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豫剧 > 正文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22年05月12日 07:22:12 游览量: 199

简述:

较真想想的话,其实有两种可能,比较小的可能是木兰因为某些原因(先天或者后天)声音较粗,但我想到了一种比

原创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2022-04-28 14:15 来源: 团团说历史

原标题: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木兰替父从征不是顶替他父亲的身份。

他们家可能是军户,必须有一人出征,因为阿爷无大儿,小弟又未成年,所以本来只能阿爷承担这个义务,木兰女扮男装相当于以阿爷大儿的身份应征。

据我所知古代草原民族很少洗澡,这个不单有不讲卫生的因素在,还在于他们认为不洗澡可以使身体保持强烈的臭味,从而使敌人产生一种非理性的恐惧感,将他们与猛兽等同起来(参看欧洲史学家对匈人的描述),另外上厕所对古人来说很好解决,合理推测是:小号不必下马,一撩衣裤即可,大号随便往草丛一蹲,连厕纸都不用。骑过马就会有感触,当马颠簸狂奔时,忍住尿意是比较难的,其实,我想说的只是1500年前的草原健儿肯定不拘小节啊!上个小号还上马下马,人不烦马都烦了!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以夜宴图为例,当时女性的特征并不明显

从女性生理角度看:

花木兰在马背上的征战和迁徙过程中,她的饮水量,外界气温和活动强度等众多因素共同决定着是否需要如日常一样的排尿频率。首先,所有骑兵排泄的连贯动作都只有一种流程,就是下马—蹲坑,这就极大的免去了大部分被抓包的风险(因为,如果还有下马——站着的习惯,而花木兰从来不因为生理而下马,,大家肯定会关心她的前列腺),其次就是,她可以通过根据气温和活动强度来调节饮水量,达到接近无尿的水平。

方便的问题不是太难解决吧,少喝点水,再加上训练打仗非常耗体力,流汗多,尿会特别少,经常运动的人不要说都懂得。这样小号次数就会减少很多,小号不下马,大号肯定是要下马的对吧?那实在要小号的时候假装去大号不就得了!想象力和应变能力呢?且不说谁会紧贴着你和你一起拉屎拉尿,就算两个人离得略近一起方便,肯定也不可能脸对脸的,直男受不了好嘛!两个人平行,加上草原服装复杂,只要遮挡的巧妙,谁会趴在你方便过的地上看?而且,如果是我一开头说的的那样,那么花木兰会准备尿布的。

只要花木兰不当着其他人面上厕所,或是一直把小号装成大号来办,否则如厕还真是个大问题。有人说可以撩开裙摆侧身解决,实际上大概是不行的,因为北朝骑兵普遍身着裤装,在马上不褪下裤子的话无论大小号都做不到,其实,我的观点是,大家太小看古代游牧骑兵的忍耐能力了,也许人家根本不把小便当成一码事,来了就来了,直接裤子里好了(人的体温可以烘干那啥的)。举个例子,安缅马赛林曾经这样描写匈人骑兵:

“……食物根本不经烧煮……只吃野草根和被马鞍压软了的肉……暗色的裤子有时会腐烂在他们身上,因为除了不穿它时,从来不知道更换。”

可以看出,相比之下尿几次裤裆根本不值一提,毕竟有时候骑兵需要疾行数百里、连续驰骋整日整夜,为小号下马大概是没必要的。北朝的男子是以粗犷为美的(不然兰陵王不会戴着面具上战场),而仅以文本内容看,木兰应该是北朝人。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没有任何嘲讽,女性当兵后留短发,平时再训练,和男人没啥区别

花木兰女性特征不重要

,首先当时女性是可以当兵的,再者古代农作女性容貌男女特征极其不明显,只能靠男女生理的不同来分别,外貌并不是评判男女的标准,也许你都见过有的正常多脂肪男性的胸部大过女性,有的肥胖女性也更像肥胖特征男性,不会被区分很正常。

再者如果硬要承认花木兰存在性,不排除古代双性人,拟阳性特征,甚至过长耻骨都会被误以为是男性,多种多样的病理学症状都为花木兰女扮男提供强有力证明,如果看过现在体育场上的女将你就会相信花木兰了。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从女性生理和史实来看:花木兰一个女子,从军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虽然壁画有点变形和浮夸,但是也可以侧面表明当时男女外貌没有多少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