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秦腔传统戏《卓文君》剧本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0日 14:12:22 游览量: 179

简述:

《卓文君》:新改编秦腔剧本,王保易改编。剧情介绍:西汉时期,蜀郡临邛才女卓文君新寡归家,其父卓王孙趋炎

秦腔传统戏《卓文君》剧本

《卓文君》:新改编秦腔剧本,王保易改编。剧情介绍:西汉时期,蜀郡临邛才女卓文君新寡归家,其父卓王孙趋炎附势,企图将文君嫁于权压当朝的皇亲之子。在宴会上文君与司马相如相遇,相如独奏一曲《凤求凰》,文君心领神会,两人倾心相慕。但文君之父看不起穷困潦倒的相如,拒不答应这门婚事。文君被逼无奈,深夜私奔相如,二人幸福结合。为求生计,二人在临邛市上开设酒馆,文君当垆,相如酒保。卓王孙得知后,以为辱没门庭,必须除而后快,遂带人前往捉拿,不料皇上诏相如赴京受封,卓父尴尬不已,无地自容。然相如文君不计前嫌,仍以礼相待,一对才人终结百年之好,历史上传为美谈。该剧由著名导演王保易根据范紫东《琴箭飞声》及其它同类剧本改编而成,是一部抒情幽默的喜剧。1987年应文化部之邀,易俗社曾带此剧赴京汇报演出,获高度评价,文化部给予表彰奖励,主演戴春荣1988年因为此剧荣获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改编:王保易

人物表
卓文君    (旦)  
司马相如  (小生)
卓文孙    (老生)
红   绡    (小旦)
竹   影    (幼生)
公   差    (丑)    
王   吉    (正生)
程   豹    (小生)
宾客甲    (丑)   
宾客乙    (丑)   
家   院    (老生)
众家僮           

场    次
第一场     赏赋
第二场     和琴
第三场     抛家
第四场     私奔
第五场     当垆
第一场  赏    赋
(仲秋时节,卓文君绣楼)
(大幕启:文君画像——徐徐升起)
 (文君造型)
卓文君  (唱)  秋风萧瑟黄叶飘, 红颜薄命苦寂寥。
              昼听蝉鸣待日斜, 夜数更残泪长抛。
             (红绡手捧一精致小盒上)
红   绡  (唱)张灯结彩阖府忙, 要为小姐选才郎。
              (红绡轻轻进门)
              可怜的小姐,又想起窦门的伤心事了! 小姐!
卓文君   红绡,何事?
红   绡   小姐,我奉老爷之命,给你送来一件宝物。
卓文君   什么宝物,值得如此高兴?
红   绡   (捧上小盒)你看——
卓文君   (心不在焉地瞥了一眼)一块宝石,有什么稀奇的?
红   绡   人家说这是宫中之物哩!
卓文君   那就是俗物。(背过身去,不再理睬)
红   绡   (稍加思索)小姐,你可知道这是谁人送来的吗?
卓文君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红   绡  可老爷让我告知小姐……
卓文君  (无可奈何地)唉——那你就说吧。
红   绡  小姐,咱卓府今日张灯结彩,大排宴席,宴请程皇亲的公子,这块宝石就是程公子送来的。
卓文君  啊!
红   绡  小姐,老爷还说,要我将绿绮琴搬到画堂,酒席宴前还要小姐弹琴抚曲。
卓文君  什么?
红   绡  让小姐画堂弹琴。
卓文君  红绡,你去禀告老爷,就说:这宝石文君无福享用,原物奉还,这弹琴之事吗,就说我乃新寡之人,孝服在身,不便席前侍候。
红   绡  小姐,听说这位程公子能文能武,一表人才……
卓文君  (阻止地)不必多言,快去回禀老爷。
红   绡  是。(出门)哎,我家小姐的心事可真叫人摸不透。(猛然想起)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取出怀中的《子虚赋》进门)
红   绡  小姐,还有件事,差点叫我忘了!
卓文君  什么事?
