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豫剧 > 正文

豫剧沙河调的“活化石”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18:07:52 游览量: 63

简述:

财富生活频道:收录全球最新最奇的财富生活资讯,最新、最热、最精彩的娱乐新闻、明星八卦,最新笑话幽默、搞

  认识张自立先生,应该是我到郾城曲剧团后的1971年。当时的郾城县正在进行农村宣传队会演,各公社选拔出来的节目,集中在县城的剧院轮流演出。

  记得是在会演进行到第三天的下午,剧团里的几个老师说要去看演出,并说是“自立哥的戏,多长时间没看了,不知道他搁住了没有”。当时我们这一茬学员刚进团,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自立哥”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搁住了没有”是什么意思,但见老师们都要去看他的戏,就也跟着去了。

  那天的戏是当时盛行的一个小戏《送宝书》,记不清是未过门的儿媳妇给老公公送,还是老公公送儿媳妇“红宝书”,只记得他们口中的自立哥演的是剧中的老公公。那时候不懂戏好赖,凭感觉只是觉得“自立哥”的戏并无什么过人之处,嗓子沙哑且沉闷,行腔也不那么好听,印象最深的是演得怪有生活气息。

  1997年,我的拙作《荣辱商贾》要被漯河豫剧团立上舞台,去参加省戏剧大赛。然而,排练工作开始,确定主要人物的扮演演员时,却让该剧的导演李伯良先生和时任团长兼主演的张三旺先生犯了愁。剧中塑造的反派人物胡有庸按行当是花脸,但因其奸诈阴险,又必须有官丑的表演成分,而当时的演员中,着实没有合适的扮演者。为此,李先生几天都愁眉不展。那天,在排练厅门口,一声“伯良哥”的喊声,叫停了正在思考的李先生的脚步,只见,从排练厅旁边那间破旧的小屋里出来了一位长者,笑着来到李先生面前打招呼。先生乐了:“正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现成的胡有庸不是有了嘛!”老者,就是很长时间未见的张自立。他曾经和李先生同在一个团待过,按他们的习惯,以年纪论,他比伯良先生小一岁,所以见面叫哥,数年如此。由于大家都知道他当时正留职停薪办戏校和豫剧团,选演员时就未把他纳入视野,所以导演和团长就发了愁。

  事情的结果是,自立先生知道我们正为一个角色犯愁,因为是我写的戏,又是团长三旺演的男一号,还是他“伯良哥”的导演兼舞美设计,所以他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活停下,全力投入了该剧的排练,还把他的师弟、著名武生兼花脸演员寇永祥先生拉来做了技导,以弥补李先生因不是演员出身、只能宏观指导而不能进行具体比戏的不足。有了他的加盟,戏自然排演顺利,不但如期参加了大赛,还在以后的几年间演出了1000多场。当然,由于种种原因,,该剧得奖的位次并不理想,但先生在戏中塑造的人物胡有庸却浑身是戏,极具个性,李先生和我十分满意,也在观众心中留下了较深的印象。从那时起,我对张自立先生就逐步有了深层次的了解。

  张自立,1941年出生,郾城(现西城区)古城人。他自幼在“五班戏”转换而成的郾城豫剧团学戏,学成以后,因生活所迫,曾流落至新疆、西华、舞钢等地的专业或业余演出团体担任主演,后在漯河市豫剧团业务主任的岗位上退休。先生一生工花脸,兼须生、丑等行当;幼时师从后来得名沙河调的著名演员曹江学须生、武生,从魏金喜、李顺及其弟子王庆元学架子花脸,又从其他老艺术家那里学了其他行当。近七十年的舞台生涯里,他博学多长,一位老艺术家评价他说:“除了旦角不演,下余的行当他没有不演的。”他能全本会背、会演的传统戏多达二百余出,现已失传的许多沙河调传统剧目、传统唱腔,他凭着记忆仍能口传身授,说他是沙河调的“活化石”也不为过。先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戏剧不景气时,自己办了家戏校,并以他自己的名字注册成立了豫剧团,培养了一大批沙河调后起之秀的同时,自演、自教并率领他的剧团活跃在广大农村长达二十多年。现在,豫剧团仍在保留沙河调特色的基础上生产新的剧目,并致力于农村市场的开发和服务,每年演出达二百多场。

  关于漯河的豫剧沙河调抢救工作,笔者曾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撰文《豫剧沙河调艺术亟待抢救》,此文在河南乃至全国的戏剧界和广大观众中引起较大的反响,也得到漯河各级领导和文化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之后,在安金凤、张自立、田超、李伯良等沙河调老艺术家的大力支持下,由当时的中生代名演员张三旺等牵头,于2011年发起成立了漯河豫剧沙河调艺术研究会。研究会成立时,时任省艺术研究院院长的方可杰先生和其他几位专家前来祝贺。会上,要邀请几位还健在的沙河调老艺人现场演唱。会前,几位老艺人都根据要求做了预演,由会议的组织者确定在成立仪式演唱会上由谁唱和唱什么唱段。当时张自立先生唱的是已经失传的传统剧目《失南京》中的一个唱段。关于这个戏,现在其他剧种和流派演出的不多,内容应该与元末农民起义军反抗元朝统治有关,类似的还有《赶元王》《反徐州》等系列。但《赶元王》《失南京》等剧目在“戏改”时已被淘汰。然在这些戏的演出中,沙河调的特点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此时能听到沙河调艺人原汁原味再唱这个戏的唱段,抛开戏的内容不说,单老先生在演唱中把他从前辈几代艺人口口相传而来的精华声腔演绎出来,就足以让人拍案叫绝。难怪他的演唱一结束,方可杰先生就对我说:“明天的成立仪式上,就让老先生唱这一段。短短的十几句唱,他竟有六处转板,而且转得那么天衣无缝,这种唱法在别的流派和别的地方是听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