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越剧 > 正文

让越剧更越剧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08日 12:25:48 游览量: 120

简述:

——纪念越剧改革80周年

“致敬越剧十姐妹”——《优越中国》2017年中国越剧精英演唱会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在2022年越剧改革8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期待越剧新的觉醒恰恰是一种回归的选择。回归我们曾经建立的剧场意识,拓展剧场意识在今天的新的空间意涵;回归我们曾经建立的性别意识,面对新的人际关系与伦理观念,发现我们对于人类性别情感的新的诠释。


越剧不在乎别人能做什么,我们也能做什么;越剧在乎我们能做什么,别人做不了我们能做的什么。



从20世纪20年代初到1942年的20余年间,可以看作越剧的第一次觉醒。这第一次觉醒主要表现在两方面:第一,“剧场意识”的觉醒。从乡村到城市,从广场到剧场,从戏台到舞台,越剧从唱戏时代进入了演戏时代。女子越剧自诞生那天起,就是中国的剧场艺术,因为是剧场艺术,所以才需要配备编导机制。编导机制的介入,助推了剧场艺术的发展。时代性和艺术性,以及舞台艺术的综合性,因此才真正确立。第二,“性别意识”的觉醒。越剧在上海命名之初指的是女子越剧而不是男班或男女合演,这是中国戏曲有史以来第一次以全女班命名的剧种,标志着女性意识在当时的觉醒。强调越剧的女性性别,并不仅仅出于商业性的号召,而是包含着女性的独立意识与自主自立和自尊自强的观念,包含着那个时代背景下的文化环境与文明风尚。而这种性别意识,更是走在了古老戏曲剧种与各新兴地方戏曲的前头。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越剧都是中国新戏曲的舞台艺术风向标,影响着中国地方戏曲甚至整个中国戏曲的审美风尚。在越剧主要是上海越剧的引领下,全国各个地方戏曲剧种都开始建立起编导制度,与此同时,戏曲也开始强调女性的平等意识。对一个时期的戏曲艺术转型,上海越剧起到了推动的作用。这是越剧发展的第一个高潮,也可以说是第一次浪潮,它的标志就是赢得了那个时期的年轻人。但为什么今天的年轻戏曲观众会首选昆曲等古老剧种而后选择越剧等新兴剧种?这说明越剧与这个时代的审美心理已经产生了距离。


第二次越剧觉醒的中心在浙江,标志是20世纪90年代初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创作的那几出新戏。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上海越剧院特别是吕瑞英老师任院长的那几年,为中国越剧在新时期的转型发展做了多方面的探索努力,希望通过这一轮的创新发展带动越剧走入现代剧场、现代观众和现代市场。如在表演方法上、在戏剧观念上引进了许多现代戏剧的思想,同时面对市场的式微与经费的拮据,拓展新的艺术疆界和新的经营理念,非常之早也非常之自觉地试图从计划经济的困境中突围出来。如与上海梅龙镇餐饮企业合作开办“越友酒家”;如将上海越剧院徐玉兰、王文娟领衔的一团更名为“红楼剧团”,与泰国正大集团文企联手,共同开拓越剧的海内外演出市场;如将吕瑞英和优秀男演员赵志刚、史济华等领衔的男女合演三团与上海露露化妆品厂合作冠名;再如聘请著名导演胡伟民担任男女合演团的艺术指导,同时面向全国发现并引进30岁年龄段的青年编剧、导演、作曲等创作人才,我也是因此从江苏淮阴调入上海越剧院的。


吕瑞英是袁雪芬的学生,不仅在艺术上师承袁雪芬的“袁派”,并且在“袁派”基础上发展成为具有自身表演艺术特点的新的越剧流派“吕派”。吕瑞英还是在精神气质上最像袁雪芬并最具有改革意识的越剧领军人物。因此,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上海越剧院便在她的带领下,开始了即便放在今天仍属于先知先觉、先锋先行的一系列改革举措。


与此同时,浙江越剧乘势而起,以浙江小百花越剧的青春之美、江南之美和契合新的剧场艺术的现代之美,一举完成了中国越剧艺术的升级换代。我以为这就是越剧的第二次觉醒,也是越剧的第二次浪潮。从此,以茅威涛为代表和以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舞台艺术风格为风尚的一个新的越剧时代就此到来。



在我1986年加盟上海越剧院后的那几年里,袁雪芬老院长数次约我谈话,每次都是语重心长地向我强调要坚守上海越剧院的现实主义传统。我由衷地尊敬袁雪芬老院长,也由衷地表达了对她所说的越剧现实主义传统的疑惑。我心想,越剧现在应该面对的是现代意识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