红   绡  这里有一篇文章……
卓文君  如今的文人骚客,只求丽辞艳藻,可读者实在不多。
红   绡  这是县令王大人,知道小姐心绪不佳,特派人送来让小姐消愁解闷的。
卓文君  哦?这是何人之作呀?
红  绡  听说是个……叫什么……死马笨牛的……
卓文君  哦?他叫……
红   绡  死马笨牛……
卓文君  休得胡说!世上哪有这样的姓和名?
红   绡  那你自己看吧。
卓文君  (接过《子虚赋》念)《子虚赋》,司马相如……红绡,你呀你,你真是有辱斯文啦!
红   绡  哎呀,小姐,,红绡虽说不能识文断字,可也遵从小姐教诲,向来敬重读书人的呀!
卓文君  那你知道这文章是何人所作吗?
红   绡  是……死……
卓文君  嗯…… (红绡掩嘴)
卓文君  他呀叫司马相如,是当今有名的大才子,还是我们蜀郡人氏哩!
红   绡  啊!那他呀一定是个穷书生。
卓文君  何以见得呢?
红   绡  因为小姐向来厌恶达官显贵,权势之辈,既然小姐不厌恶他,他还能不穷么?
卓文君  (哑然而笑)告诉你吧,他也曾事景帝、伴梁王,做过大官哩。
红   绡  啊!
卓文君  不过,听说现已辞官归里、遨游四海了。
红   绡  这么说来,小姐一定与他相识。
卓文君  (遗憾地)唉!可惜我不是须眉男儿……
红   绡  那有啥,难道女儿就不能同男儿交朋友了?
卓文君  休得胡言乱语。
红   绡  是。(静场)小姐,那这宝石……
卓文君  不要。
红   绡  那画堂弹琴呢?
卓文君  (观赋,不屑回答而斩钉截铁地)不去!
(红绡无可奈何下)
卓文君  呀! (唱)司马才学早敬仰, 却喜今日得华章。 迫不及待细观赏, 果然是妙手好文章,好文章。 字字珠玑情跌宕, 句句夺目炫琳琅。 奇思妙想任驰荡, 大笔如神气轩昂。 吟来顿觉心宽广, 引得我枯井心池波澜涨。
             (红绡进门,见文君满怀喜悦地赏赋)
红   绡  哎呀呀!王县令送来的这篇文章,真是一剂良药、可真有用,小姐果然蛾眉舒展了。小姐!
(文君全神贯注,而未听到)
红   绡  (大声地)小姐!老爷言道,宝石暂由老爷收下,只是画堂弹琴么,小姐务须前往,以显我们卓府乃是风雅人家。
卓文君  画堂弹琴,我决意不去。
红   绡  小姐,今天来的都是豪门显贵,除程公子之外,还有刘员外,肖员外……
卓文君  (不耐烦地)那皇帝老爷也来吗?
红   绡  (故意强调)小姐,老爷之命,你还是去吧。
卓文君  你去禀告老爷,就说我没有这份工夫。(坐下观赏《子虚赋》)
红   绡  小姐……(故意戏谑)你真的不去?那我就走了!
卓文君  (不愿听地背过身去)
红   绡  小姐,听说来客之中,还有司马相如先生哩。
卓文君  (惊喜)哦?你说什么?
红   绡  来客之中,有司马相如先生。
卓文君  他怎么会到我们这儿来?
红   绡  听说是王县令特意约请来的。
卓文君  哦,红绡。
红   绡  在。
卓文君  你将花园中那朵海棠花给我摘来。
红   绡  小姐,你要……
卓文君  我要身穿缟服,头戴鲜花,画堂弹琴!
红   绡  ……  
                                                  (幕   落)
第二场  和    琴
            (卓府画厅,众家僮摆设)
            (卓王孙、宾客甲、乙上)
卓王孙  (念)张灯结彩迎贵宾, 为女择婿操尽心。
宾   客  参见员外。
卓王孙  二位到了,你看这画堂陈设如何?
