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曲剧 > 正文

曲剧《洛阳话》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4:06:26 游览量: 54

简述:

曲剧《洛阳话》我来给大家唱一段儿,我的嗓子可是不沾弦儿,要知道我唱的哪一段儿,恁(您)听听我唱唱咱洛阳话儿

曲剧《洛阳话》
我来给大家唱一段儿
我的嗓子可是不沾弦儿
要知道我唱的哪一段儿
恁(您)听听我唱唱咱洛阳话儿

(那啥叫那洛阳话啊?)
洛阳话呀就是咱洛阳人说那土语嘛,
(哎,那你给大伙弄几句听听?)
那可是中。
俺家住在那城北边儿,
跟(在)于村那半山坡儿,
龙官渡天地窑院儿。
哎呦,娜(妈)那脚呀,你不着(知道),
就跟(在)那劳改场隔壁儿。
(咦,那恁家开后门可怪方便)
不憨吧兄弟?
这啥后门都敢开,这后门千万开不哩,
没人想当那钻监眼儿(常住监狱之人)。
(嗯,那不是是啥,哎这两天搁閅街咋不见你了咧)
你不着,俺孩子他爹在那东北大连部队上
是又捎信、又寄钱,
叫俺娘仨去他那儿。(那你去了没有?)
看看不去得中哩!(去住了几天?)
住时候短呀都不值顾(不值得),
现在这车票啊不都涨了吗,
这不怕你笑话呀,我这一住呀就是俩月,
我可就爬(跑)回来啦。

想起来,
在东北腊月哩二十三儿,祭灶哩
孩儿他爷捎了一封信,
寄了几个盘缠钱儿。
他说俺婆子有了病儿,
躺到那床上不会动弹儿,
公公爹没有法儿,
扑噻着俩手干转圈儿。
他叫我回去伺候两天儿,
再去看看俺那娘家妈儿。
清早起来,洗洗脸儿,
慌忙雇了一辆三轮车儿,
十急慌忙到车站,
买张车票到金谷园儿(洛阳火车站),
不小心我把那票没影儿,
急得我,搓手蹦脚儿又翻布袋儿,
对面儿来个解放军,
个子跟他差不多儿,
是他给我买的票,
还是他自己掏的钱儿。
解放军帮着俺把车上,
上车我坐到那车厢边儿,
坐了两天并两夜,
天明来到了金谷园儿,
列车员帮助俺把车下,
下车我看见俺三娃儿他大大儿(小叔)
他大大儿上前抱着俺三娃儿,
手里扯着俺那小孬蛋儿(孩子乳名),
拐了一个弯儿,抹了一个角儿,
不远来到那俺那村边儿,
婶子大娘都站了一圈儿,
顾不着和她们来说话儿,
先去看俺婆子她啥好样儿,
在家住了五六天儿,
可把我忙哩不实闲儿,
远亲近邻转了一圈儿,
给他爷做了俩布衫儿,
孬蛋儿缝了个憨水帕儿(小儿防涎水的围脖)。
清早起来,洗洗脸儿,
打开火,我添上锅儿,
洗手和面又擀面叶儿,
到晌午吃顿那红薯蒜面条儿。
俺那妹子,叫桂兰儿,
十来岁,才这么么么高儿,
挺(躺)地撒泼她要生法儿,
哭着要吃那浆面条儿,
我瞅瞅这儿,,看看那儿,
没菜咋做那浆面条儿。
挎一个篮子我上南坡儿,
南坡掐一把那干红薯叶儿,
回家好做那浆面条儿,
隔墙邻居,我借把芹菜叶儿,
煮俩大绿豆儿,长点花椒面儿,
油沏秦椒(辣椒)烹蒜瓣儿,
孬蛋儿吃得他直叫妈儿,
妈儿呀妈儿,
明儿晌午还做那浆面条儿。
吃饭吃到日挫午,
刷锅洗碗我喂猪娃儿(小猪),
行黑(傍晚)又烧点儿那红薯汤,
说话说到那二更天儿,
再喂俺三娃儿吃个妈儿(奶),
到天明去看看三娃儿他婆婆(外婆)么呀嘿,
呐呀呵嘿——哪呀咿呀嘿——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