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秦腔 > 正文

李小锋版《花亭相会》堪称秦腔绝唱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17日 14:53:34 游览量: 73

简述:

秦腔经典《花亭相会》可以说是李小锋的代表作之一,在西北五省秦腔界很有影响。该剧剧情说的是:宋代书生高文

李小锋版《花亭相会》堪称秦腔绝唱

有一个人在秦腔界可以说有些另类:他主攻小生,却生旦净末丑,样样手到擒来;擅长演戏,却编、导、主持通通在行。在众多的荣誉和光环下,他原本可以高枕无忧,他却并不“安分守己”,他是秦腔界第一个研究生,还出过美学专著。他说,艺术贵在个性。他,就是著名秦腔演员――李小锋。多年来,他走遍了三秦大地的沟沟壑壑,并且远至宁夏银川、青海西宁以及甘肃兰州、天水、白银、会宁和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等偏远地区,每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他常常要加唱好几段观众才会满足。在一些偏远地区,他还会向观众赠送自己的演出光碟,以使更多的人了解和热爱戏曲。他形容自己是在“接地气”。他觉得:艺术源于人民,还得回到群众中去。任何艺术如果不能深入人心,都将是没有生命力的。不少戏迷看完演出后还专程发来了热情洋溢的信件。有甘肃戏迷在信中说:“秦腔伴随着我成长,能再次看到你我感谢上苍给我的厚爱,秦腔是属于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我代表甘肃老家所有喜欢你的戏迷再次说一声谢谢你。你让整个舞台充满了勃勃生机……”

秦腔经典《花亭相会》可以说是李小锋的代表作之一,在西北五省秦腔界很有影响。该剧剧情说的是:宋代书生高文举得中状元,丞相温通慕其才,强招为婿。高文举不忘结发之妻张梅英,差人送去家书,欲将张梅英接到京城团聚。不料被温通得知,将其家书改为休书,张梅英接到信后,心中悲痛,赴京寻夫,历尽艰辛,贫困交加,自卖其身,进入温府,允作丫环。温丞相之女温秀英,得知张梅英身世后,百般虐待,并将其打入花园为役。一日,张梅英与高文举花园相会,互诉衷情,夫妻相认。次日,张梅英去包拯衙门告状,包拯升堂审理,问明情由,将温丞相治罪。高文举、张梅英夫妻团圆。

《花亭相会》又名《对玉环》。这出戏是秦腔名家李小锋上陕西省艺术学校时通过任哲中、苏蕊娥二位老师的录音带学会的。1987年将此戏搬上舞台,至今已演出20多年了。据前辈老师讲,任哲中、苏蕊娥二位老师当初只是录了音,并未将此戏搬上舞台演出。这出戏起初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和重视,大家认为这出戏太简单,只能作为学员时的启蒙戏。但是李小锋通过认真分析剧本,反复进行研究之后,对原剧本进行了重新加工整理,并把它搬上了舞台,一经上演,便赢得专家和观众的欢迎和好评。因此,这出戏已成为李小锋的看家戏和代表作。通过这出戏的排练、演出,李小锋认为继承传统必须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其剧情、节奏符合当代人的审美情趣。这出戏音乐旋律非常流畅,板式安排十分巧妙;唱腔从头至尾,环环相扣;男女对唱,滴水不露,自从李小锋把它搬上舞台后,同行、戏迷、效仿者不计其数。大家认为:这是一出倍受欢迎和便于学唱的好戏。

首先,李小锋为高文举和张梅英的初次见面增加了序幕,为剧情的发展找到了背景和铺垫。例如:在音乐声中大幕徐徐开启,高文举站在书房之内,远望窗外,思绪万千。张梅英端茶上场。

高文举:(念)一步身荣中高魁,家书渺渺为何因?

张梅英:(念)千里迢迢苦受尽,流落相府做佣人。

高文举:(念)苦等数月心焦虑,何日才能见亲人?

张梅英:(念)端茶送水忍辱重,为找夫君无义人。

张梅英:(念)状元请来用茶。

此时,高文举第一次看见这一丫环好像自己的姐姐张梅英,张梅英也看见这一状元好像自己的兄弟高文举。二人近在咫尺,不敢相认。为了进一步探明身世,高文举便说,这一丫环,这里不是讲话之地,说是你随我到花园一叙。接唱原剧本:“前边走的高文举,后边紧随张梅英”。以前任哲中老师这句唱,唱的是“苦音慢板”。通过分析人物,李小锋认为高文举得中状元、又招赘相府,可谓双喜临门。第一句唱腔唱苦音是不合适的。因为,他对亲人的思念是一种淡淡的忧愁和期盼,所以,应该改为“花音慢板”。这样一改,就符合高文举此时此刻的思想感情了。第二句张梅英唱:“后边紧随张梅英”这一句转为苦音,符合张梅英痛苦寻夫的心情。张梅英悲悲切切,千里寻夫,贫困潦倒,卖身为奴,她的心情十分伤痛的。这样一句花音,一句苦音,在音乐旋律上形成一种风搅雪的反差,使观众对人物当时的心态感受更鲜明一些。

第二,李小锋对高文举的一大段念白进行了删减。请看原词是这样的:想昔日梁王好贤,子贡先生好善。他君臣二人,以在大佛殿前玩棋。玩棋中间,忽然常随官禀道,言说子贡先生乡里要见,子贡先生听得此言。低头不语,闷闷不乐;梁王问道:卿啊、卿啊!你我君臣饮酒、玩棋,为何低头不语,闷闷不乐?子贡先生言道:臣和我主正在饮酒、玩棋,常随官报到:言说臣的乡里要见。臣有心迎接乡里,臣有慢君之罪;臣有心不迎接乡里,臣就冷淡了乡里,因而低头不语,闷闷着不乐。梁王听得此言,即刻放赦,他君臣二人手挽手儿转了数回。梁王问道:卿啊、卿啊!怎么不见你那乡里呢?子贡先生奏道:要问臣的乡里,我主你望大佛殿下瞧:穿布衣、戴小帽,那就是臣的乡里。梁王观见中子贡先生的乡里衣不遮体,貌不压人,仰面朝天,合掌大笑,笑的子贡先生满面通红,抓笔在手,留诗一联:“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官去衙门在,水去石头存。鲜花不比地下草,乡里见了乡里亲。离家三五载,焉有不亲人?乡里住城住乡?缓缓的进来”。我把它改成:“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香花不离地生草,乡里见了乡里亲,丫环不必胆怕,住城还是住乡,与状元老爷缓缓进来”。这样一改,既加快了戏剧节奏,又符合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和审美习惯,推进了剧情的发展,直接进入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