宾客甲  卓府豪华压蜀郡——
宾客乙  盛宴款待权贵人。
宾客甲  啊,员外,今日程皇亲的公子前来贵府招亲,那司马先生与王县令怎么还未见到来呀?
卓王孙  王县令亲自去请司马先生,想必就要来了。
宾客甲  嘿!这个司马相如好大的气派,还得县令亲自去请!
宾客乙  也不过借机抬高身价而已吧。
卓王孙  文人学士,济济一堂,方显我卓府也是风雅之家么。
宾   客  员外言者甚是。
卓王孙  二位,程公爷到来,还须吉言奉上。
宾   客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内声:“程公爷到!”)
卓王孙  我们一同出迎。
            (宾客急下,引程豹上)
宾   客  公爷,这是卓老员外。
程   豹  噢,卓老员外。
卓王孙  (让进)不知公爷驾到,有失远迎,望公爷海涵。
             (打拱)
程   豹  (搀卓)卓老员外,不必过谦。
             (内声:“司马先生、王县令驾到!”)
卓王孙  公爷少坐,待老朽出迎。
程   豹  噢,司马先生乃是当代名士,理当以礼相迎。
卓王孙  公爷请。
程   豹  请。
             (卓等出迎)
             (王吉、司马相如上)
卓王孙  王大人,(打量相如)此位就是司马相如先生么?
王   吉  正是司马先生。长卿贤弟,这是卓老员外。
相   如  噢,卓老员外。
卓王孙  不敢,不敢,此位就是程国公的贵公子程公爷。
王   吉
             程公爷,久仰久仰。
相   如
程   豹  今日不期得遇先生,真是三生有幸!
相   如  公爷过谦了。
卓王孙  请公爷、先生、王大人入座。
             (众归座)
卓王孙  诸位,今日宴请程国公的贵公子,又有司马先生、王县令光临,卓府蓬壁生辉,不胜荣耀。来来来,我们先敬程公爷一杯。列位请。
程   豹  大家同饮。请!
宾客甲  公爷,卓老员外富可敌国,财压蜀郡,这画堂上珠围翠绕,堂前陈设价值连城。
宾客乙  这都是为公爷而设。
宾客甲  是的是的。
卓王孙  请公爷赐教。
程   豹  好,待我一观。(出席观望)珊瑚翡翠嵌雕梁,奇珍异宝满画堂;白玉栏杆金藻井,满常生辉紫檀香。哎呀!卓府真不愧是富贵之家!
卓王孙  承蒙夸奖,老朽不胜荣幸。
宾客甲  公子满腹锦绣,出口成章,真乃旷世奇才。
宾客乙  我等心悦诚服。司马先生有何高见,请道一二。
程   豹  是啊,司马先生定有高论。
王   吉  贤弟,也当即写诗一首。
程   豹  是呀,让公爷也好见识见识。
宾   客  是呀,是呀。
相   如  (对王吉)我也当说几句吗?
王   吉  那是自然。
相   如  那就请诸位见笑了。
             (念)叽叽喳喳复喳喳,远近高低游天涯。
  众       (诧异)嗯?
程   豹  莫过如此。
相   如  (念)燕雀不落王侯府,争向卓府看豪华。
宾客甲  这叫什么诗呀?
相   如  卓府如此富豪,比起公爷的贵府如何?
程   豹  卓员外当然是富压王侯之家。
王   吉  这燕雀也通人性,不去王侯之家,争看卓府豪华,可算把卓府富压蜀郡的气势
             写尽了。
程   豹  噢噢噢,此乃于平淡粗俗之中见奇绝,司马先生真是诗高一筹!
众        诗高一筹,妙妙妙?
相   如  哈哈哈!
             (唱)可笑这纨袴儿缺才少文,可笑这卓家府俗气逼人。
                   可笑这趋炎附势,胁肩拱手多谄媚,可笑这攀高结贵利禄熏心。
                   看他们庸庸碌碌无知辈, 怎与相如论斯文。
                   满堂俗客令人厌, 只恐今难会知音。
王   吉  (唱)世间万物分良莠, 蒿草丛中有兰馨。 你且放眼仔细看,(指琴)
             (相如见琴,惊唱)
相   如  呀!
