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越剧 > 正文

悼念刘厚生|懂越剧,懂小百花的那个人走了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15:30:16 游览量: 113

简述:

袁雪芬老师也曾经对她说过,要继续越剧改革。那一口温软吴语,茅威涛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我们越剧第一次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 5月14日,著名戏剧理论家、活动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原秘书长、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刘厚生先生因病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9岁。(回顾:“我的心啊在戏曲”,著名戏剧理论家刘厚生去世)

刘厚生和浙江戏曲界,有着深厚的缘分,见证并始终关注着浙江越剧兴起、变革与发展。

今天来说说刘厚生与浙江,与越剧,与小百花的缘分。

1946年,周恩来总理在观看了袁雪芬主演的越剧《凄凉辽宫月》之后,约于伶和刘厚生谈了一次话,说了他对今后戏剧工作的安排。

年轻的刘厚生被总理寄予厚望,希望他办的剧团能成为党在上海话剧活动的一道重要防线,同时总理也指出,办不下去时就转向,去电影公司或地方戏剧团,“越剧有那么多观众,我们要派人进去工作”。

1948年末,刘厚生便参加了袁雪芬主持的雪声剧团,担任导演并主持剧务部,,导演了《万里长城》《李师师》等戏,还代剧团邀请了冼群执导了《白娘子》一戏,从此与戏曲结下了一生情缘。

对浙江很多戏剧文艺工作者来说,刘厚生既是同行,又是前辈,又像父亲,比如导演郭小男。

“我们一直尊称他为厚生老。像厚生老、郭汉老(郭汉城)这一代戏剧家,不仅是先驱,还是开拓者,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都对中国戏剧发出引领性的精神指导。在解放前,他们对文化,有革命性、左翼性、进步性的倡导,但建国后,他们可以迅速转换为对中国戏剧文化的建设性、继承性的号召,继而经历了文革时代,他们马上面对的是创新、继承,如何带领一批古老又年轻的剧种和演员们在事业上奋发。”

郭小男导演说,从施家岙走出的一群十几岁的姑娘们,到上海用半个世纪开创了一个剧种,又用了半个世纪辉煌了这个剧种。“越剧50年的创造在上海,那时厚生老正当年,不仅年龄正当年,他的创作才华、革命精神、文化地位都正当年,对越剧做出了巨大的关怀、爱护、支撑。厚生老那个时候肯定是个红色的精神教父,引领越剧少女走向中国传统文化殿堂。”

 

刘厚生与小百花演职员

刘厚生加入雪声剧团时,大家根本不知道他是地下党员,只知道他是一个文艺理论家、编剧,来帮助剧团创作剧本、改良戏曲的,演一些具有现代性、人民性的戏。“从某一个层面来说,百年越剧没有像厚生老这样的先驱,越剧走不到今天,他始终是思想上的一个引领者。”郭小男说。

在他们的情怀里,中国戏剧没有“落后”、“守旧”的字眼,他们永远在秉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并鼓励年轻人创新。

郭导回忆起与厚生老因戏结缘,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道至今,厚生老几乎看过所有他导演的戏,“我个人几十年的戏剧创作,永远被他们呵护、疼爱着。他们会以长者、长辈的心态来守护你,从来不会感觉到他们是高台教化的训导者,也不以唯我是尊的身姿出现,只是润物细无声地告诫你,关于文艺批评的严肃性,关于戏剧艺术引领性。厚生老从来都是慢慢疏导,启发你去理解,我想这是他的人格所具备的涵养。”

(三)“当我初出茅庐,还是毛头小伙子时,排的第一个戏,厚生老看过。在这些前辈里,我跟厚生老师更熟一些,”

茅威涛听到厚生老去世的消息,忽然情绪就收不住了。

 

刘厚生与茅威涛等人合影

“对我来说不像当年当团长一样,三十多岁干劲十足,有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只要有个精神信念,什么都能迎刃而解。我越来越脆弱了,以前很少哭的,现在却突然会有种无助和伤感。辛苦倒不算什么,关键是有没有人懂得。”

“不能说很突然,毕竟厚生老已经99岁高龄了,我非常清楚,到这个年龄,会不断地送老人们离开,只是经常有种无力感,会觉得懂你的人越来越少。像这些前辈都走了之后,又有多少从事理论的文化官员,懂你在做什么,能够跟你达成精神契合。好像历史中断了,伤感是因为这个。”

茅毛最后一次见到厚生老,是在北京参加一个剧协工作会议,他作为老顾问来了。“那时候郭汉老已经90几岁了,没有人扶着,自己哐哐哐就进来了,厚生老比他小几岁,在夫人傅老师的搀扶下进来的。”

刘厚生有腰椎间盘突出,茅威涛的腰也不好,两个“病友”见面,还会交流腰椎间盘突出的治疗经验。

“茅毛,你的腰怎么样”?

“厚生老,你的腰怎么样?”

“钢板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