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曲剧 > 正文

曲剧名丑李天方和他演唱的《吹牛》、《刘全哭妻》部分唱词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18日 10:14:38 游览量: 169

简述:

《刘全哭妻》是《刘全进瓜》的一折,先大致介绍这出戏。《刘全进瓜》写的是均州刘家庄刘全之妻李翠莲吃斋念佛

(一) 曲剧名丑李天方

李天方原来是洛阳市曲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主攻丑行,须生,兼演净行(曾在《铡赵王》演过大花脸)。与妻毕松平(著名旦角)曾合拍过30多部VCD光碟,早在1998年就与中国唱片公司合作,推发全国的代表剧目有《李豁子离婚》《李豁子做梦娶媳妇》《李豁子再婚》《瞎子算命》《秃子劝妻》《丁郎认父》《三家合一家》《草人媒》等。2006年又推出《卷席筒全传》10集,并曾在洛阳市电视台《河洛戏苑》上经常演出小品,是一位出戏多、演出多的曲剧表演艺术家。

前十来年,他从洛阳市曲剧团退出,组建了自己的剧团——洛阳天方曲剧团,任该团名誉团长兼总导演, 作为民营剧团常年活跃在基层演出。

他出生在一个梨园家庭,自幼受到梨园的熏陶,接受过严格的戏曲训练,后来又拜在曲剧元老级的艺术家马琪先生的门下,唱功日渐成熟。至少他有两道嗓子,唱起他的本行戏(丑行)欢快明亮,幽默风趣;唱起生行戏也流畅质朴,沉稳厚重。表演上装龙象龙,装虎像虎,吻合人物的身份与性格特征。

下面我选用他演出的两出戏的片段,一出是生行戏《刘全哭妻》一折,另一出是他与金不换合演的丑行戏《吹牛》,来进一步介绍他的声腔特点。

(二)李天方演唱的《刘全哭妻》

《刘全哭妻》是《刘全进瓜》的一折,先大致介绍这出戏。《刘全进瓜》写的是均州刘家庄刘全之妻李翠莲吃斋念佛,将金钗施于化缘僧人。僧人将金钗当予开当铺的刘全,刘全责妻和僧人私通,逼其悬梁而亡,并且与三弟刘井商议,怕李家闹事将李放入生前念经的经堂一并焚毁。李翠莲到阴曹地府面见阎王喊冤,判官查生死簿,果然阳寿未终,是勾魂鬼差玩忽职守,将“刘翠莲”错拿抓成“李翠莲”,由于李的尸体被焚,但还想办法让她转还阳世。后刘全后悔莫及,李天方演唱的《刘全哭妻》应该是这出戏的第五场,“刘全一阵阵泪如雨”是刘全携儿女祭奠亡妻时所唱。唱腔以哀怨、悲凉,痛彻肺腑的情感,准确表现了主人公悲悔交加、痛不欲生的神态。

这出戏为什么叫《刘全进瓜》?说来故事内容荒诞不经。原来唐王因向阎王应允““进瓜”(瓜指“北瓜”)还愿事,张榜招进地府的进瓜人。刘全在“哭妻”时,被李翠莲的阴魂告知,若“进瓜”尚存一线还阳希望。刘全为救其妻而揭榜,借冥府进瓜来到阴曹,适唐王之妹打秋千跌死,阎王抓住时机,借其尸让李翠莲还阳,遂使刘全夫妻在人间团圆。

现在我把《刘全哭妻》的唱词全文附后,有了前面对这出戏的全剧介绍,或许你再听这一段,会有更深刻的理解。同时我们会看到,一个唱丑行的演员,能把这段洋洋洒洒的唱腔唱得如此之好,且独特之处在于他融汇了净行的吐字、行腔的方法,唱得虎虎有生气,曲剧韵律极浓,不能不令人感到震惊。

《刘全进瓜》是全国不少地方戏都演出的剧目,昨晚在河南电台戏曲广播《梨园老照片》栏目,还听到豫剧名家孙西方演唱的这出戏哭妻的片段,唱词和曲剧大同小异。

李天方版《刘全哭妻》全部唱词

(白)翠莲
【哭阳调】
    刘全一阵阵泪如雨,珠泪滚滚滴湿衣,自从贤妻她死去,

只哭得刘全我,疯疯癫癫昏迷迷,神不守舍,魄散魂灵飞。闭上眼就见她在面前站,睁开眼,

只见灵台不见妻,孩子们哭着问我把娘要,

我张大嘴无言对,方寸乱我无有主意,

恨的我自己打自己,打自己也无益,

纵一死也难救活我那贤德的妻。
【扭丝】
    眼看看孩子们哭干泪水滴,哄不下劝不住叫人着急,

我手拉着儿和女荒郊新坟去,新坟上再去祭奠我那李氏妻。
(白)贤妻!
    哎!我那贤德的、我那糊涂的,(啊)我那被逼死的妻呀!
【书韵】
    见新坟刘全我欲哭无泪,痛煞煞悲切切惨惨凄凄。

焚上香我点上纸深施一礼,我哭一声,我那不该死的贤德妻。

恭敬敬我奠上酒一杯,风吹纸灰漫天飞,

贤妻你灵魂莫要离去,你看看坟前吊祭我是谁?

你听我刘全诉一诉衷屈。咱夫妻也不过争吵了几句,

谁叫你寻死上吊你去自缢,并非是丈夫我埋怨你,
(白)妻呀,
    头悬梁你眼一闭只顾自己,这一双儿女撇给谁,

我那 糊涂的妻呀!

纵然说刘全我再续再娶,贤良的继母古来就希,

有后娘就有后爹是一句俗语,不是她身上的肉怎能连心,

没有错也难免三顿打,就好像那磨道里去寻驴蹄。
【平垛】
    孩子们挨打受气,可叫谁怜惜,

爹爹做不了主,哭娘你死去,

谁管他们冷和暖,谁管他们饱和饥,

谁管他们冬天,还穿着夏天的破烂衣。

孩子们没成人怎能把娘离?
   李翠莲 我的妻,你抛丈夫弃儿女,难道说你那心是铁打的?

在坟前我再把贤妻来怨,我怨你量小见识太低,

纵然说丈夫我多说你几句,你忍一忍就过去,

咱们夫妻争吵可是常有的,到如今撇下我你独自离去,

叫刘全我千悔万悔追悔不及。
(速度加快)

我本当碰头随你去,怎奈是撇下儿女谁怜惜,

我刘全发誓我永不再要,不叫儿女们受委屈,

但等着儿女们成人长大,阴曹地府去找我的妻,

丰都城里夫妻会。李翠莲 我的妻,与你磕头把理陪,

贤妻若是不解气,或是打或是骂,或抽筋、或剥皮,不喊冤、不叫屈,

千悔万悔悔不及,我那李氏妻。

(三)李天方与金不换合作的《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