             (唱)忽见堂前绿绮琴。
             (拔琴,琴声清脆悠扬)哎呀呀……,妙哉,妙哉。
              此乃世间罕见之琴。
程   豹  琴有什么罕见的?
相   如  此琴珠弦素围、焦桐凤尾,异香扑鼻,音声清冽,名曰绿绮琴,信非人间所有,真乃宝物也……
程   豹  宝物?
相   如  卓老员外。
卓王孙  (起身)司马先生。
相   如  尊府有此妙琴,足见员外是通晓音律的风雅之人,失敬、失敬!
卓王孙  岂敢,岂敢! 
相   如  就请员外赐教一曲,谅无推辞的了。
程   豹  是呀,员外,就该弹奏一曲。
宾客甲  员外,你就……
卓王孙  不不不,老夫不善此道,比琴乃小女文君之物。
相   如  噢……
程   豹  啊!小姐还会弹琴,员外,就该请小姐出堂,弹奏一曲。
卓王孙  已命丫环去催,少倾即到。
王   吉  既然如此,就请司马先生先弹奏一曲,以助雅兴。
程   豹  是呀,先生先弹个曲儿。
卓王孙  久闻先生乃琴中妙手,请先生弹奏一曲。
相   如  相如弦索久疏,指生荆棘、勉奏一曲,诚恐贻笑方家。
卓王孙  先生不必过谦。
  众       请司马先生弹奏一曲,我等洗耳恭听。
程   豹  公爷我也洗耳恭听。
王   吉  长卿,万莫失却良机,
相    如  这……
王    吉  就弹你新作《凤求凰》吧。 
相    如  如此相如就勉奏一曲。
             (家僮抬琴)
相   如  相如献丑了!
             (唱)筵前远指抚瑶琴,俗眼怎窥相如心。高山流水谁能赏,
                   只叹堂前无知音。忽见得水晶帘后有倩影——
             (红绡引文君从厅后暗上)
                   莫非文君来赏琴,霎时顿觉心振奋,满腔幽思托琴音。一曲凤求凰传情寄韵——
             (相如调琴)
相   如  (抚琴、唱琴曲)
                  凤呀凤呀,四海去求凰,去求凰。
                  却喜凰鸟栖此堂,栖此堂。
                  莫彷徨呀出罗网,效鸳鸯啊,云天任翱翔,云天任翱翔。——
             (众喝彩)
卓文君  (唱)他那里张弦代语情激动,满腔幽思抚瑶琴。
相   如  (唱)她娇花露打多忧恨,
卓文君  (唱)他浪迹天涯无知音。
王   吉  哎呀,好啊、好啊!幽婉清新,有如遥天孤鹤,清唳长空,其非尘世之音也。
卓王孙  是呀,老夫也觉得洋洋盈耳,好听之极。
宾   客  高雅、高雅!
程   豹  高雅之极也!
相   如  献丑了!
宾   客  美妙、美妙。
程  豹  美妙之极也!
王   吉  诸位,不知到底如何高雅,如何美妙?
程   豹  这个高雅就是高雅,这个美妙就是美妙!所以吗,就叫高雅、美妙!
宾   客  对,就叫高雅美妙!
王   吉  公爷之言才是高妙之极。
             (众笑)
红   绡  (上)禀员外,小姐奉命前来堂前弹奏。
王   吉  小姐真乃知书达礼之才女。
宾   客  小姐真知公爷之心意也。
卓王孙  红绡,快命小姐画堂弹琴。(转身对众)请坐!
红   绡  请小姐画堂弹琴。
卓文君  遵命。
             (文君款步而上,光彩籁动、举座惊望)
宾客甲  怎么身着缟服,成何体统!
