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浙江戏曲门户网

浙江戏曲网,提供京剧、评剧、晋剧、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二人转、梆子等热点新闻,戏曲MP3,剧团演员介绍及演出信息

菜单导航
主页 > 粤剧 > 正文

浅谈举办红豆粤剧班的体会

作者: 浙江戏曲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21:59:33 游览量: 119

简述:

对培训班的学员来讲,基础很重要。无论是私伙局识得唔少的老戏迷,还是一张白纸的后生仔女,一律从头学起。唱

2014年的春天,各地文化馆、站的百姓免费艺术培训班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我当时刚调到广州市文化馆培训辅导部,适逢春、夏季培训班的火热招生,不禁心生念头:被誉为“南国红豆”扎根于本地,何不举办一个有关粤剧表演的培训班呢?这个建议提出来,同事们纷纷发问,现在学跳舞的、学书画的、学摄影的很多,到底有没有人来学粤剧?文化馆没办过这种培训班,能搞得掂吗?在一片怀疑声中,让我心里顿时没了底,的确,这里除了场地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稍作犹豫后我决定,从无到有,先做来试试。广东人素来敢于“食蟹”,明知力有不逮,我还是硬着头皮顶硬上。
 
  于是,市文化馆春、夏季百姓免费艺术培训班的报名表格里,就新增了一期“红豆粤剧班”。 招生简章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和各大网站一刊登,开始时担心没有人前来报名,结果报了七十多人(场地所限录取了二十五人);开始时担心学员是清一色的退休族,居然来了一批中大、暨大、华师大的帅哥美女;开始时担心几个月的短训,他们会不会“四不像”?结果汇报演出的那天,他们化了大妆穿上戏服,一个个“零些醒目”, 踏上舞台从身段表演到折子戏演绎,举手投足分明“食过夜粥”。主教何国贵老师经常“身水身汗”,看到学员们的表演逐渐“入戏”了,高兴得笑不拢口。我担任一个助教的角色,边教边学,从中收获不少。学员们随后到佛山祖庙万福台、广州文化公园中心台等处又唱又做粤剧节目,继续“发烧”。每每看到他们Q群、微信发来的剧照,我心里感到无比欣慰,想想学员们上课的地方,除了一个黑板、两三排凳子,别无他物,就好似一块瘦田,居然能种出一颗颗南国红豆——培养出一批喜爱粤剧的苗子,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开心呢?
 
  广东人的有句口头禅,“无理甘多,做左先讲。”实践出真知,真有道理!做完了,如果要讲些什么,那么,我想浅谈几点体会。
 
  首先,万丈高楼平地起。
 
  众所周知,初学书画的人要临摹,学弹琴的要练指法,练武术的人要站桩,跳舞的人练身段,学粤剧的人要学手法。中国戏曲的表现形式,王国维说,以歌舞演故事。戏曲舞台的表现形式很多来自于古代民间舞蹈、宫廷舞蹈、武术、杂技、绘画、雕刻等艺术以及从飞禽走兽、花卉草木等各种自然形态中吸收养份,在不断的艺术实践中,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千锤百炼,逐渐创造出来一套套的程式,用来表现人物,刻画性格,表达情感,在舞台上反映历史的或近代的生活,给观众一种美的享受。粤剧是戏曲的一种,首先要把这些程式学下来,锻炼基本功,即“四功五法”。四功是唱、念、做、打。五法是口法、手法、眼法、身法、步法。“四功五法”相互配合得好,才能在粤剧舞台上演戏。没有这些手段,光凭内心体验和生活经验,是上不了粤剧舞台的。
 
