹始终保持自己的敏锐、执着和丰富,努力挖掘出隐藏在人物内心深处的鲜活和坚韧,写作纯粹而彻底。他的创作让读者对乡土中国中的农民有新的认识和发现,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了当代小说的发展。他的笔每每伸进广阔的城乡生活场景,执著于对本土文化资源的深层开掘,回到日常生活,回到对人及其生存状态和精神困境的见证。

   《秦腔》为乡土小说提供了新鲜的叙述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