宾客乙  少说话,头上红花一朵,那就是为公爷戴的。
卓王孙  儿呀,这是程公爷,快快上前见礼。
程   豹  还礼了。
             (文君勉施一礼)
卓王孙  儿呀,见过王县令与司马先生。
王   吉  不必、不必。
             (文君与王县令、司马相如施札,文君与相如深情地相视)
卓王孙  儿呀,快快弹琴上来。
卓文君  (抚琴唱琴曲)
             凤呀、凤呀,四海去求凰、去求凰。凰鸟愁栖在此堂,
相   如  (唱) 莫彷徨、出罗网,
卓文君  (唱) 待月圆,相依傍。
相   如
            (唱)效鸳鸯,
卓文君   
            云天任翱翔,云天任翱翔。
            (众喝彩,灯暗,光圈突出相如、文君)
相   如  (唱)瑶琴一曲相和奉,心有灵犀两相通。
相   如
            (唱)  琴同韵律心同弦,孤凤独凰两相亲。
卓文君                       
程   豹  小姐真乃是琴中妙手,小生听得如痴似呆,真如身临仙境。
            (程豹欲近文君,红绡隔挡、文君下)
红   绡  禀员外,小姐告退了。(下)
            (程豹望着文君去影,如痴似呆)
宾   客  公子,公子!
程   豹  小姐抚琴,比先生如何?
相   如  小姐乃天上神仙,相如乃凡夫俗子,如何比得、如何比得?
程   豹  如何比得!如何比得!哈哈哈……
相   如  (对王吉)多谢仁兄邀我前来,相如真不虚此行。
王   吉  贤弟莫非……
相   如  听弦韵而知心意,她、她、她……她已是相如的人了!哈哈哈……
王   吉  贤弟既有此意,此事就包在为兄身上。
相   如  员外、公爷,相如不胜酒力,拜谢盛情,告辞了。
卓王孙  为何去之甚急?
王   吉  待下官陪送长卿兄。
相   如  不劳了。
             (唱)浪迹天涯游四海,未遇知音一身单。
                   却幸今日遇知己,依调和韵共心弦。
                   只盼陋室中秋月,照影不孤单、凤凰舞翩跹。
             哈哈哈……(下)
宾   客  王大人,请问适才酒席之上,司马相如为小姐所奏乃是何调?
王   吉  乃是长卿新作,小姐依调而和,调名《凤求凰》。
宾   客  《凤求凰》乃是何意呀?
王   吉  这《凤求凰》……哦、哦,这《凤求凰》乃是说老员外好客重友,这富丽堂皇的卓府,必然引来那凤凰满堂,富贵呈样。
程   豹  妙哉,妙哉!明日我便下聘。
卓王孙  小老儿高攀了。
             (众笑)
                                                         (落    幕)
 
第五场  当    垆
 
 (几日后)
             (酒馆)
             (竹影、红绡上)
红   绡  (念)当今才子甘卖洒,
竹   影  (念)千金小姐来当垆。
红   绡  (念)谈笑风尘傲世俗,
竹   影  (念)有酒有肉不犯愁。哎?我们忙了一大早,小姐在那里当垆,相公哪里去了?
红   绡  是呀,他不是说,今天他要吆喝喊堂。——他到哪里去了?
竹   影  我叫叫他,相公、相公、掌柜的!
             (司马相如扮酒保持书上)
红   绡  相公,咱们酒馆已经开门,客人到来要买酒了。
相   如  客人来了、啊哈!
             (念)闻酒千家醉,开坛十里香。来往的客人……
竹   影  客人还莫来哩!
相    如  那你叫我做甚?
竹   影  要等客人来,就迟了。
红    绡  是呀,那就迟了。
相    如  唉!
竹    影  先生,你把这宝贝书交柜吧,以免失落,本店概不负责。
              (文君捧酒盘,放在桌上)
相   加  你们看我这身装束,吆喝那两句像个酒保吗?
红   绡  你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相   如  文君你说呢?
卓文君  像、像、像!
