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越剧 > 正文

文化什锦/一齣碧玉簪,凝我江南思\侯宇燕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1年10月12日 13:02:10 游览量: 188

简述:

大公网大公园

文化什锦/一齣碧玉簪,凝我江南思\侯宇燕

  图:《碧玉簪》是一齣先悲后喜的戏。/剧照

  我自幼儿生长于京城,心里却把自己看作笃笃定定的南方人。父亲,江苏海门人氏,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负笈京城求学,自此留在水木清华;母亲,高级实验师,娘家离海门不远,在南通市。父母的家乡都人杰地灵,出过许多造福人类的伟人和文艺大师,如民族实业家张謇,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赵丹等。

  父亲乡音难改,到老仍酷嗜家乡的芝麻、红豆心子汤团,白白松软的窨糕,,还有海门特产香沙芋。母亲则从小就爱看越剧。小时在南通读书时,作为好学生的母亲竟然曾经逃课去追角儿。她是谁的粉丝?不得而知。反正一把年纪的老人家一谈起童年逃课迷越剧的这段经历,脸上就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我自小就随母亲看越剧,当然是电视里常播的那几出,看得最多的是《红楼梦》、《碧玉簪》。前者苦得让人滴眼泪水,后者则先苦后甜皆大欢喜,女主人公终于从“改邪归正”的丈夫手里接过了凤冠。可我的小心眼总为她的大团圆感到不值。丈夫这样冤屈她,难道最后就这样一笔勾销了?

  直到不惑之年,我才慢慢体悟到越剧对我的心灵造成了多么深刻的影响,甚至反思,原来我小时候的一举一动,居然都是程式化的。譬如,因为时代不允许,上幼儿园的我常常偷偷在无人处以无形的水袖作揩目状,还侧脸凝眸,恍然认为自己是小姐,在后花园沉思──如果被老师和小伙伴看见,一定会被嘲笑太“矫情”。

  另外在童年的很长时间里,我还保持着两个奇怪的习惯:一是不厌其烦地画古典美人的衣领、云头,二则每当无人时想到什么好事,即会将双手食指齐齐上翘,随即向左一引,头也同时向左一点,眼神随之而眄,似有所思。下意识里对这个动作熟极而流的演示,往往给我带来既机灵又好看的精神快感。

  原来这都是摄制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碧玉簪》对我的精神世界潜移默化的影响啊。直到近期我在电视上又一次完整地观看了这齣名剧,才不但看出了许多小孩子看不出的东西,也于不经意间解开了许多藏在我身上的谜。

  《碧玉簪》,这是一齣先悲后喜的戏。一开场就是才子王玉林被名门看中,得娶李家千金。这是个由女性扮演的风流才子,俊雅无双,没有一丝油腻之气,反有一身傲骨。与同时期拍摄的锡剧《双珠凤》里姚澄女扮男装演的公子有异曲同工之妙。记得我三岁时在清华大礼堂随父母看《双珠凤》。那时候四人帮刚刚粉碎,无数被禁的老片子都重返屏幕,给历尽苦难的人们带来极大的慰借。那时的清华园,教工中南方人占多数。坐在我身边的多是父亲当年的同学,或者我家筒子楼的邻居。他们见证了三岁的我在戏散后撕心裂肺地叫嚷着要嫁给姚澄公子的痴想。小时候的营生,真是不提也罢!

  且说那清俊儒雅的江南才子王玉林,唱着“听谯楼已报三更鼓,我玉林洞房花烛小登科。见房中丫鬟已不在,我不免上前仔细看花容。果然是天姿国色容颜美,好似嫦娥离月宫。我玉林配得名门女,可算得三生姻缘今相逢。我有朝一日功名就,凤冠霞帔亲手送”。结果乐极生悲,洞房花烛夜忽然接到一封诬告李秀英不洁的匿名信,还附着李佩戴的碧玉簪。从此“新婚燕尔心不欢,欲言不语频叹息”,对新娘实行了冷暴力。

  李秀英的装饰,始终十分素洁,以蓝打底,衣履雅致,给童年的我留下极深印象。那精美的衣领花纹,云罗纱帕,云肩女披,都以蓝色为主色调,后来卧病戴的一幅头巾也就蓝色,塑造出一个冰清玉洁名门女。今天的我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些衣帕披巾,成为我从小笔下津津有味的描摹对象。谁说小孩子不懂得吸取传统文化中的美?

  “耳听得谯楼打三更,夜已深,那人已静。见那冤家他身上的衣衫多单薄,他今夜岂非要受寒冷?”李秀英真是苦命,还要徘徊再三,始敢为读书睡着的丈夫抖抖索索披上外衣,结果反遭一记耳光。

  当看到陪嫁丫鬟春香再也无法忍受,计上心来,暗暗思量着要将小姐惨状禀报李家的那个动作时,我完全惊呆了:原来我在稚童时期不断模仿的那翘指顾盼,就是完全在拷贝春香的“抖机灵”。戏曲的功用真是何其大也!至于最后一齣《送凤冠》,婆婆全用上海话唱的“媳妇侬是贤良方正第一个,福也大来量也大。千错万错阿林错,我婆婆待侬总勿错。媳妇侬若勿肯夫妻和,我养什么伲子将做什么婆?”令人捧腹,津津乐道,却不是稚龄的我想模仿的对象了。

  我是南方人,我爱南方戏。这是融会在血液里的,是从根上带来的。一齣碧玉簪,凝我江南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