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粤剧 > 正文

“粤剧口述历史访谈”甘守“十年窗下无人问”的寂寞 挽留着传统艺术远去的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21:46:22 游览量: 196

简述:

蛇王苏是清代著名粤剧男花旦,今人多不识。除了《中国戏曲志·广东卷》中的这短短几句话,再难找到关于蛇王苏演

他们习曲唱戏,是领略戏曲文化之美。他们收集戏曲文献的碎片,是贴近历史的脉搏。他们对老艺人进行访谈,是接通传统的血液,温热当下的苍凉。

  有这样一帮年轻人,展开了一个艰辛的“粤剧口述历史访谈”计划。他们甘守“十年窗下无人问”的寂寞,挽留着传统艺术远去的脚步。

  1 盲红与蛇王苏,如今还有几人识?

  “蛇王苏眼功尤有口碑,他演某剧中人物朱三娘被迫嫁与歹徒时,两眼能作不同表情,左眼强作欢容应付歹徒,右眼却是悲泪盈眶,当歹徒说到自己害死朱的丈夫时,蛇王苏右眼泪水夺眶而出,令观众掌声如雷。”

  蛇王苏是清代著名粤剧男花旦,今人多不识。除了《中国戏曲志·广东卷》中的这短短几句话,再难找到关于蛇王苏演出的描写。位于佛山的广东粤剧博物馆,对蛇王苏的介绍是:“粤剧男花旦,原名梁垣三,先任花旦,后兼编剧。所编剧本有《海盗名流》、《龟山起祸》等,并作为自己的首本戏。他多才多艺,还能大鼓、操琴、教戏等。”在这一栏介绍中,图片欠奉,只用一张简笔漫画代替。

  中山大学粤剧粤曲文化工作室找到了蛇王苏的后人梁庆祥。他拿出爷爷的一张照片和一本1917年出版的《梨园杂志》,里面有《优伶列传蛇王苏》一文。梁庆祥知道爷爷是粤剧界的,但不知道爷爷曾经这么红。如今家中并无人听粤曲。

  因为梁先生珍藏的照片,世人得以一睹蛇王苏的真容。一代名伶,音容宛在。

  在中山大学粤剧粤曲文化工作室编印的《通讯》中,这样的梨园往事比比皆是。多少风流人物,只是故纸堆中的一个符号。

 粤剧粤曲文化工作室隶属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这是一个“出生”在历史系的戏曲研究室。他们本来就是和故纸堆打交道的。文化如浪潮,他们在沙滩上拾起仅存的贝壳。

  有时连贝壳也是残破的。比如在海珠桥下的小艇上唱南音的“盲红”,便不如蛇王苏般“幸运”,有后人留着一张照片。“盲红”连真名也难考,只有民国报人李烈声先生的文章有所提及。“盲红,姓梁,南海人,曾师事某南音名家,自恃曲艺超群,因不肯应酬狂蜂浪蝶,遭人以胡椒粉撒眼而失明,致沦落到海珠桥畔卖唱为生。她自称‘盲红’,不告人以原名,艺高,为人冷傲,不随俗,虽盲不改,不苟言笑,但如有可言者,则滔滔不绝,怪人也。”“她由‘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度日如年’一直唱下去,唱到苦喉南音‘闻击柝,鼓三更,江枫渔火,对住愁人……’更是凄楚异常,令人悲切莫名。唱至陈后主与张孔二妃藏身胭脂井底时那句‘此生难舍,难舍意中人’重复唱了两次,衬着那呜咽的椰胡声,更是凄凉动人。”

  国民党撤退炸毁海珠桥时,盲红便遭池鱼之殃,从此再无人见过她。若不是中大粤剧粤曲文化工作室刊登了澳门粤剧发烧友沈秉和先生的文章,如今还有几人知道盲红的故事?

  工作室采访粤剧名伶罗家宝时,罗家宝说:“行内有一句话,学过不如看过,看过不如做过,做过不如错过,错过不如错得多。”以田野考察为重要研究方式的粤剧粤曲文化工作室,自然明白这句话的深刻所在。

  工作室负责人、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程美宝说:“对表演艺术来说,并不能简单地以‘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态度来对待。听闻甚至理解某些曲艺之道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我们的嘴皮、声带,以至全副身心将之付诸实践,却非一朝一夕之事。曲艺之道,是需要躬行实践的。”

  实践精神是中大戏曲研究的优良传统。成立于2004年的中山大学岭南剧社,一直很重视表演体验,而非仅仅是文本研究。岭南剧社是由中山大学师生组成的全校性学生社团。其中的京剧社多次获得全国高校戏剧表演大奖,他们的经典表演剧目是全本《锁麟囊》,在全国高校都很有影响。

  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康保成教授把粤剧纳入中大岭南剧社的教学活动中。他提出,所谓继承传统,我们要思考,传统是什么,是三十年前的传统,还是五十年前、一百年前的传统?

  明代王骥德《曲律》指出:“夫南曲之始,不知作何腔调,沿至于今,可三百年。世之腔调,每三十年一变,由元迄今,不知经几变矣。”明代况且如此,更何况娱乐丰富、资讯发达的今天。继承传统文化,并非一成不变,如何在变之中保存菁华、发挥个性,就要由每一个热爱戏曲艺术的个体,在实践中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