相  如  竹影,你听,文君都说我像,我这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
卓文君  那我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众       哈哈哈……
相   如  你们不要笑,文君说的对,小生原来的大名就叫司马犬子。犬者狗也,俗称就叫狗娃子。
红   绡  先生真会开玩笑。
竹   影  这不是开玩笑,这是实情话。
卓文君  时候不早了,你们在前边照应,红绡随我准备酒菜。
             (文君、红绡下)
竹   影  先生,你快准备杯盏,我来迎接客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唱)小蠢才夜私奔令人可恨,违父命越礼法败坏门风。顾家声我不敢张扬于众,也正好暗地里觅影寻踪。这件事挂在心积郁成病,茶不思饭懒用坐卧不宁,今日里出府门散心走动,这家丑欲作罢却又不能。
竹   影  老爷,你喝酒吗?你看,新开的酒馆“锦江春”。
卓王孙  “锦江春”,倒是一个新开的酒馆。
竹   影  老爷,我们这酒馆,户对秋山窗临水,环境优雅风光美,菜好酒好闻香醉,来了一回想二回。看你老人家像是心绪不佳,你就进来消遣消遣,小饮几杯,管保你消愁解闷,心旷神怡。
卓王孙  带路了。
             (唱)—路上心烦乱头昏脑胀。
竹   影  老爷请坐。
卓王孙  (接唱)坐在此只觉得心情舒畅。
竹   影  老爷,你先喝杯茶。(向内)客人来了,看酒侍候。
相   如  来来来了啊。(上)
             (唱)正在柜内理杯盏,忽听有客到堂前。忙捧美酒来奉献,(看)原是岳翁在此间。我的天哪,怎么是他来喝酒!哎呀,这个泰山可不敢朝呀!是了,还是唤竹影招呼才好。竹影!
竹   影  (提水上)什么事?
相   如  来了个客人,你来招呼、招呼,快把那上好的美酒捧上。
竹   影  你看我正忙着哩!
相   如  你先招呼,我一会就来。(下)
竹   影  (看)是个老头,让小姐招呼才合适。小姐!
卓文君  (内)什么事?
竹   影  来了个老头,我们忙不过来,你来招呼一下。
卓文君  来来来了!
        (上唱)豪门荣华不消受,甘愿酒肆来当垆。起早贪黑忙不够,贫贱夫妻乐悠悠。我这里提壶盏献美酒。
        (斟酒)
        客官,请来饮酒。
        (卓王孙转面,与文君相见)
卓王孙  啊……
卓文君  我的天哪,怎么是他!(急跑下)
             (卓文孙目瞪口呆,气冲牛斗)
卓王孙  (唱)猛抬头见蠢才提壶把盏,
竹   影  你老人家不要生气,来,我与你斟酒。
卓王孙  (唱)名门女来卖酒辱没祖先。霎时间气得我心血潮泛——
竹   影  这老人家,怎么没喝就醉了。
卓王孙  (唱)出酒馆见路人羞愧难堪。回府去我要把家僮呼唤,不砸烂这酒馆我心不甘。
竹   影  老人家,酒钱还没给!
             (卓王孙拂袖下,相如暗上)
竹   影  哎,老头儿,酒钱 ……(欲追被相如拉住)
相   如  竹影!叫你伺候客人,你怎么叫小姐出来。
竹   影  先生,叫小姐出来是抬举他,可他不识抬举。喝酒不给钱,还把东西打了。
             (欲赶)
相   如  算了,这酒钱咱不要了。
竹   影  嗨!卖酒不要钱,哪有这事呀,不行……
相   如  这是咱们的老熟人,算了。
竹   影  我怎么没见过这个老熟人?
相   如  这呀,就是你家小姐的老父亲。
竹   影  啊!这就是那个势利的卓王孙?
相   如  嗯!
竹   影  噢,老丈人。哈哈哈,这才叫冤家路窄,可把他气美咧!
相   如  好。快快收拾,准备客来,我得看看小姐去。(下)
             (竹影收拾、公差上)
公   差  (唱)离京城我把西川下,
                  背上信件找司马。临邛县城地方大,不知司马在哪达?无奈将信件送县衙,找个酒馆好解乏?
竹   影  公差大人,喝酒吗?
公   差  酒饭怎么样?