  因此,对培训班的学员来讲,基础很重要。无论是私伙局“识得唔少”的老戏迷,还是一张白纸的后生仔女,一律从头学起。唱功,善歌者必先调其气,通过闻花式、吃惊式、叹气式体会吸气的方式。何老师拉二胡,带学员练声,通过唱工尺谱体会丹田发气用力和锻炼耳位音准。念白方面,选取若干段英雄白和韵白作为练习,除了解决学员们的读白不清,吐字归音不准确等问题,还要注意气口、感情处理等问题。指法在身段表演中较为重要,培训班教了学员“齐眉指、前指、旁斜指、后仰指、抖指、英雄指、兰花指”,还沿用了全统的指法表演练习如“天、地、日、月、夜、风、云、雪、雷、雨、山、水、石、鱼、浪、草、木、鸟、花、香、你、我、他、来、去、转、不、眠、开、避、关、美、容、眼、眉、口、心、茶、酒、饭、碗”等。掌法是粤剧表演程式之一,如“云手、整冠、整袖、抄掌、叉掌、推掌、阴阳掌、翻掌、左拳右掌、右拳左掌”也是培训班的必不可少的课程之一。水袖是古装戏服衣袖上的装饰物,水袖运用得好,对演戏起关键的作用。学员们学会了“上落水袖、翻袖、覆袖、抱袖、举袖、扬袖、抖袖、挥袖、搭肩袖”等动作,眼法方面有“喜眼、怒眼、惊眼、病眼、定眼、呆眼”的练习,身法方面关键在于腰部的运用,腰如松,膀如弓,胸要挺,颈有劲。步法的基本功,主要是跑圆场,我们要求学员由腿并膝,身体不可颠簸,跨部不可左右摇摆,先慢后快,双脚要控制全身的平衡。还有一些步法,如“趋步、偷步、碎步、跪步、箭步”以及几种丁字步的站法等。
 
  成人培训班的学员跟少年宫、小学红豆班的学员相互比较,大不一样,他们腰腿没那么柔软,身体的协调能力和平衡力稍差一些,比如说,动作要眼跟手,他们开始时经常忘记;练台步的时候身体也会左摇右晃;踏七星步像扭秧歌等。除了学员多练习,多看示范和音像资料,还有就是对他们多些鼓励,哪怕是一星半点的进步也给予肯定与赞扬,保持他们的自信心和学习积极性,是非常关键的。俗话说,慢工出细活。经过几个多月的培训,看学员们表演的身段组合,有点“系威系势”,连唱带做也“似摸似样”,比起刚开始的时候顾得头来脚反筋、着了戏服似着马骝衣的狼狈,真有一种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
 
  其次,因材施教。
 
  培训班的学员年龄最大的六十八岁,年龄最小的中大本科生(非物质文化遗产专业)也有二十三岁了,中间有一批三、四十岁的师奶和大叔,他们的年龄已经过了最佳练功的阶段,所以粤剧表演中的毯子功,如拿顶、前桥、虎跳、抢背、筋斗等,腰腿功里的开一字、旋子、绞纱等,没有童子功的基础容易损伤。因此,教学上放弃一些毯子功和腰腿功的项目,根据实际情况,因材施教,文有文的教法。
 
  粤剧的表演手段,有非常丰富的程式,一举手,一投足都有规律:做功方面有开步、企位、关目、做手、身段、水袖、翎子功、水发等;传统的功架一般有行礼、饮酒、开门、跨门槛、上楼梯、下楼梯、上马等;套路如配马、洗马、杀妻、推车、跳罗伞、三搭箭、推磨、水波浪等;坐有坐相,站有站姿,看有看法,指有指法,以桨当船,以鞭为马,上楼下轿,开门关窗,观星望月,采桑摘花等,可谓无比丰富,学之不尽。不过时间一长,我们逐渐发现学员对程式的学习有些厌倦的情绪,当初的那种新鲜感逐渐淡化了,而对作为观摩的节目,如《穆桂英巡营》、《红娘递谏》、《罗成写书》、《潞安州》等则有强烈的兴趣,跃跃欲试想演一回。其实按照他们的水平应该说是不行的,俗话说,基础不牢,容易倒槽。我记得以前在粤剧学校的时候,一二年级练基本功,学程式套路,三四年级才开始学戏,但细想,毕竟是成人业余培训班,学员有兴趣,才会学下去,所以我们作了些调整,一边练功,一边教戏,以戏长功,以功助戏。那些学员听到学戏的消息,仿佛拾到金一样高兴,一夜之间,把各自喜爱的折子戏全报了上来,加起来一大箩筐,让我们傻了眼。