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曲剧 > 正文

再看北京曲剧《烟壶》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16日 09:32:45 游览量: 190

简述:

《烟壶》的故事发生在八国联军进北京后不久。男主人公之一聂晓轩是京城著名的古月轩烟壶手艺的继承人。

北京曲剧《烟壶》首演于1995年。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北京,看一场京剧或其他地方戏名家的演出只需要10——15元钱,而且很多演出,剧场里都开戏了售票处还在买票。

但北京曲剧《烟壶》在首都剧场的演出,票价高达40元。据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黄金大戏院》节目介绍,北京曲剧这个北京人自己的剧种、北京唯一的地方戏,已经很久没演出过了。所以这次演出我要争取看一看。

演出当日,我下了班就直奔首都剧场,到达目的地后立刻到售票处咨询,得到的答复是:“戏票早在一周前就卖光了。”没关系,根据以往看戏的经验,戏开演之前有很多戏票贩子(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黄牛党)在剧场门前兜售自己手里的戏票,而且戏都开演了他们还是不愿散去。到时候向他们买一张也就是了。

找个地方先吃晚饭,吃完晚饭回到剧场门前,已经开始入场了。但是所有的人都迫不及待地入场,似乎没有口中轻轻吆喝着的戏票贩子,只有一些没票的人在急切地询问。我也问了几个人,不是自己也没票就是有票但是自己也得看。

剧场门前的人流渐渐稀少,直到最后空无一人了还是没有搞到票。

只好回家了。

《烟壶》再次演出是在北京工人俱乐部剧场,这回我买到票了。剧场里真的是座无虚席!我看过很多京剧和其他地方戏的演出,从没见过这样的盛况!

这次活动名曰“北京曲剧《烟壶》百场演出”,此剧即将在工人俱乐部剧场连演100场。据后来的报道称,北京曲剧《烟壶》在北京工人俱乐部连演百场,场场爆满。

京剧在当时位居中国五大剧种(京剧、豫剧越剧黄梅戏、评剧)之首,北京的戏迷中京剧迷极多;据说知道北京曲剧的大都是鼓曲迷,戏迷知道这个剧种的不多,但是这出戏让很多人知道并且爱上了这个新兴的剧种(北京曲剧诞生于新中国成立后,正式命名于1952年)。

很多戏迷都有带领不是戏迷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一起看戏的经历,我也差不多。不同的是:我第二次看《烟壶》,是一个从没听说过北京曲剧的同事主动邀请我去看戏的,他说,早就知道邓友梅的小说《烟壶》,一直想读但是找不到,这回可以看戏了,但以前确实没听过戏,担心听不懂,就请我一起看,有不懂的地方就让我给他讲讲。

其实唱的部分他都听懂了,我一句都没解释,只有念白中的一句老北京话“棒槌”他听不懂——这位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的后裔连这么一句极其普通的北京话都听不懂,居然还叫我这外地人的后裔给他解释!其实即使不懂,看戏的时候跟上下文一联系也就懂了:是“什么也不懂”的意思。我这个同事啊,真是个棒槌!

很多年后买了北京曲剧《烟壶》的VCD光盘,我至少看了3遍。最后一遍看碟是在CCTV10《百家讲坛》播出收藏家马未都先生主讲的《马未都说收藏——杂项收藏篇  掌中乾坤——烟壶》之后。这次看《烟壶》的时候做了详细记录,本打算发在博客里与博友们分享的,可惜存在U盘里的电子文件丢失了。

这次再看《烟壶》,终于可以跟大家聊聊这出戏了。

聊戏之前,先聊聊鼻烟和鼻烟壶。

中国人本来不吸烟,鼻烟,据说是晚明时候由传教士利玛窦带入万历朝廷的。吸食的时候在自己鼻孔中放入一些,然后吸气,最后打个喷嚏,爽快之极。因其经过陈化、密封,还加入各种药材,不燃烧,所以吸食的时候不危害周围的人、不污染环境。“不危害周围的人”,这是专家观点,不代表我个人。其实,打喷嚏也是传播传染病的途径之一,这是现今地球人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鼻烟可以解乏、治疗小病、治伤,可以药用。

西方人进贡给万历皇帝的鼻烟是装在玻璃瓶里的,大瓶可装2斤,小瓶一般可装半斤,瓶子一般都是方形,上边描着金花,这叫“鼻烟瓶”,俗称“大金花”、“小金花”。

中国人用的鼻烟盒有三大缺点:一是如果盒盖儿扣得紧,打开盒盖儿的时候极易扣翻在地;二是吸食鼻烟一般都是在室外,鼻烟极易被风吹散;三是鼻烟极易散味儿,盒盖儿打开一会儿这味儿就不足了。

中国人就用很小的小瓶来装鼻烟,这样一来,上述的缺点就被克服了。

但是,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就是命名的问题。那就叫“鼻烟瓶”嘛。可是,如何跟以前的鼻烟瓶加以区别?很容易发生误会。比如皇上哪天一高兴,传下口旨说是赏某个大臣一瓶鼻烟,又没说赏多大瓶的,太监们又不敢问,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就将新发明命名为鼻烟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