竹   影  你看——“锦江春”,新开的酒馆,西蜀的名酒样样都有,喝上两杯,管叫你
              消乏解困,浑身是劲。
公   差  我看未必,待我再走两家看看。(欲走)
竹   影  (拉住)哎,我告诉你,我们这儿的女当垆,做的那菜味道可真香。
公   差  女当垆!那就让我先喝几杯,吃一顿,再办公事。
竹   影  公差大人里边请。(让座)公差大人想要些什么?
公   差  什么好就来些什么。
竹   影  嗨!尚好的酒菜,招待公差大人。
             (相如内应:“来了!”)
相   如  (捧盘上)公差大人到了,这是新酿的西蜀名酒“玻璃春”,味美香浓,请公差
             大人开怀畅饮。(斟酒)
公   差  (饮酒,唱)
              这个酒馆倒雅静,“玻璃春”味美又香浓。
              却怎么女当垆不来侍奉?这酒不咋样,给我另换一壶。
相   如  是。
公   差  (唱)慢待公差岂能行?
相   如  (提壶上)公差大人,这一壶一定使你满意。(斟酒)
公   差  去去去,谁叫你给我斟酒,你下站,下站。
相   如  是、是、是!
公   差  呀! (唱二六)
             隔窗望见乌云鬓,娉婷窈窕一美人。面似芙蓉娇且嫩, 腰似杨柳细而新。看得我眼花情难禁,神魂颠倒急煞人。转面我把酒保问,为什么不见把盏人?酒保过来!
相   如  侍奉公差大人。
公   差  怎么不见侍候我的人呢?
相   如  大人有何吩咐,小的恭身侍候。
公   差  呸!你是纸糊的兽脸子,好大的面子!
相   如  是。
公   差  你是什么玩意儿,还配侍候我!
相   如  是是是。
             (公差寻衅、竹影相劝,文君上)
公   差  你为什么不叫女当垆侍候我?
相   如  这……
竹   影  相公,这位公差挺厉害的,你叫小姐来应付应付。
公   差  怎么不出来?快一点!
竹   影  公差大人莫要着急。(示意相如下)马上就来。
公   差  老爷是掏钱吃酒,你为啥个不来侍……
            (文君走近桌前)
公   差  嘿嘿,小娘子,你呆呆站在那里干什么?
卓文君  你要我干什么?
公   差  你给我斟一杯才好。
卓文君  你没有长手吗?
公   差  我这手没有你那手好,你那手斟的酒特别香。
卓文君  我的手再好是我的,岂能听你随便使唤。
公   差  不使唤、不使唤,你给我斟上一杯就行咧。
卓文君  要我给你斟酒,那你的手留下喂狗吃。
公   差  没看出这卖酒的娘们儿,还是这样咬口。哼!你不给斟酒,今天要叫你认识我!
卓文君  我认得你是个跑腿的公差!
公   差  今天就让你看看公差大人的脾气。
卓文君  有脾气你尽管耍,我走了。
公   差  你回来,你可知我是京城的公差。
卓文君  京城的公差也不过是速去快来,任人使唤,有什么了不起的。
公   差  你可知我与何人速去快来?
卓文君  这我倒不知。
公   差  料你也不知,我说出来吓破你的胆。
卓文君  我又不是纸糊泥捏的。
公   差  好,你听着:本公差是奉当今万岁驾前贴身太监杨大人派遣,来到临邛与当今才子司马先生下书送金……
卓文君  慢来、慢来,你给何人下书?
公    差  司马先生。当今皇上器重司马先生才学,要召他进京委以重任。司马先生此番高升,我这个送信的公差的身价,分量,你可要好好拈量、拈量。
卓文君  你认得司马先生吗?
公   差  认得!司马先生长得一表人才、平顶,宽额,两耳垂肩,两手过膝,三绺长须搭胸前。那气度(摹拟司马相如)……
卓文君  那你怎么没有找到他?
公   差  唉,一言难尽!这临邛市上,谁都知道司马先生的大名,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
哪儿,害得我在城里城外寻了整整一天。连个影也没找见,只好将书信黄金送与县老爷,请他寻找。今天你把我服侍得好好的,回头我把司马先生请到你这酒馆喝上几杯,再请他给你这酒馆写几个字,那你这酒馆就身价百倍了。
卓文君  多谢你的关照,只可惜你连人都没找到,还在这吹牛卖牌,这差事若叫我去办,我早就把书信送到他手中了。
公   差  哎!莫非你知道司马先生的下落?
卓文君  我倒略略晓得。
公   差  哎呀,这就好了。他现在哪里?你给我快快讲来!
卓文君  你听!
             (唱)他远在天涯无处觅,他近在咫尺你不相识。
公   差  那该怎么办?
卓文君  (唱)只要有我一句话, 他就立即到这里。
公   差  那他是你什么人?
卓文君  (唱)说出来你可别害怕,他是我的掌柜的。
公   差  哎呀呀,原来你就是司马先生的夫人。
卓文君  你把我当作何人?
公   差  哎呀,我的妈哟!(跪)
             (相如、竹影上)
相   如  呀,公差老爷。
公   差  小的我是狗眼看人低,还望先生夫人开恩!
相   如  哈哈哈……奉何人所差?
公   差  京中杨大人,送上书信黄金。
相   如  呈上来。
公   差  这……小人寻先生不见,交与县令王大人了。
相   如  你公务在身,怎么在此肆意胡闹!该当何罪!
公   差  小人罪该万死,请勿计较(叩头不止)
相   如  竹影,准备酒菜,款待公差老爷。
公   差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卓文君  莫非还要女当垆侍奉?
公   差  吓杀小人、吓杀小人。
相   如  哈哈哈,千里奔波,理应款待。竹影,你陪公差用膳。
公   差  是、是、是。
卓文君  你也会说是是是了。
公   差  夫人,我再给你叩个头。
卓文君  行了。快去吧。(竹影领公差下)
             (王吉及差人上)
王   吉  贤弟骥伏多年,且喜今朝得志,可喜可贺。
相   如  这还要多谢仁兄多年的照顾。
王   吉  那算不了什么,还是你那《子虚》一赋,堪称绝唱,上达宫廷,惊动圣上。这才召贤弟进京受封,你们夫妇赶快更衣启程才好。
竹    影  先生、小姐,咱这酒馆可要关门大吉了。
             (众笑下)
王   吉  哈哈!
             (卓王孙内声:“家僮们,闯进酒馆!”卓王孙率家僮,气势汹汹上。)
王   吉  原来是卓老员外,你今日怎有此闲情逸致,来在这小小酒馆里饮酒消遣?
卓王孙  哼!你给我帮的好忙!司马相如这个穷酸,拐骗我女私奔,你身为民之父母,竟然与他通融作弊,今天我看你还有什么可说?  
王   吉  有情人终成眷属嘛!司马相如这样的乘龙快婿,怕是你打着灯笼也找不来的呀!
卓王孙  这……
王   吉  我还不知卓老员外,怎么谢我这个大媒呢?
卓王孙  你……算了,算了,好我的县太爷,现在我自己来管我的家事,你就少来开心。
             家僮们,与我砸烂这个酒馆。
王   吉  慢着!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随意骚乱民宅,难道就不怕王法吗?
卓王孙  哈!王吉,王县令!老夫乃蜀郡首富,还怕你这小小的芝麻官不成!家僮们!
  众       有!
卓王孙  有老夫在此,你们放开胆子,砸烂酒馆!
             (众扑上)
卓王孙  (拉家院)千刀莫要伤了那个小冤家!
             (家院点头会意)
卓王孙  快!
             (相如、文君冠带上。竹影、红绡随之)
卓文君  文君拜见爹爹!
相   如  相如拜见岳翁!
卓王孙  (惊)这……
王   吉  圣上要召见司马夫妇,卓老员外你看该去还是不该去呀?
卓王孙  那……当然、当然!
             (王吉、竹影大笑)
             (文君、相如搀卓王孙、卓王孙回顾二人)
卓王孙  (羞愧难当)嘿!
            (